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7.第 27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27.第 27 章(第2/2页)

朱成钧这下愣了一下,才表情赞叹地道:“你还知道得罪人。”

展见星:“……”

她没在意朱成钧的讽刺,因为她觉得他这些问题不像是无意义的随口一句,他似乎,想通过这些问题从她身上找到点什么。

她因此问:“九爷到底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朱成钧看上去显得无聊,但似乎确实也蕴了点探究的意思,他道:“你觉得自己所为都是对的吗?”

展见星惊讶地立刻道:“不敢。”

她哪里有这种狂妄,觉得自己不会犯错。

“但是你很坚定。”

做什么都很坚定。

朱成钧有一点奇怪——这种坚定是从哪儿来的?

展见星不大明白:“我有吗?我只是做的都是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那你要是错了呢?”

“错了就改——”

外面在此时传来了一阵喧哗,展见星顾不上再说话,忙走到门边去看。

门已经从外面锁了,钥匙被楚翰林带走。这保护也许微乎其微,可楚翰林已尽了他的心力,他让他的学生起码能多安全一刻,不至于马上被抓走。

“都给本王滚开!”

“郡王,楚翰林还没回来——”

“他不就是找罗海成来查问清楚吗?不用他查了,本王已经有证据,知道真相了!”

“郡王,这——哎呦!”

展见星努力贴着门缝去看,但视野太窄,她看不见多少,只听着外面喧闹越来越大,朱逊烁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砰!

一脚踹在了门上。

展见星心中惊跳,往后倒退两步。

“二叔。”

也就在这个时候,朱成锠赶了过来,他声音有些喘:“二叔想干什么?”

“大郎,你来得可真及时啊。”朱逊烁转过了身,冷笑着:“九郎干出这样残害兄弟的事来,你还护得这么紧,你们果然是一伙的!”

朱成锠似乎也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七郎落水,二叔心里着急,但也不要胡乱说话。九郎早都说了,是七郎自己跳下去的。”

“七郎疯了,自己往水里跳,还想拿这种推脱的蠢话搪塞我!”

朱逊烁吼着:“我告诉你,七郎命大,已经醒过来了,他明白说了就是九郎推的他。他知道了昨晚生的事,想找展见星解释一下,展见星被母妃叫去,他就先拉了九郎出去聊一聊,想九郎帮他说些好话,不想九郎见四下无人,伸手就把他推进了水里!”

朱成锠那边沉默了一下,旋即道:“下人们可是七郎自己撵走的,秋果说了,跟七郎的赵勇还一直拦着他,不许他靠近。”

“那是七郎性子傲,不想被别人听见他跟九郎说软话才遣开了人,哪知却给了九郎可乘之机。九郎平时看着闷不吭声,真是好狠的心啊,听了你的教唆,兄弟都下得去手——”

朱成锠的声音中终于失却了那一种从容,他打断了朱逊烁:“二叔说什么?什么教唆?”

“你还装傻,九郎推七郎下去之前,向他说了一句——‘你要怪,就怪大哥去’。大郎,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二叔这就是信口雌黄了,九郎什么时候说过这等话?”

“哈,那我又几时许诺过张冀什么?!”

展见星听到这一句终于明白过来——朱成钶的落水原来就是个圈套!

朱成钧留下了木棍,引诱朱逊烁去报复朱成锠,朱逊烁确实这么干了,但他没有寻找证据堂堂正正地去揭穿朱成锠,而是利用侄儿也凭空构陷,做出一盆污水来反泼,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又是群什么样的人啊!

代王府这一棵大树,一朝重见天日,看似仍然枝繁叶茂,可是深埋在土里的根,已经烂透了。

屋里拢共这么大点地方,朱成钧自然也是听见了外面的话的,他看着听不下去走回来的展见星:“现在后悔了没有?”

有一瞬间,展见星心中确实滑过了这个念头,她完全相信,倘若她不出现,朱成钧就会坐在那里,平静无波地看着那片水面渐渐消失掉最后一个涟漪。

朱成钶自作孽不可活,他玩脱了自己的性命,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可是,她毕竟机缘巧合地出现在了那里。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来:“九爷,我不后悔。你和他们不一样,不应当做和他们一样的事。”

朱成钶如何“自己找死”是一回事,看着血亲堂兄活生生在眼前溺毙,又是另一回事,这推不出因果关系,也不能混为一谈。

朱成钧道:“哎,说不定就是我把他推下去的呢。”

展见星不可思议地看他一眼——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信口开河:“九爷别开玩笑了,要是你推他下去,怎么会被我一催就又救了他,他死了才没有对证好吗?”

当她傻啊。

朱成钧动了动腿,上身前倾,对着她笑了,那笑容非常诡秘——在展见星看来是非常讨打:“也许是因为我想看一看,你被人反咬一口以后后悔的样子啊。”

……

两个人说起话来,一时都没留心到外面的交锋短暂停了,只听得咔嚓一声,是门锁开了的声音,紧接着,门扉被人推到大敞。

气喘吁吁的楚翰林、罗知府,脸色不善的朱逊烁、朱成锠,以及若干下人们,就看见有推兄长下水嫌疑的“疑凶”朱成钧,光着脚,露着腿,高居桌上,脸上是一个一看就很反派的表情。

众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