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拜托了  潇湘碧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拜托了(第1/2页)

王建业的目光犀利的落在林秀芬身上,林秀芬很轻易的感受到了他压抑着的蓬勃怒意。毕竟任何一个男人,被人当众说不举时,心头的火气是显而易见的。但林秀芬没有丝毫畏惧,因为她知道,光凭她一个人的能力,直面王建业或者吴友妹,都是毫无胜算的。

父权与夫权,哪怕到了40年后,依旧顽固到令人惊心。她想逃离王家,不是简简单单搬去鸡窝就算的。她需要一点一点的积累自己的优势,才能真正意义上的保护住自己,熬过这最艰难的几年。

领导跟前,王建业艰难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知道林秀芬必然遭受了很大的委屈,但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林秀芬来到厂门口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如此的与众不同。

她如果哭诉被打被饿被虐待,哪怕哭诉他的收入全交给母亲、家里坚持不分家,都在他的意料之内。但他实在想不通,林秀芬非说他不举到底是几个意思就为了对“不下蛋的母鸡”的报复

林秀芬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啊

亏得林秀芬没有读心术,不然她得告诉王建业当然是为了让你痛、让你抬不起头、让你社会性死亡啊我容易么我

王建业的出身太好了首先在政治上,他家别说三代,往上数九代,都是地主家的佃农。正因为他出身好、长得好、除了对老婆以外的品行也相当不错孝顺母亲、爱护弟妹、勤劳肯干、热情助人。放在哪个时代,都能称得上一句好青年。于是自然而然的,他拿到了公社的当兵名额。

在取消高考的年代,当兵可谓是人生最高荣耀。而王建业不止当上了兵,且好运地立功提干了其在众人心中的影响力,不亚于后世的高中生先考清华后入核心央企。拿着绝对的高薪,名震乡野。

人生里最大的打击,大概只剩下明明是排长,却因为种种原因,让他们这批小军官以士兵的身份退伍。可是,这能难倒在部队里既学了文化、又学了修车和开车的王建业吗不能

拿着退伍证回乡报道的第一天,县政府、革委会、轻工局、林业局、第一造纸厂、第二造纸厂等等等等让县里如雷贯耳的好单位,就为了他个珍惜的会开大卡车的司机打了起来。

最终因为第二造纸厂效益最好、工资最高、产品对社会主义最有建设性,抢到了金疙瘩。人没入职,先补了一个月工资。

林秀芬从原主记忆里扒拉出便宜丈夫的履历后,羡慕得眼睛都红了这是点家爽文男主吧是吧是吧如此爽法,我大晋江的男主不配啊

有那么一瞬间,林秀芬是绝望的。不提那金光闪闪的履历,单王建业司机一个身份,就能为周围的人带来源源不断的好处。想干翻王建业没有娘家的她,举世皆敌

林秀芬朝天竖起中指,特么的穿越归穿越,能给她个好对付的敌人吗敌人实在难搞,能给她配个帮手吗

很遗憾,林秀芬除了个因为饥饿导致思绪生理性滞缓的脑子,什么也没有,连最基本的健康体魄都没有。

她能怎么办呢扫一眼二造的几个领导,哪怕是看起来最义愤填膺的妇女主任杨艳贞,真的希望她把宝贝司机搞到万劫不复吗不可能的。不是说他们黑心,而是各有各的立场。王建业的地位,来自于二造必须顺利的把工业用纸运送到建设的角角落落。他们或许支持王建业下地狱,但司机不能死

所以,只能说王建业不举了啊反正举不举的,又不影响开车林秀芬表示,她也很难受啊能直接搞死,为什么要迂回成社死是直接搞死它不香吗上辈子考不上清华,是因为她不喜欢吗

好在,作为一只在广东打工多年的老社畜,多多少少跟睡在隔壁的小强兄弟们学了点打不死的顽强精神。在敏锐的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后,火速调整了方案,目标从搞死改成了敲诈。社畜,就是这么的有节操

于是,抓住所有人短暂沉默的机会,林秀芬又一次嘤嘤嘤的哭了。

当一个可怜的女人在悲伤哭泣的时候,但凡算个男人的,都不太好跟她计较。倒也不是男人们真的多么大度与大气,主要是任何一个道德稳定的社会,给予了男人诸多特权,必然会同步要求他具备一定的品格。否则这个道德体系必然崩塌。

所以王建业哪怕气得要爆炸,当着领导们的面,也只能沉默。甚至得收起外放的怒意,强行挤出个尚算温和的表情。

林秀芬余光瞥见王建业扭曲的笑容,内心啪啪啪的鼓掌,我真棒极品算什么只要我比极品更极品,我就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