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0.第 30 章  溪畔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30.第 30 章(第2/2页)

这位先生姓钱,打从十五岁开始应试,应到四十岁上,只是个童生,此后自觉年纪老大,羞于再和许多能和他做儿子的童生们一同考试,终于放弃了举业之路,在家中办了个馆,收些学生聊做养家糊口之用。

钱先生连科举的第一道关口都迈不过去,其学问不问可知,不过他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束脩低廉,略贵些儿的,展见星也读不起。

这日,展见星提了些礼物去往钱家,她此前因家中出事,告假有阵子没来了,钱童生膝下的小女儿淑兰正在院子里晾衣裳,她比展见星小一岁,穿着件红袄,看见展见星,惊喜地放下衣裳迎上来:“展哥哥,你来了,家中如今都好了吗?”

“咳!”

展见星还未回答,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响起来,钱童生站在堂屋门前,瞪了一眼女儿,训斥道:“做你的活去,姑娘家家,不懂得贞静少言的道理吗!”

钱淑兰是独女,并不怎么畏惧父亲,又冲展见星甜甜地笑了笑,才绕回晾衣绳那边了。

“先生。”

展见星上前去行了礼,然后便将来意说知。

“知道了,你去罢。”钱童生态度很冷淡也很敷衍,听完了就直接撵人。

展见星愣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放下礼物便依令转身离开了。

她与钱童生谈不上什么师徒情分,因为钱童生上课极为糊弄,一大半时间都只让小学生们摇头晃脑地将文章干念一遍又一遍,他自己则自顾打盹。

展见星向他请教文章的释义,十回里钱童生大约只答得上两回,另外被问倒的八回,他倒也有办法应对——那就是将展见星呵斥一顿,挑剔她好高骛远,整日瞎出风头。

展见星只得忍,她家贫,就是找这样的先生,都是徐氏分外溺爱她才有机会。

如今要走,她没什么留恋之意。

不过,有人留恋她。

展见星才走到门外不远,钱淑兰就追了出来:“展哥哥!”

展见星脚步顿住。

钱淑兰跑到她面前,娇俏的粉脸上都是失落:“展哥哥,你以后都不来我家了吗?”

展见星点点头。

“哦——”钱淑兰低了头,手指捏着自己的袄角,缠到了一块。

展见星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说话,就道:“我要回家了。”

钱淑兰忙抬了头,她想说什么,对上展见星一贯淡淡的表情,忽然悄悄把脸红了,她自己觉出来,跺一跺脚,好似从这动作里获得了勇气,望着展见星道:“那我以后去你家找你,你还理我吗?”

展见星以为她要来买馒头,就道:“你来,我会跟娘讲多送你一个。”

钱童生虽不是个称职的先生,但这时的师道尊严不可轻忽,客气一些是应当的。

钱淑兰感觉展见星和她说的似乎不是一回事,但她也只是朦胧生出些小女儿心思,不曾全然开窍,听得展见星这样说,起码不是要跟她生分的意思,就满足了,再一想会见到“展哥哥”的母亲,又觉得害羞,羞答答地道:“不要多送,你家日子不容易——”

“淑兰!”

钱童生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喝道:“你还不给我回来!”

“知道了,爹。”钱淑兰这下有些慌张,忙答应着转身走了。

展见星向外走,钱童生的声音断续从身后传来:“爹跟你说过多少次,叫你少往那小子跟前凑,他家穷得叮当响,谁嫁了他都是吃不完的苦头,你只看人生得好,就迷了眼——”

“爹,你说什么呢。”

“哼,生得好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他家现在还得罪了代王府,能不能挣得出命都难说,你这个傻妮子,什么也不懂……”

展见星毫无触动,表情都不曾变,大步只管向巷子外走去。

展见星上前行礼:“小民见过府尊。”

罗知府摆手令她起来,探究地望向她:“——你家中出了何事?”

伴读之职,不论谁来应征,都不该这个才从代王府虎口中逃生的小少年来,按理,他该巴不得离开代王府八百里远才是。这不合常理的事竟然生了,那一定是别处生了变故,令得他不得不来。

以罗知府的年纪阅历,对世情不说洞若观火,也差不多了,立刻就想到了疑问所在。

展见星却不料罗知府这样善体下情,此前罗知府刚正不阿,顶住代王府压力救了她和母亲性命,此刻问话口气又好,像个和蔼的长者,她憋着一口气撑到现在,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一行把自家里出的事说了,一行两滴泪不由漫了出来,但不等流过面颊,她连忙抬手拭去。

罗知府的眼神闪了闪,沉吟片刻,开口问她:“展见星,你为何不直接求本官替你做主,将你的家产夺回来?”

展见星平复了一下情绪,躬身道:“一来,小民无权越级向府尊上告,二来,祖父母尚在,小民与叔伯间血缘之亲,无法断绝,倘若将来再生事端,小民又何以计之呢?”

总不能再来找罗知府。她一介布衣小民,罗知府堂堂四品正官,彼此间地位天差地别,别说下回,这次罗知府都全无道理帮她。她说出来,也是自讨没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