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0.第 10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10.第 10 章(第2/2页)

这一车的东西粗粗一看,非但不少,倒好像,还多了些。

徐氏拎起一个小板凳,迟疑地向皂隶道:“差爷,这好像不是我们家的物件,差爷是不是不小心拿错了?”

看上去像领头的那个皂隶扫了一眼过来,随意地道:“府尊没给清单,我们去了展家,只得问他们要罢了。你那叔伯狂妄得很,连府尊的令都敢推三阻四地搪塞,说什么只是他家的家事,哼,这大同上下,什么家事国事,有哪样是府尊管不得的?兄弟们少不得开导了一番,你那叔伯才老实了。”

展见星在旁,心里“呃”了一声——什么开导,恐怕就是揍了一顿吧?

衙门的公人对上小民,有耐性慢慢讲道理才奇怪了。

皂隶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至于这板凳,兄弟们人多手杂的,偶然拿错了一两件不是很正常,你大概点点就是,总不至于为个破板凳叫我等再跑了送回去。”

徐氏有点哭笑不得,只能应道:“差爷说得是。”

在皂隶及围过来看热闹的邻居们的帮助下,很快一车家什都被卸下来了,皂隶们手是真黑,足多出了四五样东西,加起来值不了多少钱——展家并不富裕,但由此可见他们摆开的威风了,展家叔伯不可能没有争抢,却硬还是叫搬走了,这过程里只怕少不了又挨揍。

徐氏找到了自己日常存钱用的那个坛罐,掂了掂,感觉分量同先差不多,应该尚未来得及被展家人花用,松了口气,探手进去抓了十来枚铜钱,塞给领头的皂隶:“差爷们辛苦了,与差爷喝杯茶,别嫌弃。”

皂隶手一摊一拢,十来枚铜钱熟练地滑进了袖笼里,他脸上的笑又满意了些:“行啦,我们去向府尊回禀了。”

招呼着几个皂隶,推着大车走了。

徐氏又向邻居们团团作礼:“这些日子,多亏了诸位高邻帮扶。如今家里乱,等收拾好了,我专备一席答谢,大家伙一定得来。”

“徐嫂子太客气了,街坊邻居的,这不是应该的吗?”

“徐嫂子,你别灰心,这么难的时候都过去了,往后就好了。星哥儿出息懂事,你享福的日子在后头呢。”

众口纷纭间,也有人好奇问徐氏怎么请动了府衙的人将家什追回来,这可戳了徐氏的心头隐痛,她暂不想说,就只含糊说是写了状子去告,罗府尊可怜他们孤儿寡母,伸手帮了一把。

一时邻居们渐渐散去,徐氏和展见星忙忙碌碌把各样家什放回原位,徐氏看见笼屉丢了半月,比原先脏了数倍,甚是心疼,抱怨道:“肯定是你大伯母使过,她一般的妇人家,不知怎地那样邋遢。先时我们在乡下住过几日,我记得她管的厨房灶台柜子都是厚厚一层油灰。”

展见星闻言转过身来,却是微微一笑:“娘,你看。”

她手里摊着一张帕子,帕子里摆放着三四件银饰。

徐氏凑过去看了两眼,怔了下,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我从前戴的吗?一回乡就被你大伯母抢走,说要孝敬给你祖母,结果隔天我就在她头上看见了。星儿,你从哪里找到的?”

展见星对着徐氏身边的笼屉扬了扬下巴,道:“先前我搬笼屉下车时在里面现的,外面人多,暂时没有声张。”

饰失而复得,徐氏又欢喜又费解:“奇了,怎么会在那里面——你大伯母再邋遢,不至于把笼屉当饰盒子罢?”

展见星道:“我猜,那些差爷们上门替我们讨要东西时肯定不甚温柔,大伯母吓着了,以为从前她抢走的东西也得交出来,她又舍不得,就匆忙拿了想藏起来,被差爷现,差爷不管那许多,见她心虚想藏,那东西就多半不是她的,夺了顺手一丢——”

这事想来有些可乐,她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颊边一个小小梨涡。

徐氏一想,大约就是如此,忍不住也笑了:“这可真是,你大伯母不知多么心痛。”

“管她呢。”展见星道,“娘,如今这些饰失而复得,我们这个年就好过多了。”

徐氏短暂笑过,又乐不起来了:“话是这样说,可——你怎么办哪,娘宁可不要这些浮财,也不想你到代王府去。”

但她也知道,事已至此,不可更改了。

她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得罪不起代王府,难道就承担得起对罗知府出尔反尔的代价不成?

展见星将要成为王孙伴读这件事,是就此定下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