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第 4 章  明月像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第 4 章(第1/1页)

韶珠被这糟心的梦烦的吃不下晚膳,她起床更衣,换上轻薄轻衫。她用根细簪随手挽起垂落的长发,随后将侍女叫了进来,“我哥哥可曾说过什么时候回来?”侍女低着头,“大公子下个月才归。”韶珠的兄长,这回去清理门户的同时,顺道帮她寻药。无论如何都想根治她的心疾。韶珠如今也看明白了,这个毒,没法治。她姿态慵懒背靠着软塌,单手撑着脑袋,“知道了。”天色已晚,浓稠的夜色悄然席卷。外头的天空漆黑黑的一片,不见云月。院落里点满了灯盏,只因为二小姐怕黑。韶珠支起窗格,凉凉夜风轻柔拂过她的面颊,几绺碎发抚在额前。侍女温声提醒,“二小姐,汤浴水已经备好了。”惯会见风使舵的侍从也已经将怀驰渊叫了过来。二小姐每隔几天便要怀驰渊过来为她洗脚穿袜,践踏他的自尊心,将他的脸面踩在脚底。韶珠都快忘了这事,底下人自作主张。她现在哪里还会让怀驰渊给她洗脚?想到此人在梦里那些折辱她的手段,感同身受。他逼她伺候他,要她如一只折颈的天鹅,迎合他讨好他。日日夜夜都得瞧他的脸色,还时常用黑色的腰带紧紧蒙住她的眼睛,要她口中衔着他的玉柄,不让她看见,也不许她出声。这个人,就是个心机深沉的死疯子大变态。韶珠深吸一口气,“他在外边等着了?”“已经侯了半个时辰。”“你让他进来。”“是。”怀驰渊清隽冷白的面上没什么表情,眉眼的情绪也淡淡的,从来不见他的愠怒之色。他一进屋,眼眸往窗边探了过去。少女坐在花笼月色之下,身子婀娜,皮肤细腻,纤细的脖颈微微弯曲,衣衫不整,如瓷柔白光滑的肌肤有些浅淡的魅香,双眸流光水漾,漂亮的好似画中仙。怀驰渊的喉结上下滑了两圈,眼神稍暗。韶珠慢慢蹙起眉,没想好今晚这出戏要怎么唱下去。让他就这么滚了,他怕是会觉得她恶劣的作弄她,如往常一样让他给自己洗脚,也会被记恨上。韶珠怀中抱着只小狸猫,这只狸猫是兄长送到她的生辰礼物,知晓她喜欢漂亮的东西,便挑了只最漂亮的猫儿来哄她的开心。韶珠的手指亲昵抚摸着小猫儿的脑袋,猫儿舒服的打了个哈欠,窝在她的腿上睡的倒是很舒服。怀驰渊盯着这只猫的眼神很冷,像是在看什么死物。沉默良久过后,韶珠最先受不了,她瞧着少年灯盏下映照的好看侧脸,“你傻站着做什么?水都要凉了。”怀驰渊捏紧指骨,面色如常往前走了两步,缓缓在她面前蹲下。犹豫片刻,粗粝的手指握住她的脚踝,帮她脱掉了袜子,没入温水。他的指尖有点凉,韶珠忍不住缩了下,泡脚的同时不忘打量他眉眼间的神色。不似方才那种没有人气的冷淡,而是紧紧压抑着一些情绪。可能是愤怒。

让他帮她洗脚穿衣,在他看来,确实是一种辱没。然而韶珠一开始让他做这件事,确实没有故意存着要侮辱他的意图。怀驰渊斩钉截铁拒婚,惹恼的不止她一人。她爹爹性情霸道,说一不二,又格外维护她,半分半厘的不悦,都不愿让她承受。爹爹用戒鞭几乎要去了他大半条命,当时确实是要杀了他泄恨的。韶珠把人捞出来,神情倨傲,“爹爹,他不愿娶我,我非要他娶我,咱们还是留着他的命吧。”婚约定下之后,她的兄长也要帮她出气。韶珠起初确实恼怒这个人不识好歹,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也知道强求不来,气过了也就作罢。可她的父兄都不是容许被忤逆的人,不死也要他脱层皮。韶珠唯有自己“出气”,洗洗脚怎么了?多得是有人排队想给她洗脚。她的脚指头都是香的。怀驰渊的动作倒也温柔,温水轻抚过她的皮肤。洗过两遍后,少年将她的小脚搭在自己的膝盖上,用干净的毛巾细细将水珠擦拭干净。韶珠以前很享受被他伺候,现在怵的头皮发麻。她试着动了动腿,少年冷冰冰的手指头按着她的脚踝,“别动,袜子还没穿。”少年低垂眉眼,神情看似柔顺,但又种莫测的冷冽之气。她说:“不穿了,要睡觉了。”少年却不听她的话,强硬帮她套上一双白袜,他随即撩起眼皮,低沉开口:“二小姐身体不好,还是注意些,免得寒气入体。”分明是关心的话,却听不出几分真意。韶珠压下心头的慌张,她认真打量了他半晌。少年面色清冷,下颌骨线条冷硬锋利,瞳色冷澈,墨色长发用玉冠束了起来,容貌出挑,俊美非常。韶珠记得她刚把怀驰渊捡回来的时候,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少年,还是很正常的一个人,坦荡善良,赤诚天真。吃了她的用了她的,还会道谢。平日里上课,认真正经,还会帮她作弊。鬼知道他日后会变得那么变态,有些折磨人的法子她连听都没听过。韶珠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怀驰渊的父母并不喜欢他,因为算命的说他是天生孤煞的命,克父克母克妻。他在村子里,也是挨欺负的命,唯一对他好的祖母,也是因他被人推到小河里,脑袋磕到石头死了。少时流亡逃命,也被人踩着脑袋,耻笑辱骂。说他长得漂亮,像个女孩,要将他卖去春楼里当供人戏弄的清倌。似乎是很惨。但这些事情又不是她做的,报应怎么就她一个人遭了呢?韶珠觉得怀驰渊现在的心理应该还是健康的,她说:“未婚夫~”她的声音带着调笑,轻轻柔柔,十分好听。少年睫毛微颤,静待着她的下文。韶珠为了父兄的命,即便不愿也得和他搞好关系,“我现在已经不生气了。”怀驰渊抬起眼眸,没有明白她是何意。韶珠边逗着猫玩儿,边说:“你拒婚的事情,我不生气了。”怀驰

渊似乎有些诧异,声音沙哑,“嗯。”韶珠表现出宽阔的心胸,“之前是我无理取闹,你也别在心上。”怀驰渊不喜欢她,那时候确实也是她自己一厢情愿,被这张脸、被用剑的清高少年勾去了真心。怀驰渊拒婚之前,她隐隐约约有过预感是她自作多情,可是她不愿意认清现实。那年秋天,她借口要去深崖里寻凌云仙尊留下来的秘籍,生拉硬拽着怀驰渊陪她一同前往,他自然犟不过她这位二小姐,背上剑就出了门。韶珠那时知道他马上就要结丹,找秘境这种听上去就很离谱的话只是借口,她是为了帮他寻一味结丹的药,傲娇的性格,让她难以启齿。下山不久后,韶珠就被爹爹的仇家认了出来,被逐出衡山派的一位长老,要拿她的命,报复她父亲。韶珠根本打不过这位老道。她被逼到崖边尽头,还指望着怀驰渊能快些出现来救自己,直到她被打下山崖,瞧见身姿挺拔的少年抱着剑立在枝头,静静看着她跌下去。好在她被枯木接住了身体,有了缓冲,摔下去才没死,但全身的骨头碎的差不多了。韶珠那一刻才恍惚明白,怀驰渊是想让她死。他见死不救,便不用被她纠缠。韶珠后来凭借惊人的意志力爬了出来,闭口不谈此事。怀驰渊也从来没在她面前说过这件事。正是因为一点都不喜欢,才能做到这么绝情。不过韶珠那时还很蠢笨的为他开脱,他就算出面了也是送死,他也打不过那位老道。怀驰渊的冷淡在韶珠的意料之中,她为了打破尴尬,随口问了句:“你的伤怎么样?”少年客气恭敬,“劳二小姐挂心,没有大碍。”韶珠倒是希望他伤重死了,但显然天道的亲儿子是死不了的。她腿上的小狸猫正巧睡醒,仰着脖子对她咪喵了几声,小奶猫的声音让她的心都化了。她忍不住笑了笑,揉揉猫儿的小肚子,随后敷衍打发了怀驰渊,“你回去好好歇息,日后不用再来了。”“好。”少女方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意,璀璨娇艳,唇边的小梨涡若隐若现,娇妍绽放,一派令人难以自持的花容国色。怀驰渊走出这间精致小院,抵着唇咳嗽了好几声,悄声无息咽下喉咙里的血。不知为何,他的心情着实不怎么好。想到韶珠腿上那只猫,眼神就又冷了下来。她对一只小畜生,倒是疼爱。半夜,小狸猫受不住寂寞,又是调皮玩闹的性子,趁着照顾他的丫鬟睡着了,便偷偷从院子里溜了出去。小狸猫往外蹿了没多远,就在后院被人捏住了后颈。”少年五指并拢,掐着这只小畜生的喉咙,面无表情捏断了小猫儿的脖子,随手将这个小畜生的尸体扔到了一旁。怀驰渊平白无故厌恶这只小畜生,一只猫,都能讨得了她的笑。他没记错的话,韶珠的生辰快到了,就当做他提前送给二小姐的生辰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