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8.第 38 章  女王不在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 因为这个, 付靖宇和顾晶晶的婚礼都推迟了。

偏偏这个时候顾晶晶怀孕了,情况还不太好。今早萧彦成给付靖宇打电话问起设计图的事, 恰好知道顾晶晶先兆流产要去医院, 偏偏打不到车。萧彦成听了,干脆自己开车过去接了顾晶晶来医院。

带人老婆产检这种事太瓜田李下, 不过到底是好哥们, 付靖宇又是为了公司的事才受伤的, 顾晶晶那边情况紧急, 萧彦成也只好当一次司机了。

萧彦成没想到的是,在产科大楼前竟然碰到了叶筠。

他一直以为叶筠出国了, 没想到竟然在这所医院里?他在片刻沉默后, 匆忙回到了急诊室外, 在护士鄙视的目光中问起了叶筠。

“叶大夫啊?那是我们这里的主治医师,你认识我们也大夫?”

护士觉得眼前这个男家属提起叶大夫的语气有点不太对。

萧彦成淡声说:“不认识,就是问问。”

正说着,顾晶晶过来了, 萧彦成陪着顾晶晶往外走,顺便问起情况。

顾晶晶两眼泛红:“说是没什么事, 一切指标正常, 让回去注意点。”

“建档看来是没希望了, 这家医院太有名, 竞争太激烈, 根本挂不上号, 我这都已经5周了, 说是没有床位了。”

萧彦成听了,皱眉:“这才五周,距离你生孩子不是还有30多周,也就是八个月时间,怎么现在就没床位了?”

顾晶晶听他这外行话,无奈地摇头:“男人肯定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了,人家这建档是按照预产期的月份来说,比如1月预产期的一共200个名额,那些1月上旬预产期的就沾光了,可以早点现怀孕过来占住名额,我这种预产期下半个月的,就很吃亏,肯定比上旬的现得晚,他们上旬的把名额占完了,就没预产期下旬的事了。”

“有的医院还好,上半个月和下半个月单独算名额,可是这家医院它比较死板,就是一个月的名额统一算。”

萧彦成提议道:“那再试试别的医院吧?咱们B市好产科医院好像也不少?”

顾晶晶摇头:“我姥姥生我妈的时候难产去世了,我妈生我的时候就大出血,难产,勉强保住命,我特别害怕我也是,我感觉我们家的难产是遗传,所以我一定得找一家有血库,有ICU,有新生儿科的医院。其他的我打听过了,还是不如这家好,和这家差不多水平的也有两家,但是建档比这个还费劲,肯定不赶趟了。”

如果她是有其他的疑难问题或者并症,这家医院的专家可能也会网开一面收了,或者高龄产妇,或者双胞胎什么的,人家也可能收,但是这种“难产遗传”的说法,人家是怎么也不可能信的。

说着,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和那位叶大夫是不是认识啊?”

顾晶晶对于萧彦成也算是比较熟,感觉刚才他那样子有点不对劲。

萧彦成这个人眼看三十岁的人了,单身钻石王老五一个,事业倒是挺成功,这不是星驰电动汽车公司现在已经开始谈B轮融资了,可是他依然没谈个女朋友,平时对一切女性也是没兴趣的样子。

顾晶晶凭着女性的直觉,没缘由地感觉萧彦成一定和那位“叶大夫”有点瓜葛。

“以前算是认识。”萧彦成对于这件事显然不太想多讲:“不过多年没见了,人家见到我估计都认不出来。”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左脸上泛起些许异样感,那是叶筠打过的地方。

然而顾晶晶听到眼睛却顿时亮了。

“以前认识?同学?朋友?既然好歹认识过,那你和人家套套近乎呗,也许人家就能帮忙!”

“不行。”萧彦成断然拒绝,他无法想象自己去找叶筠走后门的情景。

顾晶晶一听,连忙哀求说:“彦成,你看现在靖宇还在家养伤,也没法陪我出来,我这先兆流产按说得卧床休息,结果这医院还不给我建档。是,咱们B市还有其他不错的医院,可是只要好一点的医院,现在都不容易建档,得找黄牛挂号,得大早上去排队,见到了专家大夫,人家也不见得给我建档,还得今天抽一管子血明天抽一管子。我现在真得害怕,万一我一折腾流产了怎么办?这大城市建档太难了,我听说有关系门路的人家就找关系,我和靖宇都没什么关系,想送个礼都送不出。你既然和叶大夫以前认识你就当帮靖宇一把,过去和人家套套近乎,没准人家就能指点指点咱。”

萧彦成皱眉:“去私立吧,之前不是问过一家私立医院,那里环境也好,不需要像公立这样排队,也是三甲医院的老专家坐诊,一些明星都去那里生。”

那家私立医院花钱多,顺产最基础套餐就十几万。

不过对于萧彦成来说,钱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省心省力,特别是别让他去求叶筠走后门。

于是他补充说:“去私立,公司给你报销一切生产费用。”

可是顾晶晶非相中了这家医院:“那不一样的,现在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啊。我听人说,私立医院平时是挺好,可是真遇到个什么问题,肯定还是得这种综合性的公立医院。因为人家说了,生孩子这个事儿不是说有个产科专家就行的,真出事儿了,大出血,要抢救,那得是其他科室一起抢救,光个产科专家不管用。”

产科专家抢救不了大出血以及其他并症,而且出大问题还得要有血库要有仪器设备,私立医院做不到这些。

“真出事,就得转院,转院需要时间,时间就是命!”

顾晶晶说得两眼都要冒泪花了,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容易多愁善感,她现在一门心思觉得自己姥姥难产,自己妈妈难产,那么自己一定会难产,她甚至已经想象自己躺在手术台上被抢救的样子了。

萧彦成皱眉默了半晌,左脸颊的异样感更加清晰了,他想起了那个打了自己一巴掌的叶筠。

七年的时间,从年轻活泼的大学生变成了现在冷静专业的叶大夫。

他不知道,这七年她过得怎么样。

现在的他,似乎也没有丝毫理由去追上去问问什么。

没那资格。

心中莫名泛起一种郁燥感,他想拿出烟来,不过想到顾晶晶是孕妇,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我试试。”他捏紧了手中的烟,这么说道。

~~~~~~~~~~~~~~~~~~~~~~~~~

今天叶筠在诊室坐诊。

以她现在的资历还是普通号门诊。挂不上专家号的都来普通门诊,第一医院普通号有上百个,普通门诊也就三个,这就意味着普通门诊的压力非常大,平均一个普通号的接待时间只有平均五分钟,如果速度慢了,孕妇等得焦躁,大夫也没法全部接诊。有经验的大夫自然是会精确地控制时间,语速快,不说废话,什么事尽量简短。

这种情况下,有些孕妇本身没什么问题,不过例行检查,速度就比较快,偶尔碰到个麻烦点的,那就得多花时间。

“这个是宫外孕,从HCG看已经比较危险了,建议住院尽快手术治疗,我这里马上给你开住院单。”叶筠望着眼前的孕妇检查资料,β-hCG上升缓慢,隔天翻倍只有1.3,孕酮低,经阴.道B超可以看到宫外有包块,确定无疑的宫外孕。

叶筠一边说着,一边利索地敲打着键盘,准备开住院单子以及相关检查项目。

孕妇语气怯生生:“住院?为什么住院?我和我男人商量下再住院?”

叶筠这边住院单都要开了,听到这个,顿了下敲键盘的手,疑惑地望向这个孕妇。孕妇是一个二十多岁穿着有点土的年轻孕妇,看样子她也有点懵,一脸不懂的样子,眼中是迷茫不解。

叶筠挑眉:“行,要商量的话麻烦你出去诊室和你家属商量下,做好决定再来找我。”

说着,她就要准备叫下一个号。

年轻孕妇脸上听到这话,在那迷茫和疑惑之中,浮现出一道受伤的情绪,她犹豫了下,还是对叶筠说:“大夫,我为啥要住院?住院得花多少钱?”

叶筠见了,干脆快速地解释说:“宫外孕是异位妊娠,是孕卵在子宫腔外着床育,宫外孕需要及时处理,如果处理不及时,会导致腹腔急性内出血,可能会晕厥,会失血性休克,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你现在需要尽快手术,因为我也无法保证你接下来会生什么。”

这种解释是一般大夫不愿意向患者说起的,因为说了患者未必真正懂,在那一知半解中反而衍生中更多的怀疑和问题。

这个时候,大夫最喜欢的就是听话的患者。

宫外孕,异位妊娠,而且从HCG看危险性也比较大了,这个时候赶紧动手术,比什么都强。

然而叶筠说了这一番话后,却换来了年轻孕妇更多的怀疑:“这……这怎么会……不就怀孕嘛?”

叶筠轻轻拧眉,在这争分夺秒的坐诊时间里,叶筠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兴趣给一个完全不懂的孕妇上一堂产科知识科普讲座,她收回目光,望向电脑屏幕,直接叫了下一个号:“你自己先出去考虑下,要住院回来找我,我给你开单子。”

这时候48号孕妇拿着产检病例进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之前的36号孕妇,已经出了尿检血检结果,拿过来给叶筠看。

叶筠快速地浏览过检查结果,又问了36号孕妇几个问题,叮嘱了几句,给她开了下一次的产检单子,很快搞定。

接着就看48号孕妇的情况。

可是谁知道这时候,那位宫外孕孕妇的丈夫在外面翘头等着,见别人进去了,他老婆还没出来,竟然也跟随着来到了诊室。

两个人嘀嘀咕咕了一番后,那男人凑到叶筠桌前问:“大夫,为什么要住院手术?这手术得花多钱?”

或许是有了男人在场,宫外孕孕妇有了底气,也跟着问:“就算手术,那我们回老家做手术行不?”

叶筠这下子彻底有些无奈了,她望着眼前这两个人:“从你现在的HCG以及B超情况来看,情况已经很危险了,如果继续展下去,万一造成输卵管破裂,将有生命危险。你可以在我们医院做手术,也可以去B市其他能够尽快手术的医院,但是最好不要回老家。”

回老家?颠簸几下没准命都没了。

年轻夫妇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这黑心医院打算骗钱。

别人也怀孕,他们也怀孕,怎么怀孕好好地就要住院手术?

就算是流产,不是直接流掉了就没事吗?

“我们老家不算远,就几个小时火车呢?”男人又继续问。

叶筠昨晚没睡好,头疼,听着这男人的声音,脑门子里都是嗡嗡嗡的,她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淡淡地说道:“这里是产科的诊室,家属请出去,男性家属请不要留在等候区。”

“我,我们这是商量——”宫外孕孕妇有些不懂,这不是商量事儿吗?

叶筠没给他们机会,再一次机械地重复:“请遵守医院规则,男性家属请出去。如果要商量,可以出去商量,商量好了再进来。候诊区和诊室是男士止步的。”

男人一听,顿时恼了:“你们医院咋这样啊?态度能好点不?就是这么对我们农民工的?”

他这一说,旁边等待着的48号看不下去了,竟然开口帮腔:“宫外孕本来就很危险,大夫让你们手术你们不手术,还在这里问这问那?都宫外孕了还舍不得钱,至于吗!都是女人,干嘛活这么傻?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除了48号,门口那里还有个49号已经等得不耐烦翘以盼了,听到这个,也忍不住说:“就是啊,而且我们还得做孕检,这里不能让男人进来!你个男家属本来就该出去,外面贴着呢,男性家属止步,也不能怪人家大夫说!”

如果做内检,那就是脱了裤子直接躺那里,姿态极其不雅,这里肯定是男性止步的区域。

她们这一说,护士台的护士也听到了,连忙带着保安一起过来,连劝再赶,才算把那个男性家属赶出去。

男家属出去前还不甘地瞪了旁边几个孕妇眼,一脸的受辱表情。

孕妇愣愣地站在那里,怯怯地说:“那,那我要不还是住院吧?”

叶筠哗啦啦地开了住院单并各种检查单,交给产妇:“先去一楼大厅交费。”

孕妇心惊肉跳地捧着那堆各种数目的单子,眼睛都瞪大了。

他们出去后,就开始嘀咕了:“这大夫该不会是骗子吧?”

“骗子不至于,这是一个大医院,估计就是有提成,人家说大夫都有提成,要不然咱怀孕,她干嘛这么吓唬咱?”

“那,那现在怎么办?这可不少钱啊……”孕妇看着那单子,肉疼。

他们老家怀了女儿打胎的她也不是没见过,吃个药就行,哪用得着住院?

“先不交费。”男人出主意:“先回去问问,咱再打电话,投诉下这个大夫,她对咱们凶,把咱赶出来,还乱收费。这么多人,她就是对咱们凶,看不起咱,她叫叶筠是吧?咱先去打315!”

“行……”产妇其实想起叶筠说得生命危险,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过看自己男人挺坚定的样子,她也就听了。

萧彦成这个时候刚好从电梯里出来,恰恰好就听到了这些话。

投诉……叶筠?

萧彦成的脚步顿时停住了。

周一,第一医院。

叶筠值产房班,提前四十分钟来到产科办公室,简单地开了一个会议,住院总分配任务,叶筠被分到三楼产房,过去早交班,和值班的何丽娜了解了下昨晚的情况,读过交班本后,又去产房走了一圈。

第一医院的产房分为两部分,外面是待产室,里面躺着破水但没宫缩的,以及其他各种还没进入第一产程的孕妇,里面一间则是产房,产房里是进入第一产程的孕妇。

叶筠检查了下,一个开了四指,正坐在瑜伽球上奋斗,另一个熬了一夜才开了两指,已经没多少力气了,跪趴在床沿上哼唧哀嚎。

护士长田芳给叶筠介绍:“12号开指快,不出意外再过几个小时上产床,11号宫缩乏力,凌晨四点已经打过一次催产素,还是2指。”

叶筠点头表示了解,其实这些她刚才看交班本已经了解了详细情况。

说话功夫,两个人又去了外面待产室,逐个检查了待产孕妇的情况,其中有一个疑似高位破水的,叶筠重新做了内检取样。

总体平稳,一切可控。

叶筠回到接诊办公室,和今天的值班的住院医师还有护士打了个招呼,开始挨个去查看每个产妇的产检病例。

读着病例的时候,恰好里面有个高龄产妇是做过脐穿的,她就忽然想起了霍一秀。

霍一秀的脐穿结果按说今天应该出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作为一个大夫,她不免好奇,自己的判断到底是对还是错?

谁知病例看到一半,就来了急诊,破水后羊水污染,紧急剖腹产,叶筠利索地消毒洗手换无菌衣进手术室。

当看着那个红彤彤的小婴儿有力地扑腾着小腿小脚的时候,叶筠又想起了霍一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