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当代还宗的赘婿三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当代还宗的赘婿三(第1/2页)

三个婆子很快被带下去。

日光下,尘影美目流转,清冷的目光从商家下人们脸上略过。

下人们活跃于内宅,是一柄锋利的双面刃,用得好,如同御水行舟、事半功倍。若用得不好,被有心人利用,就会内外勾结,成为插在主家心口最坚硬的刀。

仅仅是杀鸡敬猴的敲打,还不够。

她要等的恶虎还没来。

院内陡然响起一声破锣似的叫喊,在青天白日下/惊得人耳朵疼。

唐母穿着商家的绫罗绸缎,腿脚飞快地冲过来:“你这个下作的娼/妇!言儿一走,你就敢在家里磋磨我了?”

两个看守唐母的婆子在后面追过来,神情歉疚地瞧着尘影:“小姐,我们没拦住她,一拦她她就要把头往墙上撞。”

她们不敢闹出人命,若说强行绑着她,可,她毕竟是小姐的婆母,也算半个主子。

尘影早知会如此,唐母和唐言占据原身的婆婆、丈夫之位,就好似得了天然的权力,拿着这权力磋磨原身。

她并不怪两个婆子:“无事。”

她故意选在溪梧院处理此事,就为了唐母来搅合。杀鸡吓不了所有猴,杀虎才可以。

尘影平静地看向唐母:“我打发自己家的奴才,你聒噪什么?”

唐母呸一声,破口大骂:“你个烂货,打量我不知道你那点心眼,你就是故意给我眼色看呢!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打发几个奴才你就能在家里说得上话了?你再厉害,还不是得叫我一声婆婆,我要你往东你敢往西?连老娘的痰盂,你都得用手捧着!”

她一边说话,一边看向商家下人们。

一些不够聪明却又脑筋多的下人果然犯嘀咕,对,小姐再有手腕又怎么了?前几天,小姐不还是被唐夫人挟制得病怏怏的?现在小姐被夫人羞辱,不还是不敢还嘴吗?

孝道二字压在头上呢,这唐夫人又如此泼辣蛮横,他们要是敢不听唐夫人的,以后不得被唐夫人和姑爷扫地出门?

唐母见到那些人犹疑的神色,更来了劲儿,脏话从嘴里一串串吐出,要把商尘影的小姐身份踩成泥。

而她身份特殊,言语肮脏,无论怎么看,好似尘影都只能吃了她的亏。

尘影一直平静听着,听着觉得差不多了,才道:“娼/妇,烂货,给她捧痰盂?千雪,你把刚才这些话原封不动地誊写下,一份送去交给我爹娘叔伯他们,一份派人散播出去,传在街头巷尾。”

“是,小姐。”千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但

她听尘影的。

唐母一腔脏话憋在喉咙里,皱了眉头:“你要不要脸?你一个女人家家,街头传着你是娼妇好听啊?”

唐母只是想挟制商尘影,在如何,她也是言儿的媳妇,她不要名声,唐家还要名声呢!

尘影毫不在意道:“一个无时无刻把娼妇之语挂在嘴上的,都不觉得难听,我更不觉得。不过最不好听的不是你我,而是唐言。唐言削尖了脑袋要往官场挤,他通不过科举,只能找门路。找门路做官则逃不脱德行敦厚、节义可称的考核。”

这个时代科举盛行,连商人之子都能参加科举。科举中/共有十科举人,包括孝悌有闻、德行敦厚……文采秀美等,其中文采秀美一科,是进士科,考的是读书人的真才实学。其余科仍然看德行。

连科举尚且如此,更别说靠门路捐官。钱财是门路的通行证,敲开门后,伪装好的德行就是垫脚石。

她如仙般的脸庞冷冷睇着唐母:“届时,街头巷尾的人都听闻唐言身为我家的女婿,她的母亲却骂媳妇是娼妓,闹得满大街都是流言蜚语。要么,别人认为唐言治家不力,要么,认为他身为上门女婿恩将仇报、纵容老娘磋磨妻子,要么,哪怕认为我真是德行有亏,一个以娼为妻的男人还想做官?”

“当然,他可以和我和离,但和离后还想用我家的钱银铺路?”

她好整以暇俯视唐母:“别做梦了,他身陷流言,不过是个白身,根本没有门路敢靠近他,生怕被检举惹祸上身。”

唐母完全惊呆了,继而就是一阵后怕。还能这样?商尘影一个女人不怕名声被毁,反而是言儿害怕名声被毁?

这、怎么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唐母只是个泼辣耍横的人,以为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哪里懂这些?仔细想想,言儿确实给他提过一些,让她别太过分的话。

唐母最爱自己的金疙瘩,知道自己差点毁了唐言的仕途后,她的嘴唇都不利索了:“你、你敢?!你要是敢毁了言儿,我和你拼命!”

尘影低眸凝望:“毁掉你儿子的,不是满口娼妓之语的你?我只是命人复述你的话,你要拼命,就和自己拼命。”

她让千雪赶紧出去,唐母怕极了,一想到可能毁了言儿的仕途,她就满心抽痛,老母鸡一样拦在千雪面前:“不许去!不许去!”

千雪实在忍不住自己的鄙夷,翻了个白眼:“你刚才骂人时怎么不怕,怕儿子吃亏就知道怕了?现在不让我去?我是小姐的丫头,只听小姐的!”

不只千雪和商

家老实的下人们鄙夷唐母。

就连那些滑头的下人都难掩讽刺,就这?她想霸占商家的财产还不知道聪明点儿,只会撒泼耍横,能成什么大事?以为所有人听她嚎两嗓子,就会怕了她了?

没那点支撑野心的聪明,蠢钝如猪。这些滑头鄙夷唐母时,倒也更低眉顺眼,敬服尘影。

人最难在于控制情绪,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被小人谩骂娼妓时,还能心平气和、极快地反应过来打小人的七寸。

尘影直接对千雪道:“去,不必听她的。”

这件事,她势在必行,不只是要堵住唐母谩骂的嘴,也是为之后和离或者义绝造势。

唐母又急又气,这个一直被她磋磨的儿媳今天吃错药了?她习惯性骂道:“你个贱……”

没骂完,尘影轻道:“千雪,加上这句一块儿传出去。今后,有人的嘴喜欢不干净,就帮她全部传出去,让她和她的儿子名扬千里。”

唐母吓得立即吞回不干不净的话,差点咬了舌头,一脸愤恨道:“你能这么狠毒?言儿是你夫君,你敢这么对他,你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你的名声就好听了?你可是个女人!”

日光下,尘影就像一块美玉,以往的光辉却被沙石遮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