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0.第 30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30.第 30 章(第1/2页)

新章 展见星笑道:“娘, 我没事。”

徐氏哪里肯信,又细细问她在代王府中的遭遇, 展见星怕全然瞒着, 徐氏倒要更担心, 就吐露了一点:“王孙的脾气有点古怪。不过没什么, 我顺着他,不招惹他就是了。”

徐氏听了忧愁:“唉, 总是娘不中用,叫你去看别人的脸色。”

“我不委屈, 娘,我告诉你,代王府的先生可好了, 是个翰林呢。我要是呆在家里, 怎么找得到这样学问的先生?能去跟他读几年书, 就是看些脸色也值得。”

展见星说着话,眼睛里闪着光亮, 嘴角翘起来, 颊边梨涡都若隐若现地跑了出来。她脸颊上这个小涡生得不明显,微笑时都藏着, 漾弯唇边眼角,笑意拂过整张脸的时候,才会显现。

这一份真切的开心很难伪装得出来, 徐氏因此心里终于松快了些, 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道:“是吗?”

又微微蹙了眉头:“只是,将来可怎么好——”

哪怕代王府中不是险地,展见星一个女孩子,也不能总去和小子们混在一起,她现在年纪小,还好含混,最多过个两年,就必须得想退步之法了。贫家小户讲不起闺誉不闺誉,可基本的男女之防不能不守,万一坏了名声,可是一辈子的事。

展见星却全然没有考虑这些,努力生存下去才是她的第一要务,而这件事已几乎占满她目前的人生。

婚嫁,离她太遥远了。

“娘,以后我想好了,”展见星眼睛里的光更亮了些,她轻声道,“我不会一直呆在代王府里,那不是长久之计。”

徐氏是巴不得离代王府越远越好,闻言忙道:“这才好,星儿,你想了什么法子?”

展见星道:“娘,我现在有好先生了,我用功跟他读两年,就可以去试试童生试——”

“什么?”徐氏失声,她记得展见星在牢里时说过一回想考科举的念头,但她们都知道不可能,苦笑一番就罢了,如今却——

“星儿,那不过是个赌气的话,你如何认真起来?”徐氏说着有点慌,她和展见星相依为命,虽是满心不赞同,也不舍得训斥女儿一句,转头怨怪上丈夫了:“都是你爹,我好好的囡囡,哪里比别人差一点了,偏他胡折腾,要拿你当个男娃娃养,如今他一蹬腿去了,把你闹得糊里糊涂的。”

展见星性别错位了好几年,虽说大了点以后,徐氏就悄悄重新教了她,但身上那一点一滴长起来的烙印又哪里容易就消失掉?

徐氏疑心,展见星是仍对自己的性别有点认知上的混淆,才会生出这个想头。

“我没赌气,娘,祖父祖母是我们绕不过的一道坎,我们在大同一日,就得受他们管一日。”展见星眼神冷了些,“想逃离他们的控制,只有远远走到他们手伸不到的地方去。”

也就是说,必须离开大同。

但没有充足理由,很难说服衙门开具路引,问题回到了曾经的难点上。

“我不妄想金榜题名,只求考个秀才就够了。我听先生说过,秀才出游不受离家百里之限,办起路引容易得很,衙门也阻拦不得。只要有了这个功名在身,我们不论是回南边,还是去别地,都不必受困了。”

徐氏道:“可这、这不是欺瞒朝廷?进考场是要搜查的,万一被现了——”

“娘,如今无人知道我是易钗而弁,怕的什么?”展见星耐心道,“从前出去玩耍时,我见过衙门那些人怎么搜查考生,不过查一查考篮有没有夹带,拍一拍身上藏没藏书本而已,并不难蒙混。只要我不存作弊的心,很不必担忧。”

此时离开国不过五六十年,科举制度成熟不久,如展见星偶然所见,入场搜检各地都大致如此。

此时的官员们还不曾料到,因为文人进身之阶日益狭窄,科举成为有且仅有一条的天梯,若干年后,作弊花样日益翻新,倒逼搜检跟着严格起来,乃至要考生脱尽帽鞋解开外裳的,堪称斯文扫地——而即便是如此近乎要求赤身的搜检之中,考生仍旧能想出作弊之法,只能说一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但这对徐氏来说仍旧冲击力太大了,她劝道:“星儿,你还是消了这个念头吧。那些官们,不来寻我们的麻烦就算不错了,哪敢主动往他们手里撞?你倘或被拆穿了,问下罪来,把你敲上几十大板,娘还活不活了?”

展见星叹了口气——她极少叹气,这一叹,话语里的无奈之意再也掩饰不住:“可是娘,我不乘着现在读书,寻一条出路,再过几年,就不说祖父祖母了,官府那边也有着现成的麻烦。”

徐氏茫然:“什么?”

“徭役。”展见星回答,“过完年后我就十三岁了,再过三年,倘若我还不将身份改回来,就得去服徭役了。”

徐氏脸色一下煞白。

她完全忘记了还有这回事!

因为在她心里,她自然很清楚她生养的是个女儿,扮男装至今不过是不得已,从未想过徭役会跟女儿扯上关系。

可只得便宜不吃亏这档事,世上原是不存在的,依国朝律规定,男子十六岁成“丁”,从此直到六十岁,每年都要承应官府的徭役,这役分正役和杂役,繁重不需细叙,逃脱会受重罚,何况逃得了一时,逃得了漫漫几十年吗?

前路这样艰难,但展见星并不如徐氏般气馁,她的声音中还含了轻快:“娘,没事,只要我在这三年之中考中秀才,就可以免除身上的徭役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大同,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祖父祖母和伯叔们有再大的劲,也不必去理会了。”

这前景描绘过于美好,好似从逼仄窄巷中一转而至开阔大道,徐氏都听得动心了,但她的担忧也不可能就此消弭。

展见星是已经拿定了主意,她安慰徐氏道:“娘,你不必想那么多,我先用功读书总是不会错的,期间若有别的变数,我再和娘商量着办。”

徐氏虽然时时埋怨丈夫不该拿女儿当儿子养,然而因着她的宠溺,展见星一日日长大,主意一日比一日正,徐氏作为一个丧了夫的普通妇人,在许多事上倒不觉去依靠展见星了,展见星没有被养成个娇娇女儿,她在话语权上,实则和可以顶门立户的男丁没有多少差别。

在自己坐困囚笼,拿不出有效主张的情况下,徐氏最终迟疑地点了头:“那——好罢。”

**

离年节越来越近,展见星还有一件事要做:去向她原来的私塾先生辞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