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4.第 34 章  女王不在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

“吃虾吗?”萧彦成看着她那神色, 用带着塑料手套的手捏起一只虾。

“嗯。”

萧彦成剥了后递给了叶筠。

叶筠总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对劲, 不过看着那好像鲜嫩肥美的虾肉, 她不由自主地接过来吃了。

吃到后, 一抬眼, 就看到萧彦成专注的凝视。

他凝视着自己的样子,好像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叶筠心里一顿, 咯噔一声。

她突然想起来, 七年前的萧彦成看着自己的样子。

七年前, 他就是这样子的。

那时候她被他这样看着, 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

她以为这个男人会宠自己一辈子, 会给予自己天底下最幸福的爱情。

可是后来, 她被现实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嚼着那滋味鲜美的虾肉,缓慢地别过脸去。

耳朵边就回响起冯小舟的话。

“那是一个渣男!十足十的渣男!”

“他当年把你害得那么惨,他父母说得那些话,我现在想起来都来气!”

“渣男永远是渣男,这是没法洗白的,你可千万不能心软。”

她并不需要回忆七年前,也不需要去回想当年他父母曾经说过什么,只需要听听冯小舟的话,就足以让她清醒过来。

比泼冷水都管用。

混沌的大脑顿时比往常任何时候都冷静了。

“我自己剥就行了,我不需要你——”

“给你这个, 这个好吃。”

……

好吧, 叶筠接过来, 继续吃了。

“其实我并不饿, 你不需要请我吃这么多东西,你——”

“你刚才肚子都叫了,来,先喝点汤。”

……

好吧,叶筠喉咙动了动,接过汤来喝了。

清清淡淡的银耳雪梨汤,比较适合她现在的嗓子。

说多了话容易上火。

叶筠不再说话了,专心喝汤。

一边喝汤,一边酝酿着怎么和萧彦成说清楚。

她不喜欢现在不清不楚的感觉,当时她帮他搞定了建档的事,其实是觉得自己欠了他人情,也是那天心情好而已。

她可没有其他意思。

别搞得现在不清不楚的。

而旁边的萧彦成则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她低头喝汤的样子。

她长得白净纤细,喝汤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姿态优雅,动作讲究。叶筠的父亲是一位大学教授,母亲是舞蹈艺术家,可以说叶筠从小受父母熏陶,就连一个喝汤的动作都散着骨子里的优雅。

萧彦成看着这样的叶筠,看她柔亮顺溜的黑垂下,露出后面若隐若现的一点细白颈子,柔婉动人。

他当然知道叶筠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叶筠打算说什么,可是他不想听她说出来。

她有个弱点,萧彦成知道,并且打算好好地利用这个小小的弱点。

叶筠喝汤喝完了。

对萧彦成的感激被她吞进了肚子里,清清淡淡的汤水滋润了喉咙,也让她的脸皮变得稍微厚起来了。

她放下碗筷,轻轻擦拭了下嘴唇,咳了声,之后望定萧彦成。

“有件事,我想,我们得说清楚。”

所谓的放下碗筷就如何如何,说得就是她这种人吧。

“我知道。”萧彦成一本正经地说:“你是想说顾晶晶的事吧?这件事我明白,是你帮了忙,谢谢你。”

“不是——”

“对,其实你并不是给我开后门,不过如果不是你的指点,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建档,内行人一句话能帮我们节省不少力气。”

说着,萧彦成感激地说:“今天请你吃这一顿饭,就是想感激你的帮忙,没其他意思。”

额……

叶筠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啊。

自己帮了忙,他请客感谢,这是正常的外交礼仪。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劲?

可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萧彦成看叶筠耷拉着脑袋一脸的费解,笑了下,提醒叶筠说:“吃饭。”

说着,他将一份红烧鳗鱼推到了叶筠面前。

红烧鳗鱼,这是叶筠最爱吃的。

“尝一尝吧,这家的鳗鱼做得很地道。”萧彦成拿了公筷,帮她夹了一筷子。

腹中饥饿的叶筠不能抵抗这个诱.惑,纠结了一小下,便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一尝之下,果然好吃。

这必然用的体型大的天然鳗,上面的浇汁味道浓稠独特,既能吸收鳗鱼的油脂,又不会喧宾夺主抢去鳗鱼本有的鲜美肥厚滋味,而是将幽香四溢的红烧鳗鱼味道更胜一筹。

叶筠吃下一口后,满足地叹了口气,心情也随之好起来。

她觉得自己忙碌了这一天的疲惫都彻底被这味美的烧鳗鱼给消融了。

萧彦成看着叶筠吃。

每当她舒服地享受着美食时,她小巧柔腻的鼻子就会轻轻耸动,鼻尖上还会渗透出一点晶莹细密的汗珠,眼底也会散出满足的光亮。

他喜欢看她吃东西的样子。

当初偶尔和朋友路过这家店,知道有烧鳗鱼便特意点来吃,吃过之后便记住了。

因为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再遇到她,一定会带她来吃,没想到今天算是如愿了。

~~~~~~~~~~~~~~~~~~

吃完饭已经晚上9点多了,萧彦成开车准备送叶筠回家。

走出这家饭店,叶筠被晚上的风一吹,又想起了冯小舟的话。

她瞥了一眼萧彦成,终于说道:“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家。”

“你怎么回家。”

“公交车。”

“这么晚了,公交车不安全。”

“不行,我不需要你管,我要坐公交车回家。”

“那你坐吧。”萧彦成让一步,之后又补充说:“我开车跟在公交车后面。”

“你……”叶筠无语,轻轻磨牙,之后突然昂起头,冷冷地说:“你已经请我吃饭了,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可以到此为止了!”

她是憋了一晚上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后顿时感到轻松多了。

昂望着萧彦成,吃饱肚子的她满腹斗志,等着萧彦成的回招。

“说的是。”萧彦成忽然道:“你我之间,现在不过是普通朋友,你帮我一下,我请你吃饭,从此后两不相欠,我们也不必有什么来往。”

“不错。”叶筠挑眉,瞥向这个让她实在捉摸不定的萧彦成:“现在,我和你不认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请离我远点。”

萧彦成听了,从善如流,退后一步。

退后一步后,他望定叶筠:“叶筠,我们是没什么关系了,不过我问你个问题,你知道吗?”

叶筠疑惑地挑眉:“你说。”

萧彦成:“知道今晚我请你吃的这一顿多钱吗?”

叶筠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关系吗?她摇头。

萧彦成拿出一个钱包,从钱包里掏出小票,递给了叶筠。

叶筠看了一眼。

看过之后,脸色微变。

这么贵?

她当大夫一个月工资才多钱,这一顿饭这么贵?

萧彦成最近每晚下班都会在第一医院和叶筠家附近徘徊,所以约莫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单身,一个人住,她父母没过来陪着她。

她现在住的房子大概五十多平的小两居,价值估计也就五百多万,看装修是早几年买的,当时购入价应该是一百多万。

种种情况说明,叶筠和她父母来往并不亲密。

也许……自从那件事后,就如同自己和父母断绝来往一样,她和父母也生疏了。

没有父母的资助,凭着叶筠的工资,现在这个价格是她平时无法负担的。

“本来我今天请你吃这一顿饭,是想着回头有什么关于产检的事情再请教下你。没想到……”

萧彦成说话只说一半,剩下的让叶筠自己脑补。

叶筠顿时明白人家的意思了。

请了这么贵的一顿饭,本来想着好好利用,现在自己要绝交,人家觉得亏了。

回味着今晚这一顿大餐,再想起小票上那令人咂舌的价格,叶筠觉得,自己好像是沾大便宜了。

“你想怎么样?”

叶筠皱着眉头,严肃地望着萧彦成。

她现在的表情仿佛遇到了拦路抢劫的。

街道繁华,车水马龙,行人来往,霓虹灯的光笼罩在叶筠秀美精致的脸庞上,他能看到她轻轻皱起的眉头,不可思议又无可奈何地望着自己。

他笑了下:“也没什么,有些关于产检的问题,还得再请教你。”

叶筠简直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她觉得自己被赖上了。

她现自己对萧彦成终究不太了解。

虽然她很防备这个男人,对这个男人丝毫没有任何好感了,她恨不得远离这个男人永远不要再相见,可是心底深处,或许她还是信任这个人的。

比如在醉酒的时候会觉得,有他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又比如在饿得大脑缺血累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说怎么样,她也就怎么样了,丝毫不会防备。

结果你瞧,他竟然给她来这一出?

叶筠歪头打量着他,打量了老半天,突然就泄气了。

“行,你说吧,有什么事快问,问完了就滚!”

别当她是傻子,逗她玩呢这是!

“走,我送你回家,我们慢慢说。”

“不用,我不想让你送我回家!”

“公交车已经没有了。”

“那我打车!”

“现在这时候,不好打到车,再说也不安全,我不放心。”

“我安全不安全和你有关系吗?”

“你不安全了,那我不是白请你这么一顿大餐了?”

“你——”

叶筠不怒反笑,冷冷地一笑,之后撩了下耳边头:“萧彦成,别给我耍这种花招,你到底要干什么,就老实地说!”

至于吃的什么,吃都吃了,她忘记这茬了!

第15章他的安慰

他的手干净修长,指腹那里略糙,抚过叶筠的唇时,让叶筠在漫无边际的麻木之中感觉到了一点异常。

她缓慢地转过脑袋,瞅了一眼旁边的萧彦成。

开始都有点没反应过来,萧彦成怎么会在自己身旁,后来记忆慢慢回笼,她终于记起来了。

面对“外人”在场,她的理智和冷静渐渐回笼,她皱着眉头,让自己的脑袋靠在座椅上。

“其实,我是一个心理成熟的大夫,对这种事情我应该司空见惯了。”她忽然这么说:“作为一个大夫,我怎么可能没见过死亡?这又算什么?”

“不,你是一名产科大夫,比起见证死亡,你更多的是迎接新生命的降临。”

“我也不是为这名产妇难过,我只是在哀叹生命的无常,我只是今天喝酒喝多了,情绪有点激动。”

“可是——”萧彦成犹豫了下,转头再次看了她一眼,还是决定闭嘴。

她都没喝酒,怎么会喝多了?

不过还是不提醒她了。

人是需要一个理由的,哪怕那个理由多么不堪一击。

红灯灭了,绿灯亮了,旁边车道的车子前行,萧彦成握着方向盘,穿过前方的十字路口。

“以后你应该少喝点酒。”萧彦成小心斟酌言语,最后违心地说:“你今天确实喝多了。”

“嗯……”

她轻轻地嗯了声,声音很乖很乖。

“明天,太阳照样升起。”萧彦成望着前方的路:“你还要来医院值班。”

“明天我不值班。”

“……”

萧彦成只好继续说:“虽然你不值班,可是你依然要来医院,明天你就会忘记这一切。你是心理素质过硬的大夫,你不会被这点小事打倒的。”

“这怎么是小事呢?”叶筠突然转过头,语气中有些不满和悲愤。

“……”

萧彦成深吸口气:“这确实不是小事。”

“萧彦成,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叶筠突然从靠背上挺起身,坐直了,沉声质问萧彦成。

“……”

“是什么?”

“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根本不懂,根本不懂……你也不在乎!你以为生命是什么?生命可以随便践踏吗?”

叶筠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越想越来气,开始对着萧彦成痛斥:“你这个人太坏了,太渣了,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

萧彦成沉默了很久,终于说道:“是,你说得对,我这个人不珍惜生命,我这个人太坏太渣,我该千刀万剐。”

“我好讨厌你,我好恨你!我就像讨厌死亡一样讨厌你,你知道吗?”

说到这里,叶筠突然哭了。

她擦了擦鼻子,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

不过她就是想哭,当神经病就当神经病,反正她想骂萧彦成,想哭。

骂萧彦成让她好受。

“我好难过,好气愤,心里闷闷得好难受,我想变成一只爆竹,我想原地爆炸!”

“我想让产房里每天都有新婴儿降生,我想看到新生命降临时的喜悦,我不想看到死亡,不想看到悲伤!”

“我讨厌你,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

“下车,你下车!”

萧彦成紧攥着方向盘,盯着前方的路,已经到了她家小区楼下:“好,我下车。”

说着,他刹车,停下,然后开车门,下去了。

车门关上后,他走到了一旁的角落里,拿出一根烟来。

午夜的老旧小区里,已经没有几家亮着灯了。

这里也没有路灯。

他在黑暗中盯着自己的打火机,点烟,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叶筠说讨厌他,说他什么都不懂,说让他滚。

这样也好。

如果叶筠需要一个讨厌的人来泄,那他最合适。

他知道她的,骂一骂,泄下,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

在吸了半支烟后,他将烟头摁在一旁,然后迈步回到了车前。

打开车门,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到副驾驶座上,她蜷缩成一团儿,像一只流浪猫一样,在瑟瑟抖。

他受不了,进去,一把将她搂过来。

她挣扎,低声沉闷地哭叫,还用手去掐他胳膊,用牙齿咬他胸膛。

他不管,死死地按住她,搂在怀里。

她开始的时候还掐他咬他,后来便慢慢地熄火了,趴在他肩头上,轻轻地哽咽啜泣。

他打横将她抱起来,下车,锁车,然后走进她家的楼道里。

楼道里灯坏了,他跺了两下脚都不亮,只能抱着她摸黑往上迈台阶。

每迈一步都觉得心里不踏实,怕脚下不稳,把她给摔了。

在黑暗中,她的啜泣异常地清晰,一声声,浸入他的胸膛,让那里一阵阵的闷痛。

在这深一脚浅一脚中,他抱着对他来说这辈子最珍贵的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人在这种黑暗的沉静中往往容易想多了。

萧彦成想起了七年前。

七年前,其实他也痛。

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天,他提着一大兜子得来不易的钱赶去叶家。

叶家父母提的要求,他可以做到了,所以他跑去叶家,请他们让叶筠留下那个孩子,请他们给他和叶筠一个机会。

可是到了叶家的时候,他才知道,叶筠母亲已经押着叶筠去医院了。

早就约好了的,妇科,人流手术。

他当时就懵了,从路边拦了一辆车,塞给人家一把钱,直奔医院。

只可惜,为时已晚。

那个孩子没了。

在那之后,他都没有机会和叶筠说过一句话,唯一一次是隔着车窗,他看到叶筠充满恨意的眼神。

他至今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为什么明明说好了要一起面对,说好了无论如何要保下那个孩子,她却放弃了。

可是叶筠恨他。

她那样的人,假如她恨他,那一定是有理由的。

因为假如他和叶筠中有一个人错了,那一定是他错了。

也因为这件事无论怎么样的原因,那痛是在叶筠身上。

所以是他错了,全都是他错了。

走到了四楼,灯亮了。

四楼的灯是好的。

他一只手抱着叶筠,靠在陈旧的墙壁上,试图从叶筠的包里掏出钥匙。

正掏着,隔壁的门响了,邻居又冒出头来。

“这又是怎么了?又喝醉了啊?”

“嗯。”萧彦成继续掏钥匙。

“以前没见天天喝醉,怎么自从谈了恋爱,就这德性了?”

邻居不敢苟同地看着萧彦成:“男人要有度量,要包容,要珍惜,你女朋友人挺好的,知道吧?”

“嗯。”萧彦成总算掏到了钥匙。

咔嚓一声,开门。

“年轻,真好啊!”

邻居看着门开了,又关上,感慨又羡慕,啧啧了半天,自己也关上门。

还是看足球去吧。

萧彦成进了屋后,打开灯,抱着叶筠来到了床边,将她放下。

谁知道叶筠像无尾熊一样搂着他的腰,根本不放开。

“叶筠,你醒醒?”

回应他的是一声啜泣。

“叶筠,你先放开?”

这话刚落,胳膊上被掐了下。

萧彦成低头望着怀里的女人,只见低垂的眼睫毛尚且挂着泪珠儿,鼻子尖哭得红红的,身子还时不时随着抽噎而抖动一下。

轻叹了口气。

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滚开,明天她醒了,一定会痛骂自己一顿。

不过那又怎样,他还是舍不得就这么把她放开。

迷离的灯光下,萧彦成凝视着叶筠火的样子。

霓虹灯的光笼罩在她脸上,把她薄薄的唇儿变成了艳红色,她轻轻挑起的眉仿佛自雪山之巅展翅的火凤凰,万里冰封中的热烈,绝艳瑰丽,生机勃勃。

“叶筠。”呼吸萦绕,胸口凝滞,再开口时,他声音低哑柔和:“我们之间,真得没有可能了吗?”

叶筠默默地看着他,良久后,她的回答是——

转身离开。

她昂着头,挺胸离开。

当眼前那一片绚丽的街景变得模糊时,她忽然想起了冯小舟的话。

她为什么这么听冯小舟的话,因为她知道冯小舟是对的。

有些事,她不想去回忆,因为回忆一旦决堤,她会恨不得将身后的那个男人撕成粉碎。

你以为,上下嘴皮轻轻一碰,人生就可以回头吗?

萧彦成望着离去的叶筠。

这样的叶筠,坚强又脆弱,和以前的那个叶筠不太一样,不过却更让人心疼。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突兀了,太急了。

他为什么就不能慢慢来?

正想着,突然就见前面正走着的叶筠停下了脚步,从包里开始掏手机。

她的手机在响。

“喂,我是叶筠。”叶筠微微眯起眸子,望着路旁商店那闪烁的灯箱。

不远处的萧彦成看着,他知道叶筠这是在紧张,她紧张了就会这样。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叶筠脸色当场就变了。

萧彦成见了,大步过去:“生什么事了?”

叶筠捏着手里的手机,仰起脸看他。

她望着他半秒钟的功夫,然后开口说:“你刚才说要送我回家的?”

“对。”萧彦成不由自主捏起了放在口袋里的车钥匙。

“那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要快。”

“好。”

……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省力气,关键时候,你得认清楚形势。

至于面子,至于刚才说过什么话?额,有这么回事吗?我全都忘记了!

*********************

萧彦成没有问为什么,也没多话,直接带着叶筠上车,然后一路疾驰来到了医院。

幸好这个时候晚高峰早过去了,路上也没堵车。

至于闯红灯,闯都闯了,随便罚款去吧。

当到了医院的时候,萧彦成一个急刹车后,叶筠直接往马路对面跑。

“小心!”

萧彦成连忙提醒,谁知道叶筠听都没听到,已经跑到了对面医院里。

萧彦成没办法,赶紧找了个地方停车,然后自己也匆忙跟进去。

叶筠接到的电话其实是,她负责的那位13床的病人今晚生了。

本来生了是好事,可是生了后,她生了羊水栓塞。

羊水栓塞是最凶险最罕见的产科并症,全世界生率约为两万分之一。虽然总病率很低,但是一旦生,即使积极抢救,死亡率也非常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