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章 第 11 章  明月像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第 11 章(第1/1页)

怀驰渊将视为外人,这也在韶珠的意料之中。但她想想还是气不过,她也要下山凑这个热闹。韶珠没去过花灯节,也听说过这个日子城里十分热闹。况且,她也有些日子没有下山,剑鞘里的剑都快生锈了。侍女得知二小姐要背着剑下山,不敢有片刻的耽搁,立马将这件事告诉了大公子。卫杀听完直皱眉,面露不悦,让人将韶珠叫到了跟前,他神情鲜少如此严肃,“好端端下山去做什么?”韶珠说不出个正儿八经的借口,睁着眼说谎话,“哥哥,我在山上待的都快长草了,想要下山解解闷。”卫杀的眉头越拧越深,“近来山下不太安宁。”韶珠没当回事,指了指怀中的剑,“哥哥你放心,我能保护自己。”卫杀当然不会被她几句话哄了去,这个妹妹是他的宝贝,名字都是他起的,记忆中小小的怯生生的糯米团子眨眼就长成了少女。她小时候常生病,病了也不肯吃药,一吃药就哭,很娇气但是很好哄。他几乎算是一手养大了妹妹,最怕她磕着碰着。崖底那次,她为了个破药草受了重伤,真叫他给气急,狠下心不许她再下山出门,待在宗门里虽然沉闷无趣了些,但至少不会叫她受伤。韶珠见兄长迟迟不松口,心里也没底。其实韶珠心里头还是很怕她哥哥不高兴的,脾气好的人发火,总是最可怕的。她现在很少对哥哥撒娇,今儿不说点软话怕是不好蒙混过关,她仰着脸,眼巴巴看着他,乌黑的眼眸渗着水润的光泽,不得已卖可怜:“哥哥,我真的不会胡来。”卫杀摸了摸她的脸,“等再过一段时间,哥哥陪你下山。”她不能等。但韶珠知道他哥哥性格还是有些霸道,说一不二,不太容易更改决定。她假装点头同意,“好吧。”结果还没等到天黑,韶珠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溜下了山。无忧城里,隐隐约约已经有了过节的气氛,家家户户门前都挂了新做好的彩灯,街道两旁摆摊的摊贩都比平日要多。修仙之人多会在城中最大的客栈落脚,这里常年住着各门各派的弟子,消息互通,有什么事情传的也飞快。韶珠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住在这间客栈,怀驰渊身上又没什么钱,应当住不起。但韶珠这个人娇生惯养,要她去住条件差点客栈,她捏着鼻子都做不到。于是韶珠还是住进了这间客栈,上楼时在拐角处碰见了恒山派的小公子——陆行忧。前些日子他来青山派求学问道,一直留在宗门里没有离开。但她和陆行忧倒也没撞上几次。如今男人看见她就像看见鬼,一脸嫌弃的表情,指指点点评头论足,“韶珠,你是跟屁虫吗?真晦气!”韶珠从小就和他不对付,“我还没嫌你晦气,倒胃口的草包废物。”陆行忧也是恒山派宠着长大的小公子,养尊处优的程度不输给她,嚣张跋扈的态度

更不比她逊色,“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打架?”韶珠又不怕他,“打就打,谁怕谁。”说来也奇怪,陆行忧只有在她面前经不起激,什么涵养教养通通都被狗吃了,他拔剑对着她,“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会手下留情。”陆行忧长得也很好看,一派贵气,他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找谁的麻烦?做人也别太恶毒,成天和渺渺师妹过不去,作孽太多老天爷都要来收拾你。”韶珠给听笑了,这才几天陆行忧这个脾气极差的小少爷就和林渺渺好的像亲兄妹,狗东西对林渺渺还真上心。韶珠冷着脸拔剑出鞘,“本小姐没空找她的麻烦。”“那你跟着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谁说我是跟着你们来的?”韶珠讥讽道:“陆小少爷真是自作多情。”陆行忧被她嘲讽一通,又气又恼,几年不见,韶珠果然还是像从前那么讨人厌。说话怎么比他这个不讲道理的人还难听!?“我们要去杀怪。”“我也是去杀怪的。”“你还说你不是跟着我们来的?!”韶珠用一种看着弱智的眼神看着他,很轻蔑,无言的嘲讽,让陆行忧更加暴跳如雷,“别拖我们后腿。”“你想太多了。”韶珠好心帮他找回记忆,“你小时候被狗追着咬,是本小姐拿着打狗棒帮你赶走狗的,知道吗?”这种奇耻大辱,陆行忧早就选择性遗忘。他收起剑,冷哼了一声,“反正我是不会救你的。”韶珠觉得他有臆想症,可能病得还不轻。两人争吵闹出不小的动静,二楼的房客支棱起耳朵听热闹,光听还觉得不够过瘾,后面干脆打开窗门探出脑袋使劲的张望。神采飞扬的漂亮小少爷他们倒是都认得,这不就是恒山派刀剑双修的天才小公子吗?至于站在他对面长相明艳的小姑娘,他们看了就觉得面生。韶珠很不喜欢被当成猴子围观,侧过脸望向围观群众,“看什么看!小心你们的命!”陆行忧这一点和她的做派简直一模一样,“都不许看,挖光你们的眼睛。”一个两个都差不多的蛮横。林渺渺听见动静匆匆跑下楼,看见师姐有点手足无措。陆行忧很有正义感将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怀驰渊也走了过来,一派清冷寒气,将韶珠晾在一旁,而是对是陆行忧说:“有什么话都回屋说吧。”韶珠见他将自己当作空气,当即冷冷笑了声,手里剑朝他飞了过去,准头极好,没有伤到他分毫,而是直直插在他身后的门板上,她说:“我没房间住。”怀驰渊这才抬眸看了一眼她,少女纤细娇艳,泛红的眼尾微微上挑,冷着脸也是极漂亮的,素面朝天也挡不住让人魂牵梦萦的容貌。他轻松拔下门板上的剑,“还有空房。”她盯着他的眼睛,“我没有钱。”怀驰渊似乎觉得好笑,扯起嘴角,漫不经心说了几个字:“我也没有。”韶珠非要和他住一间,

霸占他的房间。怀驰渊只是沉默看着她在闹,等她说完,他才一本正经地说:“既然二小姐喜欢我的房间,那我的就让给你。”韶珠尚没得及得意,怀驰渊紧跟着说:“我和师弟睡一间。”韶珠都没脾气了,回到屋子里继续发难,“为什么下山不叫我?”怀驰渊皱眉,很是不解,“为何要叫你?”这位大小姐,就该被养在笼子里。精心伺候着,当她高贵的金丝雀。韶珠再说下去就要被气死,她跟自己说算了。她带着自己的包袱住进了怀驰渊的房间,一下子她又成了抢人房间的恶毒二小姐。她也不在意,掰着手指头等着两日后的花灯节。既然是情人之间过的节日,她和怀驰渊应该也能凑合一起过吧?毕竟他们私底下有婚约。花灯节这天,师弟师妹们都蠢蠢欲动,天还没黑就迫不及待。小师弟兴奋地说:“他们说要在这天和心上人交换信物将来才能长久。”小师妹跟着说:“还要互送礼物!”“鹊桥上挂同心锁!”“猜灯谜赢彩头!”“若是胆子大的,还会躲在河边的树下偷偷摸摸的接吻呢。”“哎呀你们羞不羞。”韶珠假装高冷,其实早已竖起耳朵听了个仔细。黄昏已近,天色将晚时,他们基本上都出门去看热闹了,听闻百花楼前还有花魁表演节目,外头张灯结彩,河堤的拱桥上挂着成排的灯笼。韶珠心不在焉跟在怀驰渊身后,思考一会儿买个什么信物好呢?玉佩?他已经有了。但是别的,她也想不出来。忽然之间,男人在一个摊子跟前停了下来,眼睛铺面上最好看的那根玉簪,“老板,这个怎么卖?”“公子好眼力,这根簪子镶了宝石,价钱不便宜,要二十两银子。”怀驰渊的荷包里没有这么多钱,二十两银子也确实不便宜。韶珠兜里倒是揣了不少银子,但也不好硬塞给他。怀驰渊放下了簪子,大步流星继续往前走。韶珠跟在他身后,好几次都想张嘴说借钱给他,他应该是买给她的簪子吧?少年逛了一路,买了不少小玩意,价钱都不贵。韶珠在一个卖玉佩的小摊子前停了下来,红绳上挂着一排做工精致的玉佩。玉佩中间是镂空的,下方用灰白色流苏点缀,还衔了几颗小小的玉珠。韶珠觉得这块玉佩很适合怀驰渊,毫不犹豫买了下来。等她回过身,才发现少年已经不知所踪。长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嬉笑声。挽着丈夫出门的妻子,抱着孩子买花灯的男人,还有新婚燕尔的小夫妇,娇羞的小娘子,清俊的小公子。人群拥挤,她四下寻了好半天,没有看见怀驰渊的身影。少年一声不吭不知道跑去哪儿了。韶珠心情有些失落,掌心里紧紧攥着刚买好的玉佩,在街上漫无目的乱转,走了很久,她看见了可以挂同心锁的鹊桥。桥上桥下都是人流。韶珠站在河边瞧了一会儿,转身准备离

开时,远远听见一声熟悉的——“师姐。”林渺渺提着裙子朝她跑了过来,她身后还有几名同伴,小师弟五师妹,还有陆行忧。韶珠本来不想和她说话,抬眸无意瞥见她头顶这根样式熟悉的发簪,目光恍然顿住,她无意识掐着手指,“你这根簪子还挺漂亮。”林渺渺年纪还小,经不住夸,她红着脸,柔顺乖巧地笑了笑,羞答答告诉她:“是师兄送给我的。”小师弟和五师妹也有小礼物,连环锁和十字扣。就连陆行忧都收到了怀驰渊送的一个磨剑石。韶珠心里有些空,锋利的指甲戳破了掌心的皮肉,疼了才回过神。掌心里的疼,远不如心里头的空荡。林渺渺忍不住摸了摸头上的发簪,她长得清纯可人,但没被夸过漂亮,她有些不大自信,抬起水润的双眸,看着韶珠羞涩地问:“师姐,真的漂亮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