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2.第 22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22.第 22 章(第2/2页)

长史司位于王府西路,与其他王府职官不同,它拥有一整座独立的院落,罗知府与王长史在院内争执时还无所谓,等出了院子,两人这副拉扯模样就难免要招人眼目了。

王长史毕竟还要点面子,唉声叹气道:“行了行了,本官随你去就是了,这像什么样子。”

罗知府才放开了他,笑容和煦道:“张大人,得罪了,本官也是没有办法。本官奉旨悉心挑选的伴读,进府陪王孙们才读了半个月书,就险些无端遭人活活掐死,不弄个明白,他日如何对皇上回话?”

王长史苦笑道:“是,府台正当壮年,与我这种枯朽之人不同,自然是还想奋上进的。”

罗知府微微一笑,并不管他话中深意,转而道:“此事楚翰林不可不知,需邀他一同见证。”

王长史正欲多拉几个人来,以便分薄自己头上的责任,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忙道:“正是。”

在王长史的带领下,他们没有惊动什么人,顺利地来到了位于东路的纪善所里。

楚翰林的屋子以及旁边辟为学堂的屋里都亮着灯,第二间屋子门扉半敞,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朱成钧伏案的背影。

展见星惊讶地顿住了脚步——他居然回来了,还老老实实地在这里抄写!

楚翰林这时端着茶盅正从自己屋里出来,见这么一串人忽然出现,面露意外:“王长史,正清兄,这么晚了,二位怎么过来了?”

罗知府转了下头,示意展见星跟上,然后就带着她走到屋前明亮之处,指着她的脖间道:“潜德你看。”

楚翰林定睛一看,顿时失声——这么重的扼痕,不可能是一般玩闹,就是冲着杀人害命去的!

他回过神,伸手把展见星一路拉到屋里朱成钧身旁——灯点在他桌上,这里光线最好,楚翰林看得更无疑问,出口疾声问道:“怎么回事?我先前过来时见你不在,问了九郎,他不知你去了何处,再问别人,门房上说看见你出府了,我以为你家中有事,便没多管——却怎会如此?!”

展见星喉咙被掐伤了,不能多说话,罗知府三言两语替她把事说了,楚翰林听得皱起眉来:“张冀?”

他转头看向还慢吞吞在抄写的朱成钧:“九郎,来叫走展见星的是你的内侍,你怎会告诉我不知道?”

朱成钧没抬头,道:“他没告诉我他又来叫人,我怎会知道。”

秋果原缩在角落里无聊地打盹,此时趋步出来,道:“先生,张冀第二次来的时候,我们爷在大爷那挨训呢,我去给爷找糕点垫肚子,也不在。我说句实话,张冀到我们爷这也就半个来月,日常都是我服侍爷,爷不怎么吩咐张冀,就吩咐他,恐怕也支使不动。”

罗知府没怎么管秋果,微带怀疑的目光从朱成钧伏着的背影上扫过。

展见星与他虽然身份悬殊,但也算朝夕相处的熟人,出了这样大的意外,他怎地镇定如此,什么反应也没有?

楚翰林看出来了,低声说了一句:“九郎就是这样性子。”

到底“哪样”,他也说不太清楚,展许与朱成钶三人的脾气都明白得很,独有这个圣旨配给他的正牌学生,身上好像有一种游离般的气质,在他自己的家里都过得置身事外似的。

罗知府便暂且放下,问朱成钧与秋果道:“那你们可知这个张冀现在何处?”

秋果表情茫然:“不知道,我拿了糕点来,就一直陪在爷这里了。没再见着张冀。”

楚翰林道:“会不会偷偷回去住处了?他一个内侍,也无处可去。”

罗知府沉吟着:“这得是他还活着的情况下。展见星说当时不知出了什么事,他睁眼后只见到张冀倒在地上,不知他是死是活,若是已经身亡,尸身可能还在原处。”

他转头问展见星:“他把你引到何处下的手?你能带路去看一看吗?”

展见星迟疑摇头:“小民逃得性命后慌不择路,只知奔着有灯宽敞的道走,侥幸跑了出来,再想回去,恐怕难了。”

这一半是实话,朱成钧当时警告完她以后,转身就走了,她下意识跟在他后面,跟了一段现了中路的正道,朱成钧回头指了指,在一片窒息的黑暗里,他沉默的背影像一盏救赎的明灯,他一指,她就照做了,跟他分道自己走出了府。

现在回想,那段路途实是迷雾一般,劫后余生的恐惧令得她的记忆都是模糊的。

“那就先去九公子那里看一看。”罗知府的思路很清晰,转向秋果道,“小公公,劳烦你带个路,最好九公子也一同过去。另外,张冀来引走展见星时既然自称是奉了大公子之命,那不管是真是假,也需见一见大公子金面,核实一下。如果张冀没回住处,需要在府里寻找一番,更要征得大公子的同意。”

说最后一句时,他目视着王长史,王长史自知甩不脱,叹气道:“知道了。不过审案不是我的专长,等见到大爷,府台要怎么说我可不管了。”

罗知府也不勉强他,点点头。

朱成钧却表示了异议,他终于直起身,转过头,手里还抓着笔:“我不去,我的字还没写完。”

啪嗒。

从他的笔尖滴下一大滴墨,迅速在他面前已经写了半张的宣纸上晕开一个墨团。

朱成钧察觉到,低头一看:“……”

他看上去僵住了,表情变得有点可怕。

楚翰林哭笑不得:“九郎,我告诉过你好几次了,不要为了图省事,就一下把笔毫上的墨沾得太饱满,这样很容易污了纸,白费了之前的工夫。”

罗知府打了个圆场:“罢了,原是我们打搅了九公子。”又向楚翰林道,“潜德,我替九公子求个情,这剩下的抄写就免了罢,他能坚持到这时候,可见虽有过错,已然改过了。”

楚翰林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点头同意了:“那这回就算了。但九郎,你若再有下次,就要加倍处罚了。”

朱成钧飞快丢了笔,干脆应了:“是。”

楚翰林又对展见星有些歉意:“早知不该将你一同留下,我本知道你不会和九郎胡闹,必是他威逼了你。”

正因他心中有数,所以现展见星不见时,他才没过多追究。许多话他不曾明说,但行事间实是有偏向的——只没想到这偏向倒害了他喜欢的勤奋学生。

展见星连忙躬身:“是我不该替九爷做这样的事,先生罚得没错。”

当下不多赘言,罗知府集齐了助力,一行人跟在王长史身后往外走去。

展见星身份最低,本走在后面,忽然感觉到秋果挨了过来,暗暗拉了下她的衣袖,她会意地把步子又放慢了些,落到了最后。

“你好大的胆子,”秋果悄声道,“跑都跑了,居然还去报官?”

展见星轻动嘴唇:“我差点被人杀死,为什么不去?”她目光转过去,“你知道这件事?九爷告诉你了?”

秋果说话的口气不像是刚刚听说,所以她有此问。

秋果道:“哪里是爷告诉了我,是我告诉爷的。我拿糕点回来时,看见你跟着张冀走了,我觉得奇怪,爷回来时我就说了,爷马上觉得不对,就追去了。”

展见星此时才知朱成钧怎会突然出现,她低声道:“多谢你。”

但她又迟来地觉出奇怪来,朱成钧去便去了,随身带根棍干什么?除非,他已预知了有危险。

“九爷知道张冀要杀我?”

“那倒没有。”秋果道,“不过在这府里,人命不值钱得很。你和许伴读来的时候好,皇上派了楚翰林来,二郡王和大爷为了吊在眼跟前的王位安生多了。从前什么样子,你们都不知道。”

展见星默然,代王府的争斗从她进府第一天就已露了端倪——那个丫头恐怕确实没有勾引朱成锠,只是朱成锠要制造自己的孝名,就平白把她的清白填了进去。而在秋果眼里,这是比从前“安生”多了。

那么对朱成钧来说,事情一旦有意外,就意味着当事人可能真的出了意外,他带防身之物出去就说得过去了。

这样的意外,很可能他自己都没少遭遇过,所以才养得出这样的习惯来——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展见星转回头,看了走在前面的朱成钧一眼,心里滋味难言。

他还是来救了她,他完全可以不来,当不知道就完了。

“你放心。”她低低道,“我没有说出九爷来。”

秋果点头:“我听见了。只是,你胆子太大啦,其实报官没什么用,你以为罗知府官大,其实他哪里管得了我们府里这些爷呢。”

展见星的目光又亮起来,好似有什么在燃烧:“没用,我也得试试。能给凶手添一点麻烦,都算一点。”

她不能让害她的人毫无代价。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

罗知府晚间突至的消息瞒不了人,这个时候,朱逊烁和朱成锠已分别得到了消息。

朱逊烁已经睡下,朱成锠还没有,在短暂的整衣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出了门,往前面而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