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9.第 29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29.第 29 章(第1/2页)

新章

从店铺后门走进去, 是一个极小的院子,小到什么地步呢, 展见星领着朱成钧秋果, 三个身量都不魁梧的少年往里一站, 已差不多把这院子塞满了。

迎面两间正房就是徐氏和展见星的居处了, 展见星不能把他们往徐氏屋里带,只能带到了自己屋里。

她屋内陈设很简单,炕, 木柜, 书桌,大件家具就这三样, 凳子只有一张, 还得现从前面铺面里再搬两张过来,才把三个人安排坐下了。

秋果张着嘴巴惊叹:“展伴读,你家也太穷了吧。”

他话说得直白,但语气没什么恶意, 展见星便也不觉得怎样, 一边拿了盘子来往书桌上摆点心,一边道:“小公公见笑了, 我已说了是寒门小户。”

秋果忙摆手:“展伴读别这么客气, 叫我名字就行了。”

他伸头好奇地看着盘子里的各色点心,有糖糕、花生糖、枣泥酥、五香瓜子等, 品相比较一般, 胜在用量充足, 看上去也还干净。

“爷,你尝尝这个。”秋果兴致勃勃地拈起一块枣泥酥来给朱成钧。

朱成钧不大想要:“我不吃甜的。”

“爷尝一口,不喜欢吃再给我。”

朱成钧才接了过去,他咬下一口,过片刻,没给秋果,自己继续吃了起来。

“咦,这个很好吃吗?”秋果自己也抓了一块,然后他知道了,味道在其次,主要是这点心并不怎么甜,更多的是枣泥本身淡淡的香气。

糖也是金贵的,一般点心铺子并不舍得多放。

展见星倒有些意外,她看朱成钧起先不要,以为他是看不上这些粗陋的点心,不想主仆俩一起吃起来了。

秋果吃完一块酥,毕剥毕剥地开始剥起瓜子来,剥出来的瓜子仁仔细地放到一边。

他眼睛四处望着,又忍不住说一遍:“展伴读,你太不容易了,我还没见过谁的屋子空成这样呢。”

展见星道:“还好,总是能住人的。”

其实她家没真的贫寒到这个地步,在大同住了两年多,已经缓过劲儿来了,馒头生意不起眼,一文一文摞起来,是能攒下积蓄的。

只是有展家亲族在侧威胁,徐氏和展见星总如芒刺在背,攒下点钱了也下意识地没往家里多添置什么,只怕哪天存身不住,不得不被逼走,家什多了麻烦。

这些展见星就不打算说出来了,毕竟家事,跟他们又丝毫不相熟。

秋果过一会儿又道:“展伴读,你没钱买些摆件,去折几枝花来插着也是好的。”

展见星不料他还出起主意来了,想来他虽是下仆,在王府却是见惯富贵,这一下被她穷到吓着了。

她往嘴里塞了一颗花生糖,半边脸颊微鼓起来:“没空,也没心情。”

秋果奇道:“没空就罢了,怎会还没心情?你们读书人不是都好个风雅。”

坐这里也是无事,展见星扳手指跟他算道:“每日寅时,我娘起床,上灶烧水,揉面蒸制馒头,大约卯时出摊,此后直到巳时,边卖边蒸,中间不得一点空闲。”

秋果:“卖完了呢?比如现在,就没什么事了。”

展见星没说话,只偏了偏脸,以眼神示意前面铺面。

秋果恍悟:“哦,对,婶子还得做饭。”他手下不停,已经剥出了一小堆瓜子仁,嘴也不停,追问,“那做完饭呢?下午总没事了。”

展见星摇头:“要准备明早需要的馅料,洗菜,切菜,和馅,一样样都要提前些备起来,早上那点功夫来不及。”

秋果不死心:“还有晚上,晚上难道还干活?”

“晚上和面。”展见星问他,“你见过府上厨房怎么做馒头吗?面要提前和下去,放置盖严让它一段时间,不是掺了水马上就能用的,做大饼才是那样的面。”

秋果有点结巴了:“——这、这也太辛苦了,那你们什么时候休息啊?”

“过年,过年的时候能休息几日,那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备下许多吃食,也会自己蒸制,不太出来买了。”

秋果终于闭了嘴,手下的动作都停了,满脸敬畏。

他以为卖个馒头只要坐门口收钱就行了,之前朱成钧在外面卖,他跟旁边看着还觉得怪好玩的,哪里想过背后藏着这么多苦功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