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4.第 24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24.第 24 章(第1/2页)

这世上的少年人们, 好像总有一份独属于那个年纪的古怪的赤诚, 成年人也许不以为然, 乃至嗤之以鼻,但心中静静一想,又并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毕竟每个成年人,都是从少年过来的。

展见星的“卖馒头”理论让朱逊烁乐得前仰后合, 楚翰林也笑了, 却只微笑, 笑中带着感叹。

这个学生说别人赤子之心, 他自己何尝不是呢。

不但赤子,而且公正。不以私愤而坏公义。

秋果激动得脸红红的, 握着拳头在角落里小声嘟囔:“就是,才不是我们爷干的呢!”

罗知府看向了朱成钧:“九公子,你自己怎么说?”

朱成钧一脸犯困:“我没杀人。”

“但张冀指控你。”

“他说是就是了?”朱成钧打了个哈欠,“他要这么听我的话,我找他替我写课业就行了,还出去费事找展见星干什么。”

所有人:“……”

似乎哪里不对,但竟无法反驳。

只有楚翰林还记得先生的职责, 出声训他道:“九郎, 你再动这些歪心眼, 以后我一个字一个字看着你写。”

朱成钧脸微僵:“哦。”

他这生生是一个不爱学习被课业摧残的寻常少年表现, 顽劣是顽劣的, 可是跟杀人这样严重的指控就很难扯得上关系了。

罗知府的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 又问张冀:“你识字?”

张冀顿了一下, 秋果忙抢着道:“张冀原来在大爷的外书房伺候,肯定识字!”

张冀反驳:“我只认得几个简单的字,这点学识,怎么够写九爷的课业。”

秋果笑了:“学问少才好呢,你忘了九爷为什么被先生训?就是因为展伴读的字太好了,根本不像九爷的啊!”

罗知府眉头忍不住抽动了一下——理是没错,但这话里带出来的诡异自豪感是怎么回事。

张冀闭了嘴,目光有些飘忽犹豫,朱逊烁喝道:“到底谁指使的你?还不老实招来!”

朱成锠跟着开了口,他慢慢道:“张冀,你现在从实招了,不过祸在你一人,要是仍然嘴硬,又或是胡乱攀诬,你想一想后果。”

朱逊烁眯眼望去:“大郎,我怎么觉得你在威胁他?”

朱成锠摩挲着茶盅:“二叔真是爱多想。我不过也觉得小九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正告他一番罢了。”

“是,是九爷!”张冀却似要跟他反着来,忽然张口又咬定了朱成钧:“就是九爷指使的我,你们爱信不信!”

他说着居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绝望。

他这状态看着不太对劲,但罗知府再问他,他也不改口了,除了这份口供,他拿不出更多证据来,但就这么咬着,也很让人头痛。

秋果气得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

夜色已经很深,再这么耗下去,一时也难耗出个结果来,罗知府便道:“二郡王,大公子,不如由下官将此人带回府衙收监,明日再行审讯。”

“带走?这不行。”朱逊烁下意识拒绝。地方官与藩王府是两个体系,藩王不能插手地方军政,反过来也是一样,朱逊烁虽然想扳倒大侄儿,但也不想开这个口子——何况,罗知府带走一定是秉公审理,若审出来不是他要的结果怎么办?

还是把人留在自己手里,才方便行事。

朱逊烁因此道:“关到本王那里就行了,明儿叫人继续好好审他。”

朱成锠冷笑了:“二叔,那还有什么好审的?还不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张冀是我长房的人,该我带走他才是。”

“呵,到你手里,那连审都不用审了,明天直接给张冀收尸得了!”

争论声中,张冀从大笑到面如死灰,再渐渐到一点表情也没有。

他在主子们的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他知道。他们现在的争论,不过是想着如何利用他打击对手而已,并没有谁真的在管他的死活。

他一个阉侍,没任何挣扎的余地,从莫名失手的那一刻起,他就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了。

但是春英,春英她是无辜的,他活到头也就是一条残命,而春英她还可以嫁人生子,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外甥,管他叫舅舅……

张冀忽然挺起上身来,尖利地叫了一声:“郡王,你别忘了答应我的话!”

他袖子里滑出一把匕来,割断了缚手的绳索,而后不等众人反应,反手重重将匕捅进了自己的胸膛。

至死圆瞪着眼,朝着朱逊烁的方向,直到栽倒在地。

“他、他娘的!”朱逊烁惊得跳了起来,爆了粗口。

罗知府疾步上前,去试张冀的呼吸,已经晚了。

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展见星心性虽坚,但头一回亲眼见到自尽这样的惨烈场景,小腿一软,为了撑住自己,她下意识胡乱抓住了身边的物事作为依靠。

“你干嘛。”

听到这声语调平平的质问,她一低头,跟朱成钧对了个正脸,才现自己抓住的是他的肩膀,而且因为用力,把他的衣袖都揪皱了。

“对不起,九爷,我不是故意的。”她慢慢放开了手,声音中带着惊魂未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