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5.第 35 章  女王不在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 “吃虾吗?”萧彦成看着她那神色, 用带着塑料手套的手捏起一只虾。

“嗯。”

萧彦成剥了后递给了叶筠。

叶筠总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对劲, 不过看着那好像鲜嫩肥美的虾肉, 她不由自主地接过来吃了。

吃到后,一抬眼,就看到萧彦成专注的凝视。

他凝视着自己的样子,好像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叶筠心里一顿,咯噔一声。

她突然想起来,七年前的萧彦成看着自己的样子。

七年前, 他就是这样子的。

那时候她被他这样看着,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

她以为这个男人会宠自己一辈子,会给予自己天底下最幸福的爱情。

可是后来, 她被现实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嚼着那滋味鲜美的虾肉,缓慢地别过脸去。

耳朵边就回响起冯小舟的话。

“那是一个渣男!十足十的渣男!”

“他当年把你害得那么惨, 他父母说得那些话, 我现在想起来都来气!”

“渣男永远是渣男,这是没法洗白的,你可千万不能心软。”

她并不需要回忆七年前,也不需要去回想当年他父母曾经说过什么,只需要听听冯小舟的话, 就足以让她清醒过来。

比泼冷水都管用。

混沌的大脑顿时比往常任何时候都冷静了。

“我自己剥就行了,我不需要你——”

“给你这个,这个好吃。”

……

好吧, 叶筠接过来, 继续吃了。

“其实我并不饿, 你不需要请我吃这么多东西,你——”

“你刚才肚子都叫了,来,先喝点汤。”

……

好吧,叶筠喉咙动了动,接过汤来喝了。

清清淡淡的银耳雪梨汤,比较适合她现在的嗓子。

说多了话容易上火。

叶筠不再说话了,专心喝汤。

一边喝汤,一边酝酿着怎么和萧彦成说清楚。

她不喜欢现在不清不楚的感觉,当时她帮他搞定了建档的事,其实是觉得自己欠了他人情,也是那天心情好而已。

她可没有其他意思。

别搞得现在不清不楚的。

而旁边的萧彦成则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她低头喝汤的样子。

她长得白净纤细,喝汤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姿态优雅,动作讲究。叶筠的父亲是一位大学教授,母亲是舞蹈艺术家,可以说叶筠从小受父母熏陶,就连一个喝汤的动作都散着骨子里的优雅。

萧彦成看着这样的叶筠,看她柔亮顺溜的黑垂下,露出后面若隐若现的一点细白颈子,柔婉动人。

他当然知道叶筠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叶筠打算说什么,可是他不想听她说出来。

她有个弱点,萧彦成知道,并且打算好好地利用这个小小的弱点。

叶筠喝汤喝完了。

对萧彦成的感激被她吞进了肚子里,清清淡淡的汤水滋润了喉咙,也让她的脸皮变得稍微厚起来了。

她放下碗筷,轻轻擦拭了下嘴唇,咳了声,之后望定萧彦成。

“有件事,我想,我们得说清楚。”

所谓的放下碗筷就如何如何,说得就是她这种人吧。

“我知道。”萧彦成一本正经地说:“你是想说顾晶晶的事吧?这件事我明白,是你帮了忙,谢谢你。”

“不是——”

“对,其实你并不是给我开后门,不过如果不是你的指点,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建档,内行人一句话能帮我们节省不少力气。”

说着,萧彦成感激地说:“今天请你吃这一顿饭,就是想感激你的帮忙,没其他意思。”

额……

叶筠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啊。

自己帮了忙,他请客感谢,这是正常的外交礼仪。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劲?

可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萧彦成看叶筠耷拉着脑袋一脸的费解,笑了下,提醒叶筠说:“吃饭。”

说着,他将一份红烧鳗鱼推到了叶筠面前。

红烧鳗鱼,这是叶筠最爱吃的。

“尝一尝吧,这家的鳗鱼做得很地道。”萧彦成拿了公筷,帮她夹了一筷子。

腹中饥饿的叶筠不能抵抗这个诱.惑,纠结了一小下,便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一尝之下,果然好吃。

这必然用的体型大的天然鳗,上面的浇汁味道浓稠独特,既能吸收鳗鱼的油脂,又不会喧宾夺主抢去鳗鱼本有的鲜美肥厚滋味,而是将幽香四溢的红烧鳗鱼味道更胜一筹。

叶筠吃下一口后,满足地叹了口气,心情也随之好起来。

她觉得自己忙碌了这一天的疲惫都彻底被这味美的烧鳗鱼给消融了。

萧彦成看着叶筠吃。

每当她舒服地享受着美食时,她小巧柔腻的鼻子就会轻轻耸动,鼻尖上还会渗透出一点晶莹细密的汗珠,眼底也会散出满足的光亮。

他喜欢看她吃东西的样子。

当初偶尔和朋友路过这家店,知道有烧鳗鱼便特意点来吃,吃过之后便记住了。

因为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再遇到她,一定会带她来吃,没想到今天算是如愿了。

~~~~~~~~~~~~~~~~~~

吃完饭已经晚上9点多了,萧彦成开车准备送叶筠回家。

走出这家饭店,叶筠被晚上的风一吹,又想起了冯小舟的话。

她瞥了一眼萧彦成,终于说道:“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家。”

“你怎么回家。”

“公交车。”

“这么晚了,公交车不安全。”

“不行,我不需要你管,我要坐公交车回家。”

“那你坐吧。”萧彦成让一步,之后又补充说:“我开车跟在公交车后面。”

“你……”叶筠无语,轻轻磨牙,之后突然昂起头,冷冷地说:“你已经请我吃饭了,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可以到此为止了!”

她是憋了一晚上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后顿时感到轻松多了。

昂望着萧彦成,吃饱肚子的她满腹斗志,等着萧彦成的回招。

“说的是。”萧彦成忽然道:“你我之间,现在不过是普通朋友,你帮我一下,我请你吃饭,从此后两不相欠,我们也不必有什么来往。”

“不错。”叶筠挑眉,瞥向这个让她实在捉摸不定的萧彦成:“现在,我和你不认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请离我远点。”

萧彦成听了,从善如流,退后一步。

退后一步后,他望定叶筠:“叶筠,我们是没什么关系了,不过我问你个问题,你知道吗?”

叶筠疑惑地挑眉:“你说。”

萧彦成:“知道今晚我请你吃的这一顿多钱吗?”

叶筠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关系吗?她摇头。

萧彦成拿出一个钱包,从钱包里掏出小票,递给了叶筠。

叶筠看了一眼。

看过之后,脸色微变。

这么贵?

她当大夫一个月工资才多钱,这一顿饭这么贵?

萧彦成最近每晚下班都会在第一医院和叶筠家附近徘徊,所以约莫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单身,一个人住,她父母没过来陪着她。

她现在住的房子大概五十多平的小两居,价值估计也就五百多万,看装修是早几年买的,当时购入价应该是一百多万。

种种情况说明,叶筠和她父母来往并不亲密。

也许……自从那件事后,就如同自己和父母断绝来往一样,她和父母也生疏了。

没有父母的资助,凭着叶筠的工资,现在这个价格是她平时无法负担的。

“本来我今天请你吃这一顿饭,是想着回头有什么关于产检的事情再请教下你。没想到……”

萧彦成说话只说一半,剩下的让叶筠自己脑补。

叶筠顿时明白人家的意思了。

请了这么贵的一顿饭,本来想着好好利用,现在自己要绝交,人家觉得亏了。

回味着今晚这一顿大餐,再想起小票上那令人咂舌的价格,叶筠觉得,自己好像是沾大便宜了。

“你想怎么样?”

叶筠皱着眉头,严肃地望着萧彦成。

她现在的表情仿佛遇到了拦路抢劫的。

街道繁华,车水马龙,行人来往,霓虹灯的光笼罩在叶筠秀美精致的脸庞上,他能看到她轻轻皱起的眉头,不可思议又无可奈何地望着自己。

他笑了下:“也没什么,有些关于产检的问题,还得再请教你。”

叶筠简直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她觉得自己被赖上了。

她现自己对萧彦成终究不太了解。

虽然她很防备这个男人,对这个男人丝毫没有任何好感了,她恨不得远离这个男人永远不要再相见,可是心底深处,或许她还是信任这个人的。

比如在醉酒的时候会觉得,有他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又比如在饿得大脑缺血累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说怎么样,她也就怎么样了,丝毫不会防备。

结果你瞧,他竟然给她来这一出?

叶筠歪头打量着他,打量了老半天,突然就泄气了。

“行,你说吧,有什么事快问,问完了就滚!”

别当她是傻子,逗她玩呢这是!

“走,我送你回家,我们慢慢说。”

“不用,我不想让你送我回家!”

“公交车已经没有了。”

“那我打车!”

“现在这时候,不好打到车,再说也不安全,我不放心。”

“我安全不安全和你有关系吗?”

“你不安全了,那我不是白请你这么一顿大餐了?”

“你——”

叶筠不怒反笑,冷冷地一笑,之后撩了下耳边头:“萧彦成,别给我耍这种花招,你到底要干什么,就老实地说!”

至于吃的什么,吃都吃了,她忘记这茬了!

站在门诊大楼旁的角落里,她摘下忘记取下的口罩,木然地揉了揉眼睛周围。

“叶筠,你必须听我解释,这是个误会,那不是我的,和我没关系!”一个西装有些皱巴的狼狈男人,从门诊大楼匆忙跑出来,急巴巴地跑到叶筠面前。

“叶筠,就算我有什么错,你竟然不听我解释?!”

“你竟然连听我解释都不愿意,也太狠心了吧?”

这世上总有一种人,无论他犯了什么错,都要一个箭步冲上道德制高点。

比如来一句“就算我犯了什么错,你就不能如何如何嘛?”。

叶筠也不多说话,她现在累到了完全不想张嘴的地步。

上下嘴唇一碰,也是需要力气的。

瞥了他一眼,先慢条斯理地脱下白大褂,之后抬起手,一巴掌直接扇在了男人脸上。

“叶筠,你,你怎么这样?不就是个孩子吗?”男人捂着火辣辣疼的脸颊,也是有些恼了:“就算那孩子是我的,你至于这样吗?有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吗?”

“田云越,我这一巴掌,是替那个女人打的。你如果不能负责,那就管住自己的下半身,让自己的女人打胎算什么男人?还有,你记住,要留的话,才来产科;要打的话,请出门左转去妇科。”

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声音并不大。

没办法,太累。

况且对于这样的渣男,多用一丝力气都是浪费。

说完后,她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挨了这一巴掌的田云越,绝望地望着叶筠离去的身影,气急败坏地一脚踹在了旁边的栏杆上。

“见了鬼了,怎么偏偏来了这个医院,怎么偏偏碰上她!早知道打死也不来这医院!”

“老子不就是搞了个女人,这年头哪个男人不偷腥!打个胎流个产也犯得着瞎掰掰,没见识的女人!”

走向医院大门的叶筠自然听到了身后男人的抱怨,不过这些抱怨传入耳朵中,完全没走到她心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