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3章 谁给你的权利  吉祥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天后。

安念暖从医院出来,双手摸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脸上掩饰不住的幸福。

孩子。

她有孩子了,和谨言的孩子。

安念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再等三个月,等三个月孩子稳定下来,她就离开,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开始新的生活。

当天晚上,安念暖吃得比以往都要多。

用温热的水擦拭了下身体,安念暖换上睡衣躺到床上,闭上了眼。

卧室的门把传来一阵扭动,安念暖睁开眼,消失七天的人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外面的灯光倾泄在他身后,他的脸安念暖看不真切,可莫明的感觉到恐惧。

想到肚子里的小豆芽,安念暖故作镇定了好一会平静的出声:“谨言,你回来了。”

啪。

灯光大亮。

季谨言没有接安念暖的话茬,甚至懒得看她一眼,只是快速的褪下衣衫,在她慌乱的注视下将她压在身下。

“不要!”安念暖抵抗,手下意识的保护着腹部。

季谨言像是听到特别好笑的笑话,“呵”的一声轻笑,轻而易举的制住了她。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凑到她的耳边,一字一句说出冷漠的字眼:“装什么装,我坐轮椅时你坐在我身上不是很嗨?”

安念暖还没从他嘲弄的话语中缓神,季谨言扬手扯掉遮挡她面前的被子,动作粗暴的撕开她睡衣。

“谨言。”安念暖用力攥拉住他向下的手,闭着眼,脸色惨白:“孩子,谨言……孩子……不能做。”

说完这句话,安念暖身体都是僵硬的,咬着牙,强忍着不哭。

安念暖长得美,在刚才的挣扎之下,平添了一份妩媚性感,这份性感让季谨言眸光更加暗沉,危险。

视线落在她护住的腹部,抓住。

“安念暖,你好大的胆子!”季谨言用力扣住她的手腕,嘴唇贴在她耳边,字字残忍,“谁给你的权利动用我的精子!谁给的权利!安念暖,你不配!”

他竟然知道?

安念暖睁大双眸,身下陡地一凉,脑袋短暂的空白后耳边是医生恭喜她胚胎成功着床,她要当妈妈了。

反应过来,她拼命挣扎,含着泪向他求饶。

“不要!谨言!我已经怀了……已经怀了……。”

“怀了?”冷酷的气息咄咄逼人,“我爷爷因你而死!婉婷被你逼得有家不敢回!你就没有一丝愧疚吗?竟然还敢生下季家的子孙。”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真的误会我了……不是我……是婉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她在他身下拼命的挣扎,扭动,季谨言一手扣着她的手腕压在头顶,一手分开她的腿,没有任何的前戏,狂虐的撞入她的身体。

“啊……痛……”痛,好痛。

安念暖张着嘴,半晌不出声音。

“不是我……”她睁着眼,视线模糊地看着身上冲撞的男人。

季谨言第一次压在她身上要她,以前就算办事,也是她背对着坐在他身上,听着背后的喘息,她从不知道——

她压了四年的男人是这样的眼神,眼底的恨浓的她喘不过气。

身上,是季谨言的嘲讽声,“动啊,你不是最会扭吗!安念暖,凭你也想生我的孩子?你也配?!”

安念暖无论怎么哀求,怎么哭诉,身上的男人狠的像要将她做死。

等一切终于结束,安念暖感觉身子痛到麻木了。

她颤抖着手想抓住男人起身离开的身子,无力的垂落。

谨言,不是我……

谨言,孩子……

耳边,是卧室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进来收拾的徐婶没想到打开门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

安念暖赤裸的躺在床上,张开的腿无力的垂在两边,下面染开的血吓得她紧张跑了过去。

“太太,你……先生怎么这样子对你……”

徐婶湿热了眼眶,扯过一旁的被子将她包住,往日那双充满光彩的漂亮眸子,没有任何的光彩,泛白的唇一张一合。

“太太……你说什么?”

徐婶凑过去才听清,她嘴里一直重复的是——

谨言,不是我做的。

徐婶放下怀中的身体,冲到门外。

“先生,太太她……她下面流了好多血。”

季谨言站在玄关处,换完鞋准备出门,听到徐婶的话,他眸里闪过一抹复杂。抬头时淡然的看着徐婶,冷漠无情:“你晚点去看看,如果流得严重就送她去医院。”

当晚,安念暖被送进了医院的紧急治疗室。

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赶过来的人是季启远,季谨言同父异母的弟弟!

此刻,他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人,他眼眶都红了,冲着就大喊:“安念暖,睡什么睡!安念暖,你他妈赶紧给我醒来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