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当代还宗的赘婿十六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代还宗的赘婿十六(第1/1页)

唐守中重重叹一口气,额上的沟壑仿佛都带着逼不得已的无奈。尘影等人冷漠地看向他,一个活活打死人的刽子手,他有什么无奈的?唐守中沉沉叹息:“青天老爷,宋丫丫的确不是溺水而死,而是触犯了家法,她不孝啊!我倒想留她一命,但唐家出了个这么不孝的儿媳,会令别人耻笑我们唐家!”以往,一说起儿媳不孝,村里人都咬牙切齿,帮着他管教儿媳,可惜这里不是柳下村。尘影冷冷道:“意思是,你承认你们害怕莫须有的流言,就亲手终结了一条鲜活无辜的人命,杀了宋丫丫?”唐守中脸上虚伪的无奈在这一瞬间都好似凝滞了不少,化为深深的不自然,他再觉得死个儿媳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不大说得出口自己亲手杀死人的话。在唐守中的观念中,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不好,但是儿媳妇是可以动用自家家法的,怎能混淆呢?唐守中不敢不承认,现在宋丫丫的尸体都在这儿,自己之前搪塞宋丫丫哥哥的话还被翻了出来。他只能点头,从嗓子眼里嗯了一声,又带着大家长的威严道:“那是家法!”那汉子、也就是宋丫丫的哥哥听到这么荒谬的话,眼睛赤红,猛然从地上暴起,要去打杀唐守中。衙役连忙死死按住他,唐守中吓得连连后退,额间汗都下来了。汉子被按在地上,仍然怒骂:“狗日的!你躲什么?老子来打你,你知道痛知道跑,你们活活打死了我妹妹!我妹妹痛不痛?你们这些狗养的畜生,畜生!”他嘶吼,不只想打唐守中,还想朝公堂外的柳下村人冲去,吓得柳下村人连连后退。他们挤到了其余人,其余人早看不惯他们,现在伸出手推他们,附和道:“对,别人还不像你们似的打死人,你们躲什么?受着啊。”“出去出去,别挨着老子,晦气!”柳下村人此时如同过街老鼠,公堂内,知县虽也鄙夷他们,但是公堂秩序不可被扰乱,他道:“宋壮,你妹妹的冤屈,本官自会处理,你不得放肆。”话是如此,但他连惊堂木都舍不得拍,可见十分同情宋家兄妹的遭遇。宋壮冷静下来,在地上哀哭:“小人知错了,小人妹妹死后,小人的父母大受打击,半月后也跟着去了,小人、小人家破人亡了啊!”冷淡如尘影、见多识广如知县,心中柔肠都被触动。柳下村的败类,他们伤害的不只是一个个无辜女子,更是一个个家庭,使人母女分离,家破人亡。知县擦了擦眼,对唐守中道:“你口口声声提家法,需知家有家法,但国有国规,本朝从无一条律例可以让你们家私自打杀媳妇,若有此漏洞,天下别有用心之人个个都说自家有家法,妄图以家法凌驾于国法之上,则国将不国,天下大乱!”“何等的家法能如此残忍?动辄就是活活打死人,我大夏乃礼仪

之邦,怎能有这等野蛮之事?!”“来人,给我把他拿下!”衙役们早等这个机会,几下把唐守中挟制住,唐守中只是来帮同村的大侄子挟制挟制不听话的富裕媳妇,怎能想到反而吃了官司?尘影冷眼看他的下场,这等人,满嘴的家法、祖宗规矩,自诩自己最守礼,其实,“礼”不过是他们吃人的借口,就连吃人,他们也没想过哪怕是古代,天子为大宗,诸侯王为小宗,层层下来,国法为大。他们凭什么把自己家打杀人的家法,凌驾于国法之上?只是图被打死者不会说话,既得利益者深深维护他们的家法。唐守中双腿发软,害怕自己也被打出鲜血,还在死鸭子嘴硬般道:“是,是她不孝……她太不孝了。”无人理会他,唐守中好好站在这里,发号施令,而宋丫丫被他们活活打死用草席一卷。他们这么凶狠,宋丫丫敢对他们不孝吗?知县不是傻子。宋壮不愿意自己妹妹死后,还要被人抹黑,他猛地抬起头:“我妹妹哪里不孝?我妹妹为了你们唐家,天不亮就挑水做饭,白天她下地,你们休息时她做绣活儿贴补家用,她唯一一次回家探亲,穿得也破破烂烂,她哪里不孝?”她是太孝了,才没看清楚这群豺狼的真面目,被人活活打死。尘影心知肚明,就像是唐母折磨商尘影,也认为她不孝一样,简而言之,欲壑难填。她替宋壮帮腔:“贵村连刚生产完的儿媳都能卖掉,把人折磨疯,还能打死人,一个人有可能不孝,怎么贵村所有媳妇都不孝?被称为不孝的最后死的死疯的疯,再不能说出真相,反而是你们这些“被欺负的”过得好好的?”“这可能吗?”尘影的声音根本不大,冷得像是静潭下的深水,乍听平静,细听里面却蕴藏着涌动的力量。唐守中面上一阵青红夹白,孝,是他最大的倚杖,现在也被轻易撕扯开。但唐守中怕死,也害怕被别人指指点点,他强撑着不倒下去:“宋丫丫就是个不孝的儿媳!你们都被骗了!是,她是会下地会做绣活,但村里哪个媳妇不是这么做的?一到家里的事,哪怕是叫她拿个碗,她都故意磨磨蹭蹭,使脸色,半天拿不来!”“所以,你们一家人吃饭,等着她拿碗,因为她动作慢了点,你们就打死了她?”尘影盯着唐守中,眼里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豺狼。宋壮喘着粗气,尘影道:“其实我知道你是谁,唐守中,你膝下有个独子,这个儿子吃喝嫖俱全,有次为了拿钱,把他的母亲推到门槛上,这个事儿还引来了大夫。”“做儿子的打亲生母亲,这可叫不孝?他不孝成这个模样,为什么你没用你的家法把他活活打死?为什么宋丫丫勤劳节约,反而被你们打死?你们的家法也是看人下菜碟?”尘影面色越来越冷,“还是说,你们打死的是别人的女儿,

你们就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哪怕是个畜生,你们也舍不得动一根指头?”唐守中脸颊狠狠抽动几下,这……他儿子是有点不对,但是是他家的根儿啊!宋壮已经忍不了,他家破人亡有什么好顾虑的,趁众人没反应过来时,如猛虎般猛地窜上前,一拳狠狠打在唐守中鼻梁上,打得鼻血直冒。衙役们假装上前去拖他,实际出人不出力,唐守中很快被揍得连喊都喊不出来。在喧闹时,那名仵作其实一直没走,仔细检查宋丫丫的尸体后,他道:“尸体左腿的瘸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而成,距离她死前,她的瘸腿估计已有两个月,原本再有个把月就能好了。”他没头没脑说这么句话,众人一时半会儿没理解。尘影则道:“你的意思是,宋丫丫拿碗太慢,是因为当时她的腿没好?”仵作带着几分怜悯:“是。”事情到这里,也就水落石出了。宋丫丫嫁到柳下村之后,也许是没日没夜的劳作让她伤神,也许是天没亮就去挑水时看不清,摔断了腿。断腿后,宋丫丫不如以往会干活,一次,她做好了饭,还要拖着病腿去拿碗,动作慢了点。唐守中等人便来了气,觉得她仗病拿乔,敢使脸色,愤怒之下,对“不孝”的儿媳棍棒相加,宋丫丫反驳了一句,更招来敢“犟嘴”的罪名,被一锄头挖断了脖子。也就有了唐母向人吹嘘时的那句“儿媳妇敢反了天了?一锄头下去看她敢不敢犟嘴!”柳下村这个案子,实在是天怒人怨。外边围观的人群原本只是来看审案的热闹,现下也被气了个实在,谁家没个母亲姐妹?“还是人吗?别人腿都断了,还要给他们一家拿碗筷?做得慢了点还要被杀!畜生不如。”“不只是唐守中一个人的罪!他们家的一个跑不掉,还有他们村那些知情不报的人,说不定都是帮凶!”人群高喊着,“抓人!定罪!”百姓们在某方面很通透,像柳下村这种案子,卖人杀人捂得严严实实,一定是从村里就烂透了。他们高喊着定罪,可吓坏了柳下村那些人,他们原本是为唐言的媳妇不乖来此帮忙、现在一看,也许自己也会受牵连?唐母顺着气,一双吊三角眼里有些无措,她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她自小生长在柳下村,没想到只是管教个媳妇,还能招来这种后果?唐母小声嘀咕:“一个女人,哪里就那么金贵了,还要牵连那么多人?”她自以为小声,可宋壮离她不算远,一听这话,浑身血气上头。原本衙役们怕他真把唐守中打死了,都拉着他的手,现在他大吼一声,哪怕被束了手脚,也张开嘴,狠狠朝唐母的耳朵咬过去。鲜血从唐母耳朵旁流下来,她痛得满脸皱在一起,唐言本要去分开她和宋壮,被宋壮一手掀开。知县:……知县已经烦透了唐母,见宋壮只是咬耳朵,也故意不让人去阻止

,他皱眉:“本官说了多少次,别人家死了人,她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别人,别人如何不厌恨她?”要不是这是公堂,知县确信宋壮连杀了唐母的心都有。别人妹妹死了,她说一个女人不金贵,言语间护住真凶,仿佛别人该死,这不是活该是什么?现在不让宋壮把心里的气发泄出来,宋壮的家都破了,早晚要杀了唐母。公堂外,柳下村的人还想仗着人多,用唾沫星子“指导”一些事情的发展。他们做这种事很顺手,在他们村里,谁家媳妇好不好,谁家媳妇不听话,是他们惯常拿来指点别人,打压别人的话。然而,尘影早给埋伏在人群内的千雪使了个眼色。千雪会意,悄悄把早准备好的菜篮子拿过来,把里面的烂菜叶子朝柳下村人、唐守中等人身上扔去。其余人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见到菜篮子,千雪也大方地分给他们。一瞬间,臭鸡蛋、菜叶子铺天盖地往他们身上扔去。柳下村的人自以为自己最守礼了,最重孝道……也最爱拿会被戳脊梁骨去管教媳妇,现在他们如法炮制,还未张口,却被臭鸡蛋砸了一头,那些人看他们的目光,就像他们是阴沟里的老鼠。他们原本还想反抗,但看热闹的人群中,可有不少游手好闲的混子,他们压根惹不起,只能抱着头不让鸡蛋液进眼睛。游街的犯人被砸臭鸡蛋的多见,在公堂上审案就被扔了一臭鸡蛋烂叶子的却少见,何况连同村的看客都被扔。今日之后,柳下村的大名一定会随着臭味飘满万里。尘影看向哭嚎的母亲、痴傻的女儿,愤怒的哥哥……那些苦难和真相除了被发现,大白于天下,还需要极富传奇性地传出去,有了故事的翻转,才能久久留在所有人的心中。以警醒、以不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