返回平衡  汗木殊方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平衡(第1/2页)

“那又如何?”舜咧嘴笑了一下,用上瞟的眼神看着厥,将“那”的发音延长了不少。

“你也看得出我是带着家伙来的吧?要是我在乎这些的话还会准备吗?”舜边说着边向前走了几步,放在衣兜里的手明显不安定。

厥察觉到不妙,下意识向右边侧过身体躲避。

回过神来,她发现舜并没有动作,仍站在原地盯着自己笑。

厥小叹了一口气。

“喂!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都急死了。”

“要是我打赢了,你就答应我的条件。”厥认为以舜的盛气能说出她想要听到的。即便如此,她也为接下来的战斗捏了一把汗。

“只要你没被我的刀刺穿就够了......”舜说出了她最愿意听到的。

这句话一说出了,结局就已经定下来了。

舜想宣布一下游戏开始,但他又认为不需要了,对方多半能看出来。

舜将在衣兜里的刀爽快地拔出,又笑了几声后冲向了厥。

厥对他的袭击没反应过来,只是凭借多年的经验躲开了,只不过她脸上仍保持着镇定。

厥闭上左眼,一是调整眼睛对黑暗的可视度,二是读取舜的行动。

舜的刀并不锋利,他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才能对厥造成威胁。

舜将刀向右上方划拉一下,连一眼都没看就又将刀落下来对着那个方向刺去。

厥向后跳躲开了,舜又抬起了头,将刀向上一扔,又迅速抓住,刀尖向下了。

这一过程是很短暂的,但厥能反应过来。

舜又笑着冲向前去,用刀横扫。

舜到这时一直尝试着保持不思考,靠兽性功击,但厥每次都能微弱的读取出来并一次次躲开。

舜见厥又躲开了,有些燥,便将刀反手持着看着厥的方向跑去。

这种情况下,不管对方往哪个方向跑,都很难逃挨一刀的命运。

由于舜带着些许的情绪,导致厥有时间读取出舜的方案。

舜这回只考虑到了别人往别处“躲”时的对应方法,但少的那种情况厥看出来了。

厥向舜的左边冲了过去,由于舜是右手反手持刀,舜转过去扫时刀肯定会向上走。厥此时向右下方低一下头,侧一下身。

同时将拳头迅速从兜里拿出打向舜,计划便成功了。

这一拳劲儿可不小,打到了舜左耳的右下方,厥没注意到,那是她装的电衡仪。

这是个硬玩意儿,借着厥发出的力对舜造成了不小伤害。

“咳啊......”舜感到痛苦。

舜赶紧转过身向后退了几步,把刀一甩,转成正刀,对着前方防守。

舜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摸到了什么也没在意。这一拳差点儿把他打懵,但很快就缓好了。

“哈......哈......”舜缓解着疼痛,喘着气,说道,“嘛......挺带劲儿的嘛......不愧是有四年经验的小警察啊......”

厥要是趁刚刚或现在袭击就确定胜局了,那她为什么不功击呢。

厥的眼角流出了两滴泪水,左手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右手,表情略带苦涩,咽了个口水。

是的,在厥对舜造成大程度伤害时,她的拳头也被自己埋下的坑给反弹出了暴击,她快被疼哭了。

但在舜开口说话时,厥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强装着镇定。将自己现在的动作转变成了捏拳,又以擦汗的动作顺手带走了自己的泪水。

“跟你的成就比可差远了。”厥没说太多,只是这战斗的激烈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期。

舜很快就没事了,便将头仰了起来,又咧开嘴笑了一下。

舜改变了下策略,他想通过快速的思考来扰乱厥的读心,比如同时想象两个进攻方案,令厥失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是开始先不需要什么,正常功击就对了,舜不认为厥的体力有多厉害。

(一番激烈的纠缠,双方谁也没造成有效功击。)

没过多久,舜感到一丝乏力,但剩下的力量足够他再撑一大阵。

舜没有什么征兆,反手持刀向厥冲去。这回,他在脑海中同时设想出两套相反的进攻策略,

一:左高挑腿顺力转一圈接横刀再一转改竖刀前刺拉开局面;

二:转竖刀刺接飞刀再趁机近身肉搏。

就看厥如何反应。

要是没有什么其他影响,舜可能早就赢了。

舜在实行时感到脑子一阵疼痛无力,竟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在那之后,厥读取到了两种方案中的第二种,厥便向右面侧了过去,但她没看到刀刺过来,而是看到了舜接下来较为迟缓的横刀。

厥能反应过来,但无法完全避开,她下意识地用手臂阻挡功击同时退后。

这一下子又是两败俱伤,厥的小臂出留下一处小小的刀痕,鲜血很快就从中缓缓流出,好在这种大小的伤口一般都会没等不适就愈合了。

(这个家伙......即使受到限制还能做出这样的诡计吗......)

这回是厥没有注意到对手的不适,她只是对战斗的希望越来越小了,但她知道她如果放弃将意味着什么。

舜可算站稳了,又缓了一会儿。

他站直了,虽然对发生了什么不太清楚,但他看到自己的策略才造成这么小的伤害也更加警惕了。

(这是怎么回事?正常的情况下她早就该死了。)舜慢慢察觉到了不对,还在晕乎着。

厥看在眼里,但不重要,她认为舜就算取下电衡仪她还有。

厥的手指轻轻挑了一下自己的裤兜,确认了里面有东西发出动静。

厥突然想出一个好点子。

(如果我把多个电衡仪同时装在他身上效果会叠加吗?)

这是个关于物理的问题,她当然不知道答案,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其次就是她选的是体科,不懂理科的事。

无论如何,她准备试一试。

厥缓缓向后退几步,从裤兜里又掏出一颗电衡仪,退回了胡同的入口处,同时通过读心观察着舜的动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