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当代还宗的赘婿十九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代还宗的赘婿十九(第1/1页)

白姨母被母亲诘问得一懵。对,她是影影的姨母,可为什么这几日她心疼的都是唐言受了大委屈呢?不只是对唐言,就是家里其他女孩儿和夫君闹了矛盾,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男人不容易,肯道歉就已经不错了,女人不能使太多性子。白姨母坚定的心摇摇欲坠,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帮理不帮亲,现在发现自己好似是不自觉偏心男子后,白姨母就受不住了,满天里给自己找补。她咬唇,嗔道:“娘,你怎么说话呢?唐言当然不是我男人,我怎么会心疼他?”白母身子骨硬朗,现在被气得倒仰:“你不心疼他?你不心疼他的话怎么可能胳膊肘往外拐?他母亲骂影影骂得那么难听,全城都知道,你明明也知道,你还腆着脸去让影影和他一块儿,说他不容易,哪怕弄丢了家里的生意你也像是吃了秤砣!我问你,要是你被这么骂,你肯善罢甘休?”白姨母脸颊上渐渐浮现热气,她最注重名誉,谁敢骂她娼妓,她自然是不依的。白母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你宁愿让你的侄女儿在火坑里被那些人折磨,你也要去帮那个男人,你不是心疼他是什么?我看你一遇上男人,你的心就往他们那儿偏了!”白母痛骂她,若白姨母是未出阁的女儿,她恐怕还有一丝理智知道不能这么骂,但白姨母连孩子都大了,她还这么不清醒,白母实在是气到了。白姨母脸色惨白,哪里肯认:“娘,我也是想他们小两口好,男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回到家后当然需要安宁,无论怎样,女人就该多忍一点啊!你看影影这次闹这么大,吃亏的总归是她。”白母看着死活愚昧不开窍、还觉得自己有理的女儿,不住摇头:“无论怎样女人都该忍?你知不知道这次发生了什么?!”“影影婆婆所在的柳下村,一村都是吃人的畜生!知县老爷叫人去细查,光从池塘里就打捞出七具女人尸骨,都是他们那儿的媳妇。一个叫宋丫丫的媳妇,就因为端碗慢了点,被他们一锄挖死,还有刚生了孩子的媳妇,就被认为没用了,卖去其他穷地方生孩子!”白母痛心疾首:“这个村是烂透了,从这个村里出来的人,习惯了村里的处事。所以影影婆婆才大放厥词骂她是娼妓,若非唐言是入赘,此时影影恐怕也活不了。她们还特意叫村人去公堂骂影影,陷害她,被知县查明……你告诉我,这怎么忍?”“你还觉得影影不该计较?难道她活该忍下来被打死吗?现在,没一个人说影影不孝,都在骂柳下村不做人!”白姨母听得冷汗直冒,她……她哪儿知道会这么过分,这些事真是太骇人听闻了。而且,她也没想到尘影和婆婆去公堂还能不被骂,一个女人也能这么自由?此时,白府几个下人从外面进来,看见白姨母和白母后,神色异常,低着头就往

别处走。白母喝道:“站住,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下人眼见躲不过去,才道:“老夫人,外面有人指着咱们家宅子,在谈夫人呢。”白姨母和白母对视一眼,两人走到门口。白府外果然不时路过一些人,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指着白府道:“听说了吗?柳下村被抓了几十个人,有男有女,男人靠着一把子力气打杀卖,女人就从旁协助,柳下村媳妇死得多,本来邻村都不大敢把女儿嫁过去,这些女人就从旁游说她们。”他们挤眉弄眼,小声道:“这白府夫人就是其中一个。你不知道,那商小姐被柳下村的人磋磨后,这白夫人是几次三番登门让商小姐赶紧和他们和好。”另外那人道:“只是叫和好,应该也不是同伙吧。”他的同伴道:“嗐,这你就不知道了,那商小姐的婆婆污言秽语,辱骂商小姐是娼妓,还勾结伙计想挖空商府的钱财。那白夫人也是商人,商人本最重银钱,也知名声的重要。白夫人明知如此,还要去劝人在那火坑里窝着,她不是同伙是什么?”“她不是同伙,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白姨母走到门口,就听到此语。她觉得他们说得不对,可就连她自己,也没法找到理由。街上的人们一见她出来,目光七七八八地看过来,带着些鄙夷、探究和轻视。白姨母没想到,尘影去官府和婆婆打官司,别人不嘲笑尘影,反而在这里嘲笑她。是,她知道尘影婆婆做的事太过分了些,可她之前又不知道,她也是一番好意啊。此刻,她满怀委屈,又不知如何开口。街上的人也道:“也许她也和我一样不知道商小姐婆婆、夫君如此行径呢?”另外一人鄙夷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商府小姐的姨母,是亲戚!亲戚之间若要劝人,总要理清来龙去脉吧!她连问自己侄女受了什么委屈都做不到?就装聋卖哑在那搅稀泥?哪有那么蠢的人,她就是故意的!”也对,另外那人点点头,深以为然。明明是酷暑,白姨母却觉得浑身冰凉至极。她想反驳,可是那些人说得严丝合缝,她想反驳都找不到理由,好像她的行为,真的是唐言的同伙一样。她明明不是那么想的,可做出来的事,就是助纣为虐。街上的人看见她,也觉得当面说坏话不好意思,拉了同伴:“快点走。”白姨母难受地站在原地,白母被那些人气得直掉泪。虽然她骂糊涂女儿,但也信她只是愚昧、蠢了些,不是心眼坏。可白母也没办法,白姨母做的就是坏事,别人自然论迹不论心。白母道:“若荷,回去吧,近几日别出门了。”“嗯。”白姨母刚回去,站到院内,从刚才起一言不发的白老爷走过来。他道:“若荷,我有个事儿要告诉你,我在外面赎了一个花魁,她有了我的骨肉。原本,我不敢告诉你,可我听你言语,你应当

能理解我,之后,你要和她好好相处。”把青楼女子赎回家抬妾,还有了骨肉,哪怕在古代也是离经叛道的事。白姨母一阵天旋地转,厉声道:“什么?!我绝不允许。”白老爷冷了脸:“刚才你也说了,男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家里人要多忍让,怎么到我们家,你就不愿意了?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了。”白姨母身子不住摇晃,她知道白老爷为什么敢这么做。白老爷之前一直忍让她,是因为白家生意和商府挂了钩,现在没了这层关系,他就不忍了?明明白老爷发家还是靠她家!白姨母人到中年,遇到这样的事儿,就想找人倾诉,可是找谁呢?母亲年事已高,其余亲戚?他们家女儿遇见事时,自己一味劝他们女儿忍让,现在,自己遇见事,他们定然也只会让自己忍了,说不得还要叫自己别使小性子。找商府?影影的事还没过去呢。白姨母到这一刻才算明白了,在别人遇事痛苦时,自己劝别人忍让,多为男人考虑有多么令人难受,正因她这样的态度,她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其实,白姨母落得这样的下场,和她自己有很大关系,每次,她都会在白老爷面前说,尘影之流一点都不体贴男人,多么多么错……她这样毫无底线,白老爷听着,就觉得哪怕自己犯了错,白姨母也会忍让,久而久之,更觉得白姨母理所应当忍让,因为白姨母自己就是这么指责不忍让的女子。人性,经不起考验和放纵。白姨母的普世价值观,终于有了应验的地方:她自己。一连数日过去,商府杨柳依依,清荷开满玉池。澄澈的池水中倒映着粉嫩的荷花影、柔软的白云、天空的蓝和池水的青交相辉映。尘影这几日都在打理商家生意,以及重雕玉佩。玉佩中的血迹已经无法清洗干净,翠玉泣血在玉行来说本为不吉,所以,她得把上面赤红的血珠改得合理。尘影细细打量这块玉,上面的龙栩栩如生,若不然,把血点所在之处改为龙珠?可是,血点并不在龙口之中,若是龙珠离口,脱离龙的范围,反而不好。尘影想了想,先在图纸上画上一条龙,再画几条长长的尾翎、凤羽……画好设计图纸后,才能在玉上动工。她的心很静,每一笔都极稳,其实商家玉行有一些老练的玉雕师。但尘影不放心,关系整个商家命脉的东西,交给旁人,她心中忐忑。“小姐。”千雪端着一碗下火的莲子羹过来,轻轻放在尘影旁边。她觉得尘影难,这些日子为了和离,连亲戚都不赞同小姐,那些名声、孝道的话压下来,把人都压得矮了一截。常人碰见这些事,生得起勇气躲远就不错了,小姐还要和他们正面交锋。吴安、宋丫丫、被卖的女子那些事儿,查起来可真难。幸好,结果是好的,终于要摆脱那场吃人的婚约了。千雪轻轻道:

“小姐,明日就是柳下村的人被处决的日子,唐言也要在那日出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