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章 十八  黄山山山山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8章 十八(第1/2页)

顾晗带着秦雯从山的另一边上去,虽说一下从山脚到了山腰,但也因此失去了指路的杜鹃花。

山背的这一边,是一片竹林。

只是一片小小的竹林,但却刚好夹在两片树林之间,褐色的泥土地在她跨入的时候变成的淡黄色,两快区域鲜明的分隔开。

秦雯因这奇异的景色而暗自称奇,接着就看到有一条小道,从竹林正中穿了过去。

从里秦的地并不适合竹子的生在,即便是长了竹子,也只会是小小的一片。

而小时候居住在从里秦的秦雯,漫山遍野的跑过,不知道爬过几座山,在好几条河里游过泳。

但她也没见到过一片的竹子林。

唯一一个知道的,也不过是从她母亲那里听来的。

孩子洼。

那是当地人的叫法,说的是还没来得及长大而夭折的孩子所埋葬的地方。

这还是秦雯当睡前故事从妈妈那里听来的。

说的是,她母亲年纪很小的时候,上山砍柴。

那时□□才刚过几年,虽说也吃上饭了,但那几年人饿的连树皮都扒的干干净净,好几年山上都没能恢复过来,更别提有什么柴给她砍。

秦雯的妈妈年纪小,下面还有三个兄弟姐妹,秦雯的奶奶要下地干活,爷爷是个读书人不会做事。

于是自然而然,就是秦雯妈妈上山砍柴。

虽说漫山的树皮被扒了个干净,但有个地方,没人敢去。

那就是孩子洼。

说起来也是邪,哪里都不长竹子,唯独孩子洼上面,郁郁葱葱的,竹子长了一片不说,还长的格外好,每每雨后地里冒出的竹笋那是一片又一片的。

但是没人敢摘,连同那自然灾害三年,都没有人去。

这似乎成了村人的禁区。

而那孩子洼上是没有墓碑的,村民就将死掉的孩子在地上随便找个坑一埋,那时候的农村,孩子生的多死的也多。

最可怕的时期,有的村人就将孩子随手往孩子洼里一扔。

秦雯的妈妈告诉她,还是因为爷爷读了点书有点文化,虽然重男轻女,但也不是那么严重。

秦雯的妈妈可是见过,被丢到粪桶里的女婴就这么泼在孩子洼上。

那时,秦雯妈妈年纪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只知道砍柴砍不到家里没火,没火就煮不了东西吃。

于是就把毛镰往背后一被,翻山越岭的往孩子洼跑。

当时秦雯妈妈还在想,怕闹鬼她就中午去,中午那么大的太阳,鬼怪也会退避三舍。

孩子洼上的草多啊,到处都是能砍能用的柴,秦雯妈妈看着,就弯腰在里面砍柴。

她毛镰刚砍到枝桠上,就听到呼啦呼啦的声响,当时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是风吹,于是继续低头砍。

砍着砍着,就听到呼啦啦呼啦啦,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听起来就像是一群小孩子在嬉戏玩耍出的笑声一般。

秦雯的妈妈愣了一下,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听了起来。

结果她这么仔细一听,四周又是静悄悄的。

秦雯妈妈以为是自己砍柴砍得太快,听错了声音,继续低头砍。

这次她再砍的时候就没有听到什么呼啦啦的声音了。

然后秦雯妈妈砍柴砍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她把毛镰放到一边,忽然就看到竹林里透出一丝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