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章 第十八章  离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第18章 第十八章(第1/2页)

她的确是在关心琴酒,可是这又怎么样?

怎么,还不允许她这个卧底去关心别人了?

“那倒不是。”

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手离开,林冬阳思考了一会儿索性把绷带塞进了琴酒手上:“之前你怎么给自己打的,现在你也自己来。”

“你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

“需要我教学么?”

“不要。”

“那真遗憾。”

并不介意林冬阳在旁边看,琴酒像是真的在教学一样给自己的伤口绑好上了药的绷带,随即对着面前脸上似乎多了层红晕的同僚挑了挑眉:“你会觉得遗憾么,索妮丝伽?”

“才没有。”

“那我很遗憾。”

妈的,这个老毛子!

狠狠地在心里骂了一句,林冬阳转身走到厨房,随手拉开了冷冻的饺子袋:“你接下来空了?”

“嗯。”

在一个“圣人”诞生、国度消失的日子里,好像所有人都在做庆祝的事情。林冬阳将冰冻的饺子扔进沸水锅里随便它去煮,定好时间后坐回到沙发上,看到琴酒穿好了的衣服不知为什么好像有点遗憾。

“你在做什么?”

“和每个霓虹人一样,‘庆祝’圣诞节。”

“呵。”

“三鲜饺子过圣诞,来年升官把钱赚知道么?吃了三鲜饺,圣诞老人都说好;圣诞不吃饺,来年被狗咬。”

“……”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还有,这种奇怪又莫名押韵的东西,哪里来的?

扭头看到林冬阳脸上的笑容,琴酒顿了顿没有开口,只是无声地观看电视里的圣诞特辑,偶尔因为药物的作用皱眉。

“我不想吃这些。”

“也行。”

看琴酒好像一点胃口都没有,林冬阳索性给他扔了一条能量果冻:“这个呢?”

“不要。”

“那芝麻糊可以么?”

“换一个。”

“豆奶?藕粉?”

看琴酒全部都在拒绝的样子林冬阳顿了顿,总觉得他大约看到了一些突破底线的东西。

这个表情很像是强忍着什么,面对什么都吃不下,又有想吐但胃袋空空根本没法吐出来。林冬阳沉默了会儿,仿佛是在思考接下来还有什么能够给他。

对上那双碧绿的眼睛,她迅速低下头面上抱怨着“你好烦啊”,装作心疼地拉开了茶几下面的抽屉,给他扔过去了两颗糖。

“这个你肯定可以了,对吧?”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包装纸,还有上面许久未见的语言,琴酒稍稍抬起视线看向正在折腾饺子的林冬阳,慢慢伸手拿起了那个紫色的糖果。

很熟悉的味道,外面是巧克力,里面是花生酱夹心。

“你在哪里买的?”

“万能的淘……不是,业务超市。”

想到自己去淘到的紫皮糖,林冬阳就想叹气:“还挺贵的,我都不舍得买多。”

“味道不错。”

甜到有些腻的味道让银发男人脸上多了点笑意:“圣诞礼物?”

“你不是不过圣诞节么?还有,我记得你们的圣诞节是在1月7号。”

“可以考虑,节假日多一点不是坏事。”

劳模琴酒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扭头看到他几乎可以说是愉快拆开糖果包装袋的样子林冬阳不知道为什么也勾起嘴角,自己也拿了一个放在嘴里。糖份总是会给人带来愉快的感觉,就像是现在,就算有不开心的事情也能暂时把它忘记。

“我很久没有尝过了。”

“我还从来没有尝过呢。”

听到琴酒像是在暗示的声音,林冬阳将饺子捞进碗里整了个酸汤水饺端回来,埋进了无比暖和的暖炉再顺手把饺子放好:“给你吃可以,人就别进来了。你人太大只,我都没地方坐。”

“……”

而且暖炉这种东西,哪怕是琴酒,林冬阳都怀疑能把他瞬间干废。

“那就给你一个?”

“小气。”

如果说考虑到对方现在不是“琴酒”而是阿纳托利的话,林冬阳倒是可以理解老毛子口中的小气含义。不过那又怎么样?

“不吃就不给你了。”

“怪不得你能演霓虹人。”

“什么意思?”

“东亚人,至少在我看来都差不多。”

听到他的抱怨林冬阳眨巴了下眼睛,撑着下巴看琴酒吃饺子的那刻冷不丁开口:“那你为什么一定要保持这种像是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样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