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四  黄山山山山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4章 四(第1/2页)

有人这么形容过顾晗,只要他一张嘴,骨头都会酥上一酥。

秦雯被那门后的语音勾的头皮一麻,脚不自觉的向前迈进一步,手指贴上木门时,坚硬的触感让她猛的回神。

她想起太爷爷嘱咐她的话,隔着木门,她从木门的间隙向外看去,外面实在太黑,不比城市的霓虹交错,只有零星星光作为照明根本无法照亮外面的环境。

秦雯只能看到有一大团黑影站在门外,无法从身形上判断站在外面的人的具体模样。

“阿雯,你不要害怕!”

像是看穿了她此时的想法,门外的黑影动了动,声音柔软下来,像是在对她耳语一般。

“我可以证明,我是顾晗。”

“我们做过五次。”

秦雯一愣,便听着门外的人接着说道。

“其中有三次都是你在主动。”

这回,秦雯确定了。

她脸涨的通红,直接拉开面前的木门。

“你怎么说这些私密的……”

屋外的人静静的看着她,那黑色的眼珠像是盛入了黑夜,黑漆漆的……

秦雯从未见过顾晗露出这种眼神,这种漆黑而又绝望的,看不到一丝光亮与希望的眼神。

他怔怔的看着她,就这么落下泪来。

顾晗从没有哭过,即使是创业失败,被最相信的人卷走所有的钱,身无分文的流落街头,他也从没有留下过一滴眼泪。

在秦雯眼中,哪怕是天塌下来,或者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顾晗都不会哭。

可这次,偏偏他就哭了。

“顾晗,你怎么了?”

秦雯伸出手,想为他拭去脸上的泪珠,下一秒便被他拥入怀中,紧紧的勒住,就像是要勒入骨血中一般,环抱住她身体的手臂都在这猛力下颤抖。

“我……终于,找到你了。”

“什么叫作终于找到我了?”秦雯被这话弄的莫名其妙,但还是伸手回拥住这个男人。

指尖在触及他肌肤的时候,冰冷的温度犹如细蛇般攀上她的手指。

那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体温。

冰冷的,就像是一具尸体。

“阿雯,让我看看你的脸。”

顾晗松开手,手掌抚上她的脸颊,眼神近乎贪婪的在她脸上扫来扫去。

秦雯被他手指冰冷的温度冻的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很冷?”注意到秦雯的动作,猛的抽回了手,将自己的袖子拉长包裹住手掌,隔着袖子托起她的脸,“让我看看你。”

那漆黑的眼瞳注视着她,布料粗糙的触感滑过她的眼角,接着落下一个冷冰冰的吻。

那吻冰冷而又缠绵,从她眼角绵延而下,直直将要吻上她的嘴唇,却猛的顿住,悬在上空。

黑色瞳孔一眨也不眨光滑透亮的如同一面镜子,倒影出她此刻的神情。

错愕,惊讶……

“我想亲你。”隔着布料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可以吗?”

都已经是订过婚的成年人了,答案显而易见。

这次主动的依旧是秦雯,她扯开包裹住他手掌的袖子,将它贴到自己脸上蹭了蹭,接着环住他的脖子,凑了上去。

那是一个冷到骨子里的吻。

可秦雯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燃烧,似乎有把熊熊的火焰,要将她的身体中的血液烘烤的直至沸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