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 你永远没有名正言顺的一天  木子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惊魂甫定,林之星本能地转过头。

一把黑伞,一身红衣的女人。

黑色大伞一点点抬高,下方的女人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并长着和墓碑上的顾晚晚,一模一样的脸。

“你——”

短促地一惊骇,林之星整个人歪倒在泥水中,眼睁睁看着她走近,喃喃说,“顾曼曼,是你……”

“否则呢,你真以为是我姐姐爬上来了吗。”

美目里闪过一道寒光,顾曼曼撕去了娇俏可人的伪装,冷哼说,“林之星,你要是识趣点,立刻让出寒太太的位置,我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浑身泥泞,林之星一半是冷,一半是怒,嘴唇都在哆嗦。

“不可能,我是正琛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不会离婚!”

顾曼曼轻蔑一瞥,抬起高跟鞋,狠狠踩住了对方的手背。

“唔!”

林之星痛哼出声。

“林之星,你忘了你爸爸的下场了吗?”

一边说,顾曼曼肆意地碾压着鞋跟,很快流出了鲜红的液体。

“有你这么丢人的女儿,他真要死不瞑目啊。”

林之星瞬间抬头,“你怎么会知道……”

刹那间,她明白了一切,“是你……是你把文件寄给我爸爸的!”

“对,就是我,你又能怎么样!哈哈哈……”

顾曼曼大笑着,每一个字,都诛心刺骨。

“可是,寒正琛愿意相信的是我……不是你!”

——

“顾小姐。”

佣人接过雨伞,恭敬地说,“正琛少爷等候您好一会儿了。”

微微一笑,顾曼曼看见了窗边看书的男人,如同小鸟般扑了过去。

“姐夫,我好想你啊……”

稚气地在对方宽厚的胸膛里撒娇,顾曼曼满脸天真,“才半天不见,曼曼就舍不得你了……”

微微一笑,寒正琛刮了刮她的鼻尖,“还喊姐夫,我可会不高兴的。”

她顿时眼前一亮,“姐夫,你是说……”

得到寒正琛一个心照不宣的颔,顾曼曼顿时狂喜——

她终于被承认,要做上寒太太的高位了!

没等她凑上前亲热一番,大门处突然被推开。

冷风寒雨,打着卷全都闯了进来。

它们环绕在浑身滴水的女人身边,令她如同一个落水鬼,脸色苍白如纸。

“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佣人被林之星的模样惊得一呼。

然而,林之星却置若罔闻,死死地盯着抱作一团的男女,死水般的眼中瞬间烧得灼红。

“林之星,你在什么疯?”

寒正琛冷硬呵斥。

谁料,向来温软小意的女人,今日好似长了反骨,一声不吭。

她垂着湿透的黑,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盯着佯装无辜的顾曼曼,林之星垂在身侧的双手不停颤抖。

手背上的伤口被泡得白,仍在淋漓滴血。

“顾曼曼。”

她一字一句,声音喑哑,好似砂纸狠狠摩擦过一通,破碎不堪。

“除非我林之星死,否则都不会同寒正琛离婚……你记住,你永远都没有名正言顺的一天!”

不顾背后两人的脸色如何沉黑,林之星转过身,背影决绝。

一步步地向上走,她又冷又热,牙齿阵阵打颤。

全凭着心底的执念,支撑着她拐过了楼梯。

在视线看不到的转角处,她瞬间软,整个人腿软地倒了下来。

然而,她没有摔在地上,反而落在了一个温暖坚毅的怀抱里。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她看见寒元泽的侧脸,不断焦急喊着自己的名字。

“小星,你怎么了……你好烫,你烧了!”

用尽最后一的力气,林之星拽住了男人的领口。

看着面前相仿的面孔,她意识模糊,却不忘执念低喃。

“寒正琛……我不要离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