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三章秽土  谁煮浮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第二十三章秽土(第1/2页)

无数冤魂从透着恶臭的秽土向他挥舞而来,扭曲污浊糜烂的人体看不到人类气息,反而像一头不知吞噬了多少血肉的人形凶兽,污秽之中铸造出恶魔一般的身子,狰狞恶臭的腐朽胸肌,肌肉鼓鼓却满是窟窿的死亡之臂,巨大的死亡手掌间勾划着让他胆寒的弧线。

这些映射到瞳孔上的景象,令夜未央浑身一抖,冷汗冒遍全身。再看看自己瘦小精致的身子骨,心里不禁想到自己万蛆噬身不堪入目的惨状,不由惊得心惊胆裂,大脑都几乎把持不住身子,肩膀如铸铅般沉重,双手抖抖,两腿颤颤,大脑中似乎一片空白。

“我不要死!”

夜未央刚经历一次死亡轮回,说什么也不肯再遭遇一次地狱的煎熬,死亡边缘的他充满了与生俱来的恐惧和求生欲,冰冷流入的山风一时间充满了森森杀气,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要将他拖入死亡深渊。

“不要啊!”

夜未央惊恐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他前世哪见过这种恐怖异常的东西,现在这一刻他几乎要把魂都丢了。

“武技烈阳拳!”

夜未央不由自主的使出武技,几乎绝望的蓦然挥出一只拳,笨拙得有些僵硬,同时干涸经脉抽搐一般疼痛,将毫无积蓄的阳气消耗殆尽。

几乎是自暴自弃无力的反击,但如玩笑一般发生逆转,就连空气被强劲的阳气浸染,一丝丝炎芒浮现汇集成一线,有力的炎色气芒犹如一把炎剑直接刺在秽土上的人形怪物肩上。

“噗”一声响,这一瞬间有些爆发力的一拳阳气,带着绝望的咆哮打在魔物粗厚的肩膀上,顷刻间魔物沉重的巨臂都震得稀巴烂,直接在恶臭的秽土上犁出两米深痕,好似虎背熊腰的身体失去重心一般,在拳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溃退。

“哇!居然我也能使用阳气!”

夜未央半捂着脸惊讶地看着被击退恶臭秽土,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一窍不通的笨拙拳头居然能打败像狗熊一般秽土魔物,魔鬼一般的人形巨兽居然被一拳打得稀巴烂,这一切超乎他的逻辑!这种不合逻辑的东西更让夜未央心惊肉跳,这已经超出了他前世的常识,越想越惶恐不安,眼前这些秽土究竟是什么。

滋滋滋滋滋!霎时间这些秽土被夜未央的装腔作势激怒一般,恶臭的气泡吱吱的沸腾起来,仿佛是受伤野兽一般凶光毕露,一个魔鬼倒下了,千千万万的魔鬼又站起来了。

“我滴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可是新手村!”

夜未央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数的秽土不由头皮发麻,见这种状况哪还敢犹豫片刻,立即拔腿就跑的他,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碰!轰然一声巨响,沸腾起来恶臭秽土立即汹涌澎湃,不断倾泻的恶臭的气体嗤嗤砰砰的与空气密集相撞,剧烈的气体不断撕裂的岩壁的两侧窜开来,流窜的秽土似乎要将整个狭小的谷地淹没,而夜未央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抱头鼠窜。

“我去!”

夜未央惊恐的看着四周坚硬石壁寻找退路,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恶臭秽土的十面包围之中,而那恶臭秽土上满是冤魂恶鬼,狰狞含冤扭曲的嘴脸,无数双要将他拉入地狱的魔手,身陷重围的他几乎在劫难逃!

“还让不让人活了!只可惜这身好血肉,要给这秽土糟蹋了!”

夜未央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如千万只羊驼在他脆弱的内心上驰骋,前后无路,唯有那株已经碳化枯木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吱吱丫丫,摇摇欲坠,夜未央战战兢兢地抱着微微颤颤的枝干,生怕一不小心,整个碳化枯木断裂倒地,而那一潭恶臭的秽土却如洪水一般水漫金山,狭小峡谷内尽是一片恶臭袭人的地狱之海,这阴寒湿毒泥浆几乎让整个山体都悸动,如同搅拌机一般砰砰作响,每一刻流动都使山谷在颤抖,峡谷内两侧的岩石巨力的挤压下粉碎。

夜未央欲哭无泪,刚穿越重生的他几乎是在劫难逃,举目四眺一片死寂,除了恶臭的秽土和碎裂的岩石,举目之间无所依凭,唯有身下颤抖欲裂的枯木。

“啪!”的一声,那炭黑的枯木立即龟裂开来,仿佛要立即坍塌一般。

“才穿越又得死!狗日的!”

夜未央当下面若死灰,他已经感受到死神的呼唤,不由闭目等死,不敢再一次面对狰狞的死亡。

“轰!”的一声,一曲绿意在枝头上意破碳而出,枝蔓修长,枝干均匀,而炭黑的外皮纷纷脱离,傲然的绿意生机勃发,在恶臭的秽土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反呈现出十足生机盎然之美感。

一时之间绿意藤蔓四处生长,无限的生机自秽土中蹿掠而出,就连在其上等死的夜未央都为之精神一振。

“这都行!老天不按常理出牌啊!”

夜未央眺望着匪夷所思的一切,眸子中倒映出的景色太过于惊人了,他身下的巨木如活物一般,即是秽土蒸腾的毒烟都不能奈之毫厘,相反秽土散发一浪又一浪的恶臭却被巨木藤蔓根茎躯干所吸收。

“阴阳五行相生相克!”

夜未央不傻,凭借着继承的记忆碎片,一小会功夫便洞察到所以然,以木克土!也就是那秽土越强!那绿意的生机便越强!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秽土搅动间和坚韧无比的树枝相撞摩擦,激射出蓬蓬刺亮之极的火光,在昏暗晦涩的谷底,燃起熊熊的火焰,十分的生动鲜亮,像地穴深处的岩浆在地面上连绵绽放。

“这!不会吧!”夜未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恶臭的秽土快成精了,居然也会利用五行相生相克,试图用与岩壁摩擦迸发的火光来吞噬傲然生机的绿意。

“放心!这点火奈何不了我。”

“嗯!”

“是谁在说话?活见鬼!”

夜未央下意识的左顾右盼,可四面有翻江倒海枝干搅动吞噬着秽土。

“是我!你的共生梧桐神木。”

一段声音立即出现到夜未央的脑海中。

“共生梧桐神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