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五章 当成什么了  木子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晨的阳光,缓缓地移动到窗内。

白色的薄纱微微遮挡,光影洒在地毯上,隐隐绰绰。

满地的衣服,歪倒的高跟鞋,拖曳到地上的被角……加上床上两个满身痕迹的男女。

无一不是昭示着,昨夜是何等的激情。

从疲倦中睁开眼睛,林之星望着雾蒙蒙的天花板,一时还没有清醒过来。

“醒了?”头顶上传来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

对上那双饱含柔情的灰眸,林之星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坐了起来。

看着悠然餍足的半裸男人,再看看自己……林之星凭空升出一股自我厌恶。

她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颊,随后重重抽了自己一巴掌。

该死!废物!

寒正琛被女人的动作弄得一惊,连忙攥住她的手腕。

“你怎么回事!”

林之星这力道之大,白皙的脸颊上很快浮现出了几道指印,看得他心疼不已。

“放开!”

匆匆下床,林之星快速地穿着衣服,过程中,后腰又疼又麻,两只腿也在打颤。

昨晚那些疯狂的记忆,就和潮水一样滚入了脑中。

一幕幕闪过,更让林之星在心里疯狂呐喊,恨不得将自己掐死的心都有。

她竟然,竟然又跟寒正琛滚上了床……

不光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更没脸去面对寒元泽!

寒正琛站起身,双手圈住了女人的纤腰,还在回味着昨晚的亲密。

轻轻吻着女人的长,他心中柔情无限,有无数的话想要倾诉。

“小星,请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我知道,我从前不是个好丈夫。但失去过你一次,我才尝到了悔不当初的痛苦。”

“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从前的事情让我们都忘了,和念念一起重新开始,好不好?”

说了半天的独白,怀里的林之星始终一声不吭。

寒正琛低头看去,却见她嘴角挂着锋利的冷笑,残忍地划破了他的美好幻想。

捡起地上的背包,林之星打开钱夹,从里面抽出了一叠纸币,漫天扔在了床上。

寒正琛皱眉,“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的过夜费。昨晚的事情,就到这里为止,谁也别带出这个房间!”

那一瞬间,寒正琛听到自己脑子里嗡地炸开了。

这女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P友?还是鸭子?

怔忪之际,林之星已经拉开了房门。

临出门前,她扭过头,扔下最后一句重磅炸弹。

“忘了告诉你,我和大泽已经决定月底结婚。到时候,请你带着你的顾曼曼,务必出席!”

——

自从林之星走后,日落月升,从白到黑,不知几个循环。

寒家的二少爷,自打回到房间里之后,再也没有迈出一步。

每天早上,寒念都会站在门口,轻轻呼唤着“爸爸”。

但是却从没有得到过回应。

汪碧华牵住他的小手,语气里掩盖不住感伤。

“念念,咱们别打扰他,让他一个人静静吧。”

房间里遮着厚厚的窗帘,四处漆黑。

重重地躺在大床上,寒正琛用手臂横在眼前,一动也不想动。

他不想直视,这个满是寂寞的房间。

衣柜里还留着女人的衣服。

桌上摆着林之星未看完的书。

连空气里,也是她最爱的睡莲香薰味道。

可是,她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寒正琛自嘲一笑,修长的长腿慢慢蜷缩起来。

一个强硬骄傲的男人,此时宛如一个走失的孩子,茫然无助。

这一次,他终于被迫要放开自己的手,让她去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再永远,永远地把自己忘记。

紧紧地缩成一团,男人捂着自己的心口。

不自觉,已然泪流满面。

“林之星……我这里,为什么会这么疼……”

你要从它的里面硬生生抽离,何啻于……将它整个剥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