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2章 第 22 章  明月像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2章 第 22 章(第1/1页)

第二十二章:韶珠听见怀驰渊的话并没有好受很多, 那块试炼石就是压在所有人心头的阴霾,没有测过得人尚且能故作淡定,测过的每每总是心神不宁。韶珠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个废物。可是试炼石在刚才的确没有任何反应。几百年, 这块石头从未出过错。或许有过天才走火入魔, 但那也是天才。韶珠知道她不该把火气撒在怀驰渊身上,是她自己要去测灵根天赋,无论结果如何,都不能迁怒于别人。但是——凭什么他是根骨绝世的天才?他只是个乞丐。曾经流落街头连饭都吃不上的乞丐。韶珠是绝不能接受日后屈居他之下, 日日夜夜都要看他的脸色,打也打不过, 骂也骂不过, 处处受制。在少年开口打算宽慰她之前,韶珠傲慢抬起下巴:“我根本不信试炼石。”怀驰渊其实也是不信的,他和她之前并非没有交手过, 二小姐的修为是宗门中的佼佼者。他抿唇,“我也不信。”韶珠冷哼了声:“一块石头休想决定我的前途。”她练得是剑。剑修需得强大的意志力,至纯至性方能突破境界。没有修为,光有美貌, 在修真界难以横行霸道。韶珠也清楚自己不能一辈子都靠父兄的光环走天下,没有实力, 在这个地方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父亲和兄长也不能日日守在她身边。除非像之前那样, 不让她下山。怀驰渊对她的情绪变化甚是敏感, 知道她心里大抵还是不舒服。二小姐心高气傲。“不想了。”韶珠如此说,片刻之后, 她又道:“我要去报名。”方才已经被那么多人瞧见试炼石上的结果, 她并不想被人看轻, 哪怕是背地里嚼她的舌根也不行。她非得用堂堂正正的实力, 好叫今日所有看过她笑话的人都清楚,她不是个废物。不说是多了不起的、横空出世的剑道天才。但也不能成为人人心中都能欺辱的废物。怀驰渊面色凝重,心知今天已经拦不住她,沉默着带着她去了报名的地方。等到了门口,韶珠站定在石柱前久久没动,她抱着双臂说:“我没有钱。”怀驰渊一声不吭解下腰间的荷包,里面装了碎银几两,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交上报名参赛的费用。韶珠接过他给的银钱,趾高气扬走进屋内,将银子放在记录名字的老者面前,她说:“我要报名。”老者眼睛都没抬,只是拿过荷包数了数里面的银子,数目是够的。他手执着笔,语气淡淡:“名字,宗门,派别。”“韶珠,青山派,剑修。”听清楚她的名字,老者缓缓抬起眼皮,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韶珠虽然没有觉得被这一眼打量冒犯到,但是她也十分不喜欢被他这样盯着,她不悦的说:“记上我的名字。”老者在名单本上潇洒落下她的姓名:“好了。”韶珠偷瞄了眼名单,一眼都看不到头,密

密麻麻全是人名。不愧是修真界的最大盛事,前赴后继参加的人着实太多了些。报完名离开时,韶珠瞥了眼跟在她身边的少年, “你真的不参加?”这可是成名的大好时机。前几年,他都因为受伤,从没有参与过。今年身体好好的,没有道理不出这个风头。怀驰渊说:“不参加。”韶珠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她和怀驰渊交手这么多回,胜负基本上是平开。距离她和怀驰渊上次真刀实枪的比试,已经过去很久。修为不进则退。几个月过去,怀驰渊只会更强。韶珠漫不经心的:“你是不是怕和我对上?”怀驰渊静默,他不喜欢撒谎,面对不想回答的问题每每总是用沉默来应对。韶珠闲来无事就喜欢逗弄他,尽情欣赏他逐渐发红的耳朵,“如果有一天,我们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会不会对我手下留情。”少年抬眸,清冷平静的双眸满是认真:“不会。”韶珠:“?”怀驰渊解释:“不会有那一天。”韶珠在心中冷笑,现在他嘴上说的真好听。往后翻脸要杀她的时候,根本不会手下留情,只会像从前眼睁睁看着她被害死一样逼着她去死。“是吗?”“是。”韶珠对他说的话,半信半疑。但是怀驰渊的确是个不屑于说谎的人。也许现在他说的这句话确实发自真心。可是,人都会变。回想从前,韶珠觉得她实在太蠢,连什么时候被怀驰渊逼得孤立无援都没有发现。——离试炼大赛还有几天。韶珠回到客栈就闭门不出,不难想象,这几日流言会传成什么样。几日不见师姐出门,林渺渺有些担心,同时内心愧疚。那天是她闹着要去摸那块石头,若不是她坚持,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这些天,外面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远远超过他们所有人的预料。按说师姐是青山派掌门的女儿,即便不顾及她,也要顾忌掌门。不会大肆谈论旁人的私事,评头论足,指指点点。而且那日在场的人,其实不多。也不知道传言为何会变本加厉,就像有人故意在散播这件事。林渺渺几次想去房门探望师姐顺便道歉,都被师兄拦在门口,她其实很怕这位少时同伴,年纪虽小,不怒自威。怀驰渊常穿着一身白色,这天也不例外。他挡在门外,“二小姐心情不佳,师妹先回去。”林渺渺有些同情师兄,这几天他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她抬起水润的眼睛,羞愧难当,“我想和师姐道歉。”怀驰渊淡淡道:“不用,你别来她面前招惹她。”林渺渺觉得师兄说的也有道理,师姐本来就不喜欢她,经此一事必定更加厌恶她,还是等过了这段时日,她再去师姐面前诚挚道歉为好。不过林渺渺依然内心难安,她忐忑的问:“师姐没有听见外面的流言吧?”这样想着,不出门未必是坏事。躲过这几天,等事态平息,逐渐就不会

有人再提起这件事。说过忘过,不刻意提起,没人会记得。怀驰渊没有回答她,只是让她回去。修真之人,听觉灵敏。韶珠没有露面也听清了怀驰渊和林渺渺的对话,外面的流言?她知道。即便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听不看,那些声音还是插着翅膀飞到她面前。客栈的小二,清扫房间时靠着走廊墙壁闲聊。张口便是——“那青山派的高贵二小姐是个人人可欺的废物。”“日后不知会怎么死。”“她仇家不少,我若是她以前的仇人,日后一定不会放过她。”“这种试炼石丝毫反应都没有的废物,到最后是不是会散尽修为,成为普通的废人,等着病死老死。”“可能吧。”“想不到以前这位二小姐都是在虚张声势。”“她以后还敢单独出门吗?如此美貌,恐怕要被先/奸后杀哈哈哈。”韶珠听得眼睛珠子都红了,打开房门,一柄长剑削断他们鬓边的发,直挺挺插在他们身后的墙壁:“日后再敢议论我,这把剑就会穿过你们的喉咙。”他们连滚带爬的离开。韶珠能堵住两个人的嘴,但是堵不住悠悠众口。她睡不好觉,虽然嘴上和怀驰渊说她不信那块破石头,但是万一是真的呢?万一几年后,她不仅没有进步,反而越来越弱,那个时候要怎么办?任由他们要杀要剐吗?每次被追杀,韶珠的日子都不好过。她不敢想自己落在仇家的手里,能不能撑过那些层出不穷的折辱人的手段。她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睡不着。原本韶珠和怀驰渊是分床睡,少年只有打地铺,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上。但是她因为睡不好觉,勉为其难允许怀驰渊和她同床共枕。更深露重,屋里烧了炭火。韶珠还是觉得冷,她冻得牙齿都在打哆嗦,少年将被子都让给了她。韶珠背对着他:“外面都是怎么说我的?”良久过后,怀驰渊还没有回答她。韶珠闭着眼:“是不是说的很难堪?”怀驰渊嗯了声,“是。”少年起身,下床用热水灌了个热婆子。他掀开薄被,将热婆子塞入少女怀中,又从柜子里抱出一床崭新的被子,紧紧罩住了她。少年自己也爬进了被窝,他的躯体滚烫火热。韶珠暖和了不少,但依然发挥过河拆桥的本色:“我让你和我谁一个被窝了吗?”怀驰渊面色清冷:“我帮二小姐暖床。”韶珠忍了忍才没踢开他,她随后问:“他们怎么说的?一字一句,我都要听。”怀驰渊垂下眼睫,面无表情盯着少女后颈露出的这片软白的细皮嫩肉,他原封不动把话复述一遍:“二小姐貌美无双,滋味必然与旁人不同,便是将来落魄绑回家关起来当个禁脔,也是好极了。”“若是她不听话,就多找几个人,轮流着上。”“多来几次,不怕她不肯乖乖伺候你。”韶珠气的发抖,脸色煞白。怀驰渊盯着她渐次发白的脸色,忍不住

抬起手指摸了摸她的侧脸:“二小姐,以后我会保护你。”流言传得快,是有人推波助澜。客栈的小二,若没有旁人的暗示纵容,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只是隔着一道门,就故意在她面前乱说。恐惧,才会让一个人变得听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