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章 第十六章  离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第16章 第十六章(第1/2页)

说出这些话的不是琴酒,或者说,至少不是身份是“琴酒”的人,而是一个名字很长的卧底。

阿纳托利坦诚而又带着些许笑意看着眼前的人,随意的态度看上去完全没有生气:“但很不巧的是,很多人都会不记得这点,连带着把那个国家也忘了。”

“不会。”

“嗯?”

“至少,我们不会。”

将电脑放在旁边,林冬阳走到灶台边,在对方的示意下随手给自己拧了瓶矿泉水:“我更不会。”

“我以为她已经消失在你们的教科书上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出现,那就是最大的反派。”

“最大的反派在近百年里轮流有人当,但是你有一点说得对,在某些蠢货眼里,柏林上空飘扬的是星条旗。”

听到这件事情银发男人的表情嘲讽,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笑得冷漠:“没有历史的人也只能创造历史,无法想象现实发生的事情就说是编造。”

“不愧是清教徒和通缉犯建立的国家,是吧?”

坐回到桌子对面,林冬阳捏着水瓶,对上那双碧绿的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局促。她稍稍往旁边看了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对方的判断:“你现在处于断线状态。”

“是的。”

“之前你传回去的那些情报是什么,我开始好奇了。”

“你不准备也给伏特加一份么?”

伏特加?

“他年龄比你大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林冬阳听到这方面的信息总觉得好像哪里有点怪。偏偏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还继续说了下去,颇有些评头论足的模样:“但是比你稚嫩,比你不会隐藏。”

“可是他知道你的身份。”

“那当然是我漏给他的,就在最近。”

就在最近?最近是什么时候?

看到林冬阳仿佛是做出来的好奇试探表情,阿纳托利学着她的样子挪开视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就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我倒是觉得,伏特加他来这里的目的和我一开始认为的不一样。”

看出他的不自在,林冬阳反而乐得笑出声:“他这种人确实不太适合卧底,因为他本意就不是来卧底的。”

伏特加,是来找琴酒的。

看到阿纳托利仿佛一瞬间凝固的模样林冬阳稍稍顿了顿,随即试探着开口:“你还好么?”

“……不,我先送你回去。”

“不要。”

林冬阳耸了耸肩,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回去,那真的是没眼色:“我可不想功亏一篑。”

“对你来说什么是功亏一篑?”

“大概就是,眼看着一个人对着他理应能够得到的东西视而不见,因为失去从而选择遁入黑暗,自以为这是自己的选择,却不回头看看有人在等你。”

身高189的男人站起来时总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尤其是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更是如此。偏偏林冬阳并没有什么受到惊吓的感觉,哪怕对方是抓着自己的肩膀低吼,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好像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她。

所以她就这么坐在这里,并没有怜悯,也没有嘲笑。只是在诉说着自己认为的情报,说着让人不敢置信、却又好像是唯一正确答案的话。

“他来找你,他想要你回去。”

黝黑的双眸眼神坚定,这是他曾经无数次、在镜子里见过的眼神。

“他不会遗忘自己的战士,她也不会抛弃自己的英雄,阿纳托利。”

·

“晚上好,琴酒。”

看着出现在拉缇莉酒吧里的男人,贝尔摩德下意识先看向他身后,发现没有冬阳的那刻挑了挑眉,随即对着这个银发男人举起自己的酒杯:“要来一杯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