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章 第 19 章  明月像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第 19 章(第1/1页)

韶珠确实仇家遍地,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她到灵鹭城之后的好心情。千音被她气的面色难看离开之后,她转过身对怀驰渊笑了起来,娇媚柔和的眉眼生动活泼,异常的漂亮:“你不知道,她以前那个未婚夫长得十分的寒酸,要我说简直就是不堪入目,嫁给那么丑的人,不如上吊死了得了。”怀驰渊没有注意听她说什么,少女的柔唇张张合合,湿润的唇瓣好似抹了樱桃的汁水,洇湿水润。灼灼灿烂的日光,照着她白皙生动的脸庞。眼睛里略带娇憨的笑意,好似是苍白天色里唯一的绝色。韶珠气跑了仇家,心情自是大好,“去年是我心悸发作,才让她占了个便宜。今年若是她还敢来挑衅我,我一定要叫她好看。”怀驰渊心不在焉的听着,敷衍平淡的应了个嗯字。韶珠仰着脸看着脸色冷淡的少年,他好像根本没有认真在听她说的话,“我问你。”怀驰渊抬眸,洗耳恭听。韶珠年纪尚小,心性多多少少有点幼稚:“是我漂亮还是千音漂亮?”论样貌。修真界里比韶珠长得还漂亮的女子,屈指可数。骄纵高傲的脾气亦是独一份。怀驰渊其实没见过比她长得好看的姑娘,他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这张精致的小脸,喉结无声滚了两圈,“二小姐更好看。”这个答案在韶珠的意料之外。本以为从他嘴里听不到什么好听的话。她愣上几秒,脸庞不争气的红了起来,酥酥麻麻的耳根亦是滚烫。韶珠是喜欢听夸奖的人。哪怕是言不由衷骗人的假话,只要是奉承她的她都喜欢。怀驰渊说完这句话又皱起了眉,眼尾隐隐藏着几分嘲讽,二小姐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不过也只是喜欢这张好看的皮囊。若是他的样貌如同千大小姐的未婚夫婿一样的丑陋,她压根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她的喜欢,不过如此。浅薄、无知,不值一提。怀驰渊心头恼怒,压下起起伏伏的情绪,淡淡看向韶珠,“二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你急什么?”天色尚早,她的衣裳还没买。韶珠觉得他的个子好像又长高了,先前她都够到他的下巴,如今堪堪到他的肩膀。也不知道他最近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然长得这么快。“你是急着回去找你的渺渺师妹吗?”每次她沾着醋味在他面前提起林渺渺,他就不怎么说话。韶珠清楚他不是,偏偏要故意提起。她笑了笑:“你的渺渺师妹,知道她敬重仰慕的师兄那天晚上对她见死不救吗?”她以为她戳破了他的阴暗,他会慌张。不过怀驰渊显然比她想象中还要镇定,神色如常,面不改色,轻抿起唇角,浅浅笑了起来,这抹极淡的笑意存着几分轻嘲,“二小姐去告诉师妹吧。”林渺渺不会信。其他人也不会信。只会觉得又是她气疯了口不择言,胡搅蛮缠。怀驰渊眼底漆黑,盯着她看了半晌,漫不

经心开口道:“去告诉师妹,一切都是我在作祟。”他吐字缓慢,语气也很平淡。仿佛这是件很无关紧要的小事。韶珠的后背莫名泛起一阵凉意,骨子里打起寒噤,她非要逞强,哪怕脸色被吓得发白,语气也要异常坚定:“我才懒得去说。”她提起步子朝前走,生硬的转移话题:“我要买衣裳了。”灵鹭城里铺子众多,什么都有得卖。当然价格也都不便宜,韶珠早早就将钱袋子扔给怀驰渊,让他充当打杂的奴仆,帮她付钱收拾烂摊子。韶珠看中了条样式复杂的纱裙,漂亮归漂亮,穿起来却无比的复杂。她抱着裙子进了试衣裳的屋子,过了一会儿,少女有点生气的掀开帘布,“你进来帮我穿衣裳。”穿衣洗脚这种事。他都是做惯了的。外面的掌柜跟着见了世面,这年头竟然还有连衣裳都懒得自己动手穿的废物大小姐?怀驰渊面色冷峻,沉默半晌后一言不发走了进去。韶珠知礼义廉耻,但在他面前从来不讲究这个。少女雪白细腻的皮肤有些晃眼,她懒洋洋坐在椅子里,只穿了件贴身的小衣,她随手指着枕边的衣裙,“太麻烦了,你帮我穿。”这条裙子的系带尤其的多。系得她都快没了脾气。怀驰渊闭了闭眼睛,脑子里还是不受控制记起她雪白的皮肤,鼻尖钻进一阵诱人的香,他心浮气躁,“若是麻烦,就换一套。”“但是好看。”她理所当然的说:“何况,不是还有你吗?”韶珠见他脸色不太好看,解释道:“我当然不是将你当成我的仆人,你是我的未婚夫,帮我穿衣服也没什么,往后我也可以为你更衣。”怀驰渊也不指望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二小姐能屈尊降贵来为他更衣。他从始至终都低垂眼睫,拾起枕边的纱裙,冰凉的指腹不小心碰到她娇嫩的皮肤,触感细腻丝滑,指尖仿佛还留着她身上淡淡的冷香。衣裙才穿了一半。韶珠伸出双臂忽然勾住他的脖子,气息侵占了他周身,她的呼吸温热香软,“怀师兄,你真贤惠。”她甚至得寸进尺骑在他的腿上,偏偏要紧贴着他。怀驰渊冷着脸,眉心直跳,好像忍无可忍,吐出硬邦邦的两个字:“下去。”韶珠伸手摸了摸他的腰腹,仰着脸看他,“未婚夫,你怎么如此不解风情?身体硬邦邦的,还要叫我滚?”怀驰渊闭上眼,忍了又忍:“任谁这样坐,我都会如此。”韶珠不信,“是吗?”她亲了亲他的下巴,“可是以前我这样亲你,你都没什么反应的。”她在他的耳边低语:“你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怀驰渊承认,也没有否认。少年这次甚至舍不得推开她,他的口风隐隐约约开始松动,薄唇淡淡抿了起来:“二小姐,不要再戏弄我。”韶珠笑了笑:“我对你,字字真心。”怀驰渊抬眸,眼瞳漆黑,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锋芒,反反

复复咀嚼这两个字:“真心?”他眼底的深沉,看得韶珠心惊肉跳,她强撑着说:“对。”四下寂静无声。沉默良久。韶珠的下巴忽然一痛,少年冷冰冰的手指头用力捏着她的下颌,眼神深如幽湖,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逼问,“只喜欢我?”韶珠看不懂他的眼神,深不见底,仿佛下一秒就要被他吞噬。她硬着头皮承认:“只喜欢你。”话音落地,下巴又是一痛。他捏的更紧了。过了一会儿,怀驰渊才慢慢松开了拇指,少女娇嫩的皮肤已经留下两道鲜红的指印,他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你不要骗我。”一字一句,语气硬的像每个字都是砸出来的。韶珠心中一凛,几次都以为他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强忍着心虚说:“我从不骗人。”少年似乎是信了,紧绷的脸色稍有缓和,掐在她腰肢的拇指也逐渐松了力道。“好。”说完少年又低下了头,嗓音听起来并无变化,让她抬起胳膊,叫她不要再胡闹,好好穿衣。韶珠听着少年低沉的声音,方才被震慑到的后怕渐渐消退,她这会儿老实了不少,乖乖让他打扮自己,帮自己穿好衣裳。纱裙十分合身,衬得少女轻盈体态曼妙婀娜。她在他面前转了两圈:“好看吗?”怀驰渊掀起睫毛,意味深长盯着她看了良久,“好看。”韶珠也懒得将裙子脱下来,打开房门去找掌柜付钱。一条纱裙价钱也不便宜。要好几十两银子。若是用灵石来换,竟然更贵。韶珠对身后的少年说:“你付钱。”怀驰渊从荷包里拿出碎银,付过钱之后他再次提醒:“二小姐。我们得省着点钱花,不然不够。”韶珠想了想,“那你可以去卖艺赚钱。”怀驰渊抿唇静默。韶珠只是在开玩笑:“当众表演胸口碎大石,或者是去舞剑,赚点钱给我花。”她今日已经很节省。只买了一条裙子。灵鹭城里都是修士,没人会花银子去看旁人表演胸口碎大石。怀驰渊说:“可以卖符赚钱。”韶珠问:“你会画符?”怀驰渊没做声,韶珠只当他不会。韶珠边走边娇声道:“我今日已经十分收敛,就买了一套裙子,让她们看出来肯定会被嘲笑好久,我都能忍得仇家的嘲讽,你去卖个艺怎么了?”怀驰渊抿唇:“不是我不愿卖艺,是不会有人花银子来看。”“哦。”顿了顿:“那听你的,我们省着点花。”怀驰渊仿佛心不在焉,把她送回客栈后就又抱着剑出了门。等到傍晚,韶珠也没见他回来。趁着夜色,她去街上寻了个热闹,迟迟才回,厢房的床榻边多了一套衣裙。粉白色。软绸轻丝。好像是怀驰渊给她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