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1章 第 21 章  明月像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1章 第 21 章(第1/1页)

这下轮到韶珠发愣, 几次怀疑是不是她耳朵出了问题。眼前的少年眼神认真,不像是开玩笑。韶珠被他黑漆漆的眼珠盯得头皮发麻,半点都得意不起来, 他太过认真, 眼睛里的执着让她起了一阵凉意。“好。”少年冷凝的眸光稍有缓和, 抿了抿唇,语气淡淡:“你等我一会儿。”韶珠有种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她明明有点怕, 偏要装出平时不耐烦的样子:“快点!知道吗?!”等到怀驰渊出了门, 韶珠才觉得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怀驰渊刚才的眼神很不对劲, 就好像……好像在看一个猎物。浓郁的掌控感让她觉得极不舒服。如芒在背,坐立难安。不过韶珠也没想到怀驰渊竟然这么喜欢别人亲他,他想的还真美,还要她亲他两下?二小姐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 才会花点时间去勾引他。虽然她也没什么经验,但是, 男欢女爱不就那么点事吗?韶珠百无聊赖在屋子里等着,没过多久,怀驰渊便拎着糕点回了客栈。灵鹭城的糕点卖的都贵,鲜少有人买,价格才水涨船高。韶珠没想到怀驰渊竟然如此大方, 提了四盒小糕点回来。她嘴上不说,心里确实高兴。“你怎么买这么多?”怀驰渊没有作答, 只是将每样点心摆在她的面前, “还热的。”韶珠这人最大的缺点便是喜新厌旧, 脾气无常。她刚才确实很想吃糕点, 现在又没什么兴致了。少女意兴阑珊捡起一块糖糕,勉强吃了两口,拍了拍手,拂去指尖的碎屑,她懒洋洋地说:“我吃不下了,你要吃就吃,不喜欢就扔了。”韶珠可还没有忘记,上次她好心将自己的剩菜留给他吃。他还不领情,不仅如此,隐约还将他流鼻血这件事责怪到她的饭菜!哪有这种道理?所以这回,他爱吃不吃。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银子,没什么好心疼的。韶珠只不过随口客套,以为他会扔掉。怀驰渊也吃了一块糕,剩下的糕点让他重新包好放在了桌子上。四下静的有点可怕。韶珠如坐针毡,他盯着她看什么?!他那又是什么眼神?!她忍了又忍,才没有发作脾气。韶珠对他摆了摆手,说话的底气并不十分足:“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用管我。”怀驰渊盯着她的脸,咽了咽喉咙,刚刚启唇就被她打断。韶珠宁肯见他生气时的怒容,也不情愿被他像看着猎物一样盯着,阴恻恻的叫人害怕。她虚张声势:“我要洗澡了,去给我打水!”如往常嚣张跋扈的态度,对他呼来喝去。平时都能很好忍耐下来的少年,这次却一动不动。韶珠说话都有点结巴:“你你你去给我打洗澡水。”少年往前迈进两步:“二小姐,等一等。”韶珠偏过脸不看他,也就感觉不到他周身迫人的锐气,“等什么等,我不能等。”少

年已经走到她面前,清瘦的身形挡住了大片的烛火。他的眼神乌泱泱的,黑如深渊,执着坚定盯着她的眼,“二小姐答应了我的。”韶珠这会儿是想翻脸不认账,耍他也不是一回两回。但是碍于眼前他阴晴不定的表情,眼尾挫着惊心动魄的冷锐,韶珠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还有点结巴,“你着什么急!?”她有些恼怒:“我还能骗你不成?!”怀驰渊低垂下脸,白皙的后颈弧度很娇,少年唇红齿白,冷傲如清霜,耳朵尖微微泛着红,绷着精致雪白的面容,淡定看着她说:“二小姐,来吧。”韶珠不是第一次看见他低眉顺眼的模样,先前在她面前都是装出来的顺从,这会儿好像倒是真的心甘情愿。她一时有点无措,几秒过后,忽然被少年推倒在身后的软塌。呼吸都近在咫尺。少年的眼睫毛长翘乌黑,他的眼型生的十分漂亮,眼尾勾勒的弧度好似小山雀,微微上扬,他说:“二小姐在犹豫什么?该不会是在戏弄我。”说到后面那句话,他的语气明显就变得更冷。韶珠迎着他的眼神,撞进一双冷冰冰的黑眸中,她说:“我不会骗你。”她硬着头皮仰起脖颈,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瓣印下淡淡的一吻。浅尝辄止,并不打算像上次那样深入。韶珠将他推开,“这样总行了吧?”怀驰渊蹙眉。不够。就是不够。和之前的亲吻,都不一样。尝不到她的味道,也闻不到她的气息。少年似乎是很不满意,漂亮的眉越皱越深,他抬头盯着她看,“还有一下。”韶珠是不打算再亲了,怀驰渊显然就不对劲。她理直气壮毁约:“亲你一下,已经让你占够便宜,剩下的留着过几天再还给你。”怀驰渊并不买账,目光执着,“现在。”他抿唇:“二小姐答应好的。”韶珠被他烦的有点不耐,他难不成还亲上瘾了不成?这对她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怀驰渊执着于做一件事的模样确实很吓人。她说:“先欠着,等我哪日心情好了再还。”气氛陷入长久的死寂,沉默过后还是沉默。韶珠觉得他不会也不敢违抗她,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不至于斤斤计较。一阵静默之后。她忽然被一双削瘦的手推倒在软枕之中,少年的手掌恰好拖着她的后脑勺,让她不至于摔得很疼。她已经被按在柔软的床榻间,视线逐渐清晰,少年已经逼近了她的身躯,强有力的膝盖凶狠抵着她的腰肢,一双眼睛里满是执拗,“不能欠。”说好的是两次。就一丁点都不能少。况且怀驰渊对她刚才第一次的亲吻,并不满意,没有尝到她的舌尖,香软甜腻的滋味。敷衍般的浅尝辄止已经不能满足他,怀驰渊很喜欢像上次那样,就好像她里里外外都溢了他的气息。韶珠觉得他可能真的有病,脑子里的想法和普通人揣测的根本不同。她

张了张嘴,想说的话被淹没在他凛冽潮湿的亲吻里。少年来势汹汹,连他的亲吻都如他这个人一般,寒冷清淡。她的舌尖被他吮的发麻,少年几乎要夺去她的呼吸。她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堵住了嘴。怀驰渊的手掌托着她的后脑勺,修长的手指没入发间,丝丝缕缕的香气浮起鼻尖往里钻。他的气息,近乎要将她吞噬。没道理前几天还束手束脚不知所措的少年,今日就如此擅长此事。他是不是去偷偷摸摸学习过了?灵鹭城里,也有勾栏之地。烟花柳巷,风尘美人。多的是心性不定贪图享乐的修士去寻欢作乐。韶珠的呼吸都被他吞没,喘不过气来害得脑袋发晕,她气喘吁吁,手指用力在他的后背胡乱的抓。少年似乎丧失了痛觉,面不改色。韶珠的指甲好像染上了他的血,她下手重,已经将他的后背抓破了皮,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淌,她呜咽的在挣扎,逃脱无能。怀驰渊亲了有多久,她都记不得。到最后脑袋迷迷糊糊,唇瓣又红又肿,他就是一条恶犬,要吃掉他的主人。等他意犹未尽收手,韶珠毫不犹豫抬起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因为浑身发软的缘故,她这耳光也没什么力道,打在他的脸上应该也不疼。怀驰渊平静忍受了她的这个巴掌,目不转睛盯着她潋滟的红唇,娇嫩的皮肤还留着他的印记。韶珠气的有点抖,指尖对着他:“你竟敢如此对我?!”他是想翻了天吗?!现在还是她说了算。她要亲就亲,不亲就不亲。他凭什么如此大胆!竟然还敢将她推倒在床,不过另一方面也证明,他还真是急色。果然小处男就是好骗,亲他两下就晕头转向的。怀驰渊低下头,弯腰蹲下将她刚才怒火中烧踢掉的袜子捡了起来,安安静静帮她套回脚上。冰冰凉凉的手指握着少女的脚踝,几分温存让他舍不得松手。韶珠能看出他心里的弯弯绕绕就奇怪了,心安理得享受他的伺候,撒完气低眸看向他俊俏的侧脸,“这样我就不欠你了。”少年帮她穿好袜子后又帮她穿好了鞋子,他重新抬头,明明半蹲着膝盖却没有卑躬屈膝的卑微,他说:“还欠一次,要还的。”他主动的,不算。韶珠脸色微变,“你别太过分了。”怀驰渊罔若未闻,帮她整理好裙衫,“我帮二小姐记着。”“……”韶珠真就不该拿这件事来诱惑他,她抬起手指,像恶霸调戏良家妇女似的勾起他的下巴,“你就这么喜欢亲我呀?”他不回答。像个闷葫芦。他不想说的话是谁想要撬都撬不动的。韶珠顿时就觉得没劲了,用脚尖轻轻踢了踢他的腰,明知故问:“以后我找你做事,你都要好处才肯办?”怀驰渊身体僵硬,绷着脸冷声说不会。“我还以为日后你都要和我讨价还价呢。”“你放心,你对我好点,我以后会多多给你甜头尝。”韶珠

觉得让一个男人爱上她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还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青涩少年郎。几个不值钱的吻就够让他神魂颠倒了。—二小姐和怀驰渊的关系肉眼可见缓和了许多,这件事是被众人看在眼里的。倒也不能猜想,既然已经是未婚夫妻,断不能在成婚之前就弄成仇家。许是这些天在山上培养出了几分感情。试炼大会为期两个月,是修真界难得的盛事。层层选拔,最后入围的十个人才有资格进入决赛。赢家榜上有名,败者面上无光。谁都不想输。韶珠对这类比试兴趣不高,但她也不想让人瞧不起,拉着怀驰渊要他带自己去报名处写上名字。怀驰渊似乎是不肯,岿然不动站在她面前:“既然没什么兴趣,也就没必要参加试炼大会。”韶珠说:“我想出风头。”怀驰渊从来都说不过她,只要她想找借口,总能找出合适的、没有任何指摘之处的由头。韶珠笑吟吟的,好像半点都没看出他不满的情绪:“你知道我这个人最喜欢出风头,这种大好时机怎么能错过呢?”怀驰渊抬起眼:“报名要钱。”韶珠无所谓的笑笑:“你多画几张符不就得了。”怀驰渊抿唇道:“那些钱已经用完了。”他又去买了几条白裙。月白色比任何颜色都衬她。乖巧安静,没有任何的反骨。不会惹人生气,就像是画中的仙女。韶珠再怎么迟钝也看出他不想让自己参加试炼大会,不过她参不参加也不碍着他的事,他何至于此?“不会是你自己也要出这个风头,怕和我对上吧?”“不是。”怀驰渊解释道:“我不参加。”那他怎么这么霸道?韶珠懒得理他,转过身去,自行寻找报名处。随行的师兄妹们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不愉,只当二小姐脾气发作,无辜牵连了怀驰渊。去试炼大殿的路上也没人做声。气氛稍有些压抑。韶珠浑然不觉,她的目光都在大殿中间的石头上,据说这块石头能测出每个修士的天赋上限,千百年来,有认命的、也有不认命的。如今极少会有人去试炼石上测验灵根。若是结果不好,常人难以负荷无能的压力。是以,多数人都不会去自寻烦恼。韶珠也不会,她天赋如何,她心里清楚。反而林渺渺跃跃欲试,眼巴巴看着试炼石舍不得离开。她的天分原本就差的可以忽略不计,也不怕这点打击了。林渺渺深吸一口气,站出来对韶珠说:”师姐,我能不能去摸摸那块石头?”韶珠眼睛没眨:“不能。”从前至今,就没有一个摸了石头下场还好的人。即便是测出天赋异禀,或是死于傲慢,或是死于嫉妒。总归,这块石头邪门的很。林渺渺依依不舍看着试炼石,但又没有胆子违抗师姐的命令。这次便是陆行忧都没有站在她这边,“渺渺师妹,试炼石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不碰为妙。”林渺渺咬唇:“我想

试试。”她不想在宗门里当一辈子的废物小师妹,永远都要靠别人来救,做出来的灵器也派不上用场。林渺渺抬头,眼神坚定:“我要试试。”陆行忧劝不住她,只好说:“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要气馁,不能放弃自己。”林渺渺点头:“我没有那么脆弱。”许多年没人去摸试炼石,因而林渺渺靠近石头的时候,有不少人围上前来看热闹。林渺渺将手掌轻轻贴在石面上,触感冰凉,好似有股舒适的凉气顺着她的掌心往血液里钻,她被冰得一哆嗦,勉强维持着动作没有松手。“敢问这是哪个门派的小弟子?竟然如此有勇气。”“青山派的,没见过这人,也没听过。”大名鼎鼎的青山派他们倒是都知道,恶名远扬的二小姐哪怕在灵鹭城,也名声斐然。这位二小姐恐怕继承了她父亲的杀性,早就有所耳闻骄纵成性,作恶多端,反正绝不是什么好人。“青山派的那位二小姐今年也来了。”“她来干什么?又来作乱?真是的,搞得我们所有人日子都不好过。”“可不是,上届试炼大会输也输不起,竟然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差点毁了千大小姐的脸,论歹毒这世上没人比得过她。”“好了好了别说了,让她听见又是麻烦。”韶珠已经听见他们私下的议论,她一点都不例外,自己早已声名狼藉。而另一边的林渺渺,紧张闭起眼睛等待结果。石头有足足六根裂痕。这便是天才的象征。林渺渺自己都看愣了,稀里糊涂回到师姐身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其他人:“这个石头会不会出错?”陆行忧激动攥住她的手腕,“当然不会,千百年来从没出过错。”林渺渺犹如梦中,痴痴傻傻。其他人的反应没比陆行忧好多少,亦是极其吃惊的。从试炼石问世以来,已经有两百年没有出过天才。一时间,其他人也都蠢蠢欲动。胆子大的、野心强的修士已经扑到试炼石前,将手放上去后无事发生,连半道裂纹都不存在。这便是废物中的废物。他大声叫喊着不可能,又被别人挤了出去。韶珠侧身,仰头看着背着剑的清冷少年,“你不去试试?”日头浓烈,她已经被晒出了汗。也不知怀驰渊是不是故意没有听她说的话,从袖子里摸出一方干净的手帕,帮她擦干净额前的汗珠,“那边有阴凉处。”她的肤质倒是特殊,越晒越白。韶珠撩起眼皮:“我说你想不想去试试?”她有点嫉妒林渺渺,这小废物平时遇到事情就哭,靠眼泪解决所有问题。今日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怀驰渊说:“没什么好试的。”韶珠朝他抬了抬下巴:“你去。”怀驰渊看着她沉默了,过了一阵儿,少年走到试炼石前,面无表情把掌心贴了过去,没过多久,石头上逐渐开始产生裂纹。又是一个天才。韶珠没有其他人那么诧异,心里至少有过准

备。他是个天才,以后说不定能飞升。韶珠朝他走了过去,她觉得自己也不差。这些年,无论是青山派还是其他宗门,同龄中没有几人是她的对手。一个乞丐。她随手从渝州城捡来的落魄乞丐。也许都是能得道飞升的天才。她凭什么会差?韶珠将手轻轻落在玉石表面,等待良久,都没有任何动静。她的结果和先前那个修士是一样的。一个废物。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会有成就的废物。一时间,噤若寒蝉。这位二小姐是个废物?!而她视为蝼蚁、肆意玩弄、闲暇时养得一条狗,竟然是个天才!?韶珠在场,看热闹的修士即便是再怎么兴奋也不敢当着她的面乱说,私底下传成什么样就不一定了。回去的半路。韶珠叫其他人先走。林渺渺欲言又止,韶珠高贵冷艳的眼神瞥了过去:“我叫你们滚,听不懂人话吗?”师弟生拉硬拽着林渺渺离开这里。谁都看得出来二小姐正在气头上。等人走空,韶珠将怀驰渊逼退至墙角,她仰着脸,“日后你得道飞升会抛弃我吗?”“不会。”“我是个废物,你是不是很高兴啊?”“没有。”这两个字是假话。怀驰渊袖子里的手因为极度的兴奋控制不住轻轻颤抖,他的忍耐性很强,表面半分山水都不露,云淡风轻,好似过眼云烟。他确实有几分愉悦。却不是得意。一事无成、一败涂地的二小姐。才能让他为所欲为。任他将她变成乖巧的、听话的、不会和其他人靠近的、他的未婚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