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八.丁府  狗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架

八.丁府(第1/2页)

丁贵权领着齐柏从侧门进了府。

一踏进丁家的大门,齐柏便能感觉到阵阵阴风拂过,原本就乍寒的初春,感觉更冷了。

令他疑惑的是,丁家人丁兴旺,应是阳气环绕,繁荣兴旺之地才对。

见齐柏停步,丁贵权疑惑:“师傅这是怎么了?”

“不知府中近期是否办过什么白事?”

虽然有些冒昧,但齐柏还是问出了口。

整个丁府阴气浓郁盖过阳气,实在不太正常。

丁贵权听完齐柏的话,也不见怪。

反而脸皮抽了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师傅见笑,几个月前我小儿夭折,遂有个白事。”

孩子早夭,怪不得阴气这么重。

“丁老爷哪里话,在下提起你的伤心事,是在下的不是。”

齐柏冲丁贵权行了个拜礼,算是当作赔罪。

两人不再聊这个话题,丁贵权将齐柏领到了膳堂,就屏退了下人,让他一个人吃着,等他吃好了,叫人进来收拾就行。

通灵师傅在主家自己一个人吃饭是很正常的事。

齐柏端起碗,拿起筷子,从满桌宴席上夹了一块素菜入口,就着许久没吃的米饭吃了下去。

从始至终,没有碰过任何肉食。

“这人真奇怪,满桌子的荤菜,怎么就挑素菜呢?”

齐柏椅子两旁,坐着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和老媪。

其中老头面容阴黑,在蜡烛照耀下不显影子,看着格外吓人。

“你还说呢,你把人家的荤菜都吃光了,人家就算喜欢吃肉,现在一口咬下去,还不跟嚼蜡烛似的,难吃死了。”

老媪穿着颜色鲜艳的花衣,用惨白的手臂拍了拍老人的头。

老头甩开老媪的手,傲娇的“哼”了一声:“这小子估计又是丁贵权不知道从哪儿请来的骗子,吃他些饭菜怎么了,等到了紧要关头,还不得靠我去救。”

老媪白了他一眼,无语道:“是是是,可把你给厉害坏了。”

听到这,老头突然环抱起手来,高高将头仰起:“要不是得过丁老太爷的香火,我才不愿意过来呢。”

“哟,还知道得过人家丁老太爷的香火呢,当初也不知道谁不愿意过来。”

老媪“切”了一声,根本没把这老头当回事儿。

话到这,老头突然垂下头,低声呢喃道:“这不是怕有来无回嘛。”

齐柏边吃饭边听两鬼斗嘴,表现得跟常人并无差异。

等吃完饭,齐柏叫了一声:“幸苦小哥进来收拾。”

几个小厮从膳堂外进来,齐柏道过声谢后,径直走了出去,留下两鬼满脸疑惑。

“这小子连我们都看不见,怎么就敢来趟这潭浑水?”老媪诧异道。

“谁知道呢,估计是没钱,就做起了骗人的勾当。”老头撇了撇嘴。

膳堂前,管家来说丁老爷那边有事,就不陪他了。

让管家带着去客房休息,齐柏应下,便跟着管家的指引往西院去了。

丁家是陆安镇的首富,这院子也格外宽阔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