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追太宰先生的第十一天  Yoruli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追太宰先生的第十一天(第1/2页)

最近一个月,太宰治只要一进入睡眠,就会梦见一个女孩子。

梦中的那个女孩子总是穿着一件jk制服,顶着松栗色的蓬松微卷长发,一双鹿眼明润澄澈,每天笑盈盈地背着书包,打开一扇大门来找他。

女孩子来的时候,经常会带上一小盒蟹肉饭团,大多数时间是来找他聊天。

聊天的内容很广泛,比如最近考了什么试,又例如他今天怎么又入水跳河了,再比如楼下的咖啡厅是不是装修了。

梦中的自己面容不甚清晰,但从身高推断,他应该是未来、或者是某一世界线的自己。

反正太宰治是不想相信,那个不着调的家伙是未来的自己的。且不提他那每天伪善的笑容,光看他身上那套明亮的衣服,就刺眼得令人厌烦。

跟秋元泉在一起的时候,“太宰治”就表现的更为离谱了。

好心帮年下的小姑娘去开家长会,又或者是帮对方讲解题目这种事情,太宰治想都没有想过。

与其浪费这点时间,不如随便找条河来跳更为有趣。

第一次梦到的时候,太宰治以为是青春期正常的现象。即便他对男女情爱不感兴趣,但青春期做这种梦倒也正常。

后来,这梦变成了连续剧。

他的异能力是人间失格,他人异能力在他身上作诡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是周边的敌对组织想往他身边塞人,那很有可能他是中了什么致幻的药物。

找医生看过之后,医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太宰大人,你的身体没什么异常,青春期梦到女孩子是正常的。”

“非要说的话,多补充点营养,年轻人少熬点夜,看太宰大人这小身板有点虚。啊,要不给你开点补品?”

对于持续的梦境,少年既无可奈何,又无比烦躁。

那段时间,为了不睡觉,太宰治大半夜自杀的频率直线升高。可睡眠是人类正常的身体机能,他再怎么熬,也总是会有睡着的一天。

梦中的女孩子总是弯下眼角,酒红的眼眸中蕴着热烈的爱意,泛着甜甜的栀子花香,探头探脑雀跃地悄悄靠近他。

像只栗子色的猫咪似的。

“太宰先生。”

总而言之,越看越烦。

漂亮、经常找不到重点,脑回路比蛞蝓还奇怪。

这是太宰治对秋元泉下的第一判断。

简而言之,对方是个傻子。

见到秋元泉的那一天阳光很好,和梦中不同的是,她的长相稚嫩了许多,栗色长发也变成了蓬松的短发。

为了探究对方到底是故意安排接近他的存在,还是真的是世界线发生的某种变化,太宰治不动声色地装作不认识她。

短暂地试探后,太宰治发现她的性格和梦中没有多大变化。根据她的行为举动来看,她很有可能就是来自梦中的那条世界线。

既然如此,那么她一定具备某种能力。

拉秋元泉挡枪这件事,一半是试探,另一半是临时起意。

前者是为看看她到底具有什么能力,后者是太宰治很讨厌她当时的眼神。

那种透过他,看向另外一个人的眼神。

那种明明她自己都不知道活不活的下去,却害怕他死亡的眼神。

她和他过往的人生毫不相交,她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他。

再想起这些天睡不好觉,种种烦闷的心理堆砌在一起,让少年心中恶劣的报复心就这么上来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拉她挡枪的角度恰好就卡在左肩。另一方面,为了避免人间失格影响她的异能力,他特意是拉住了对方的手铐。

但秋元泉没有躲过,还直接身体扑了他个满怀。

姑且还不想她就这么死了,太宰治下意识地揽她入怀。

虽然少年长得一副招女孩子喜欢的样子,但由于性格过于恶劣,加上黑手党的身份,反而没有多少女孩子靠近他。

因此,其实那一天,太宰治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拥抱同龄的女孩子。

你要说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也没有。

客观来说,女孩子的身体软乎乎的,身上还带着甜甜的香味。

太宰治看着秋元泉眼眶泛红,大颗大颗地眼泪就这么掉下来,面容变得恬静又乖巧。

不过,哭起来还挺可爱的。

然后,她说:“太宰先生,你太臭了。”

太宰治:“。”

再补充一点。

这家伙,很会气人。

判断出秋元泉是个单纯的jk,这一点再容易不过了。

只要简单地观察一下她的日常轨迹,再配合着监听器合理监听,对于他来说这是很顺利成章能推断出来的事情。

于此同时,他发现部分时空似乎存在扭曲。譬如本不应该出现的学校在横滨中心出现,但除了他其他人对此并未察觉。

但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宰治对于知晓未来的轨迹并不感兴趣,自从秋元泉出现以后,他也不再做梦了。

既然知道了真相,再捉秋元泉去港口mafia就没有必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