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第 6 章  女王不在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原来是你

孙乾和叶筠的一番深谈,好像一块大石头压下来。

叶筠知道,孙乾虽然语气不好,可说得是对的。

如果霍一秀就这样去别的医院引产,那自己医院自然是可以避免承担可能的不好后果。

可是如果这样引产,霍一秀虽然不会说出口,心里必然是不甘心的。

怎么可能甘心,怎么可能舍得,她孕周已经二十六周了,这么大的胎儿早就成型了,通过超可以看到那小胳膊小腿儿小动作了。

不止是霍一秀不甘心,叶筠也不甘心。

从霍一秀建档开始,每次产检都是来找叶筠的,叶筠也是看着一个孕六周的小胎芽变成了十二周的小海马,之后又长出了小胳膊小腿儿的,量胎心的时候,胎心很有活力。

叶筠在孙乾的质疑和批评中,抬起头来:“孙主任,这是我的建议,也是孕妇和家属的决定,我们都认为应该给那个胎儿一次机会。”

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证明自己有资格来到人世间。

孙乾和叶筠说了这么半天,说得口干舌燥,却猛地听到这么一句话。

他有些不敢相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叶筠眼神冷静,语气平静:“孙主任,我知道。”

说着,她解释说:“她现在26W+1D,下周一做脐穿,脐穿加急,一周能出结果,这样我们能够在她27W+4D的时候知道结果,如果真有问题,27W+5D做引产手术。”

27W+5D的意思就是怀孕27周+5天了。

孙乾无法理解地望着叶筠:“你疯了吗?大月份引产手术本来就有风险,现在她肚子都那么大,胎儿早就成型了,多拖一周就多一周风险,万一她28周引产出意外了,怎么办?谁来承担后果?你知道这里面有个意外,你我都要跟着倒霉吗?”

然而无论他怎么说,叶筠是心里已经决定了的。

叶筠并不是一个性格激烈的人,但是她一旦决定了,就绝对不会再犹豫。

“如果出了意外,我自己承担责任。”

孙乾定定地望着叶筠,好久后,才咬牙崩出一句:“真是疯了。”

~~~~~~~~~~~~~~

脐穿之前要做一系列准备的,各种检查项目合格了才能做脐穿,霍一秀周六早上过来医院抽血检查,周一早上的时候结果就出来了,一切正常,可以进行脐穿。

霍一秀在丈夫和母亲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成功地做了脐带穿刺。

在叶筠的帮助下,霍一秀的这份脐带血被加急送到了实验室进行培养,争取能够在一周内出来结果。

霍一秀在离开医院前,特意过来感谢了叶筠。

“叶大夫,谢谢你,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不后悔,我昨晚就想着,我得相信我的宝宝,我得给宝宝一个机会,我不能就这么把她放弃。”

叶筠心头热热的,她其实也有些激动。

这不是她的孩子,可是她也渴望着这个孩子能够平安来到人世。

不过她这个人冷面太久了,情绪也比较内敛,又不太会表情达意,也只是淡笑了下:“希望能盼到好的结果。”

送走了霍一秀,她知道接下来一周不但对霍一秀,就是对自己,都是比较煎熬的一周。没事的时候就会想起霍一秀,想着不知道最后结果怎么样。

其实医学上也是有一些这种案例的,羊穿出现嵌合异常,冒着危险做脐穿最终翻盘,皆大欢喜保住了孩子。

只是她不知道,霍一秀会不会成为那些罕见的案例中的一个。

可是就在这个周五快要下班的时候,她去医生休息室拿自己的水杯,推门进去,正好听到大家在讨论事,说得竟然是霍一秀事件。

“就是那天小叶说的羊穿嵌合异常的,不是说要做脐穿,怎么不做了?”说这话的是主任医师陈光美。

陈光美四十多岁,也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她喜欢了解各种特别的案例,所以对之前霍一秀的事还挺感兴趣的。

“那个孕妇啊,我听说是家里人找了关系,去了X医院,那边产科也挺牛的,找了孙树秋给亲自做了个B超,最后现胳膊肘比正常的短,人家想来想去,觉得这不对劲,就放弃了。”胡晓静叹了口气这么说:“这事儿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都没敢给叶筠说。我看叶筠对这事儿挺上心的,她还盼着人家做脐穿能翻盘,结果人家直接去别医院打算做引产了,也是没法。”

孙树秋是X医院产科非常牛的人物了,老经验老资格,大家都听说过这号人物。

“这样啊……这也真是的,不想要就来咱医院,说明白就行呗,干嘛非瞒着咱小叶呢,白亏了小叶对他们家事这么上心!”陈光美很有些打抱不平。

“对,就是啊!”胡晓静:“所以我说哪,对病人不用那么上心,你太真情实感了,人家扭屁股捅你一刀!”

她们两个正说着,一抬头,才看到叶筠就站在门口,显然是把他们的话听了个十成十。

胡晓静顿时呆住,有些不知道怎么圆场。

叶筠轻笑了下,走进休息室拿起自己的保温杯,很是不在意地说:“没事,我本来还担心这个孕妇的事,现在听你们说了,算是放心了,不用牵肠挂肚了。”

胡晓静连忙点头:“对对对,就是,她自己去别的医院引产了,不关我们的事儿了,这下子放心了。”

非亲非故的,为了别人的事,犯不着。

反正这个孩子应该是有问题,引产了再生呗!

高光美也安慰叶筠:“晓静说的是,这下子放心了。其实吧,那个孩子十有七八就是不正常的,无创高危,羊穿异常,指望脐穿翻盘,可能性也不大,本来就是赌一点点希望,就跟买彩票一样。现在人家不赌了,正好,毕竟赌输了咱自己也跟着受连累。”

叶筠点头:“是,高教授说的对。今天周五,我周末没有值班,可以过一个轻松的周末了。”

“这才对嘛,你周末干嘛去,约会吗?”

……

从医院里出来,叶筠脸上挂着的轻笑就慢慢收敛了。

她提心吊胆了四天,眼看着周一就要出结果了,结果孕妇自己不想赌了。

霍一秀是有自己手机号的,但是她去X医院复查B超以及做引产决定,并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也许她就是不想面对自己吧。

不想面对一个鼓励她去赌的人,因为她自己放弃了。

叶筠背着自己的包包,在人潮中漫无目的地走着,看到公交车来了,她也没有上车,就这么继续往前走。后来走累了,恰好看到旁边一个酒吧,她就进去了。

喝酒这个事儿,她并不在行,作为一个大夫她也是不喝酒的。

不过偶尔尝试一次也没什么,不是吗?

她要来了各种酒,各种不知名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喝得迷迷糊糊的,她终于决定回家了,打了一辆车,回到家后,她下出租车时,差点一个跟头栽倒路边花坛里。

“我没醉……”她喃喃地说:“原来我不喝酒就算了,一喝酒我就是千杯不醉!”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棒了。

她跌跌撞撞地往家走,谁知道走到小区拐角时,她好像看到身后有一个人影一闪。

她扭头往后看,看不到了。

“我难道是醉了,眼花了?”她不能理解地摇头:“明天我要去挂个眼科看看了……”

最后她决定不去想了,抬脚爬楼。

她住四楼,没电梯,吭哧吭哧地往上爬,好累好累。

就在她终于爬到三楼的时候,眼角那里猛地好像看到有一人影,也跟着上楼了。

黑灯瞎火,对方鬼鬼祟祟。

这下子可是没看错,也不是幻觉,更不用看眼科,就是有人跟着她!

有人跟踪她?

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各种热门话题以及新闻大标题:第一医院产科女大夫下班买醉被跟踪先奸后杀!

她背脊一冷,身体一个激灵,这下子酒全都醒了。

当下放慢了脚步,小心观察着后面的动静,同时从背包里掏出手机随时准备打110报警。

她小心翼翼地往四楼爬,爬到了半截,又看到后面人影一闪。

她一咬牙,直接拨打了110.

电话接通,她:“喂,110是吗?”

谁知道这话刚说出,就听到那人突然冲了上来。

叶筠大惊,忍不住“啊”地叫出声。

“叶筠,怎么了?”

叶筠听到那声音一愣,抬头看过去,只见夜色朦胧中,那人眉眼熟悉,正是萧彦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