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三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三(第1/1页)

楚山和青山呈夹击之势, 山有高低,地有弯折。如果从地图上细看,会发现青山是楚山的屏障。想要进入楚山, 一定要经过青山的范围。灵者营其实就是有特殊能力的军队, 现在,虽然大部分人都不解云尘影的命令, 但他们的天职是服从。等他们兜兜转转, 朝楚山进发到一半时, 空中的尸臭味变浓郁起来。魏阳骑马踱到云尘影旁边,小声道:“云校尉, 你怎么知道朝楚山走,能把这些东西引出来?”云尘影道:“因为他们明明有尸兽首领,却不攻城、不游走。”要是别人,可能理解不了云尘影的话,但魏阳聪颖, 立刻反应过来。青山附近的村落已经被朝廷撤走, 尸兽首领的作用基本是带领尸群寻找血肉, 它要么制定攻城计划, 要么游走散行,捕食落单的人, 但是都没有。他不想吃东西, 守在青山挨饿, 只能是要守护更重要的东西。而青山是楚山的屏障。这只尸兽首领很聪明, 没有直接前往楚山, 哪怕朝廷来围剿他们, 也是把火力放在青山。云尘影的判断没错,退一万步说, 哪怕她的判断出错,她随时能让大军调转再去青山。“吼、吼!”一只尸兽猛地从青山中跃出,接二连三地出来,它们没有朝大军而去,而是飞快地移动,目标是青山附近的城镇。灵者们射出箭矢,几十只尸兽被爆头倒下去,但尸兽的数量太多。“围魏救赵。”魏阳道,“看来楚山里的东西,真的对他们很重要。”现在,尸群就是要去攻城,让云尘影不得不回防,放弃去楚山。灵者们见到这么多尸兽,全都炼神屏息,等着云尘影下令。云尘影对魏阳耳语几句,然后冰冷的女声划破天空:“杀!”她率先朝前方的尸兽群杀去,云尘影仍然没用灵印,她的刀法和箭术都很不错。尸兽只留下一些跑得慢的尸兽断后,它们不想正面作战,毕竟,它们既要保护楚山,又要围魏救赵,它们兵分两路,就不具备正面作战的实力。青山内。一名半边脸腐烂的尸兽穿着青衣,从他姣好的右半边脸中,可以看出他生前容貌的不凡。他站在最高处,看着战场。一切如他所想,楚山,并不是这些人能染指的地方。他看着自己的尸兽大军将灵者们耍得团团转,就像遛狗一样,冰冷微笑。然而片刻,他上前一步,中计了!那些灵者没一名使用灵印的,他手中生出青色光芒,居然是一只有黑暗灵印的尸兽首领,光芒落下时,轰然一声,青山嗡鸣。灵者们没有跟上尸兽群去救城,他们往楚山去了。天空中盘旋的是金色的“蜃楼”灵印,专门用来制造幻觉。疯子吗?踩在这种线上愚弄他。那个灵者营的人,想用幻觉和他的尸兽群纠缠,直捣黄龙进入楚山?真可笑。首领当即领导着尸兽群,朝云

尘影离开的方向,也就是楚山而去。风,吹来恶臭的气味。尸兽中擅跳高的,一蹦就是十多丈,从高空朝灵者们发动攻击。“明盾”灵印登时张开,灵者营前出现金色透明的盾牌,几个有明盾灵印的灵者张开手,站在队伍中间。这场战斗这时才真正打响。云尘影知道要去楚山,就得先杀了这群尸兽,否则楚山和青山会让他们腹背受敌。但刚才,尸首首领只拿出一小搓喽啰引他们离开,云尘影不想被人遛狗。现在,双方都动了真家伙,才是好戏。有“武器精通”灵印的灵者们冲出明盾,他们都没学过武术,但灵印自动让他们精通所有武法、器械。他们背上是火弩,手臂绑着袖箭,脚下有刀,浑身都是杀招。魏阳是辅助类灵印,他眉心出现淡淡的红色印记,一个领域张开:清心。这个领域能让所有灵者不被尸兽的咆哮污染。这次的尸兽群比云尘影想象中更强,他们的首领会兵法,很难缠。云尘影暗道,这种人才死得太快了,要是吸纳进灵者营就好。她不欲久缠,以武法腾至空中,妖刀朝一个地方劈砍而去,山壁被削出好大一个口子。一个青衣尸兽出现在那里,他刚好避开了云尘影的刀,倒退几步。云尘影第二刀劈出,直砍他的脑门,这波,叫擒贼先擒王。青衣首领双手夹住云尘影的刀,差一点点,他就脑门开花:“云家刀法,灵者营上将军,你是云家的后代?”尸兽说话非常罕见,只有等级很高的首领才能说话。云尘影却并没惊讶,也没收势,再将刀往下压。青衣首领手中出现黑色的血,尸兽的血,就是黑色。他同样精通武法,朝云尘影横踢而来,云尘影刀背擦着他的脚而去,青衣首领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认识你?”云尘影不想知道,听过鬼话连篇吗?尸兽自死去时,就不再是人。无论有没有智慧,没有智慧的尸兽渴求人类血肉,有智慧的尸兽在此基础上,还渴求人类的城邦。她还不知道这个尸兽首领的黑暗灵印是什么,担心和话语的魅惑有关,所以一直不理会他,只想杀他。然而,在云尘影的刀快抵到尸兽首领的脖子时,她注意到 />云尘影低眸,所有灵者都陷入了停顿状态,他们闭着眼,像做着一场美梦。明盾灵印仍然张开,荆棘灵印附在灵者的身上,保护他们不被尸兽吞吃。但是,如果有明盾灵印、荆棘灵印的人彻底入梦,灵印消失,这些灵者会立即被吃。首领冷冷道:“你不被我影响,你的同伴们却不能,再不从我身上滚开,他们全都会死。”这是威胁。云尘影用刀拍拍他的脸颊:“你有智慧,也该知道,如果他们被吃,你会马上人头落地。”两人对视一眼,鉴于目前的形势,只能相互退让一步。云尘影把刀暂时后挪一寸,首领暂时让尸兽群后退一步

。在这样小心翼翼的僵持中,终于尸兽撤退,刀也全部挪开。那些灵者仍然在梦中,首领道:“能不能唤醒他们,就看他们自己和你的本事了。”狂风忽起,这位首领披着风,飞至半空:“鉴于你是云家后人,我送你个礼物,你迟早会回来找我。”他带着尸兽群,退往楚山。既然目的已经被发现,他自然要去楚山,而不是青山。云尘影从山间落到地面,望着一群在梦中的灵者犯了难,她真不是治愈类灵印拥有者,不知该怎么唤醒他们。在梦中的人,如果猛然被惊醒,有可能被吓死。云尘影想了想,用了个最低级的治愈类灵印稳定他们的精神状态,再拿出一段羽毛,挠这些人的胳肢窝。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除了挠他痒痒。现在这些真睡着的人更是如此,很快,他们全部醒来。但是,每个人都面如菜色,心有余悸。云尘影问他们做了什么梦,魏阳道:“我梦见年少时没饭吃,为了活命,我去给达官贵人做……”禁脔两个字没说出来,魏阳马上住嘴,他看见一个同伴脸色不对,猜到了。这个同伴年少经历就这样悲惨,为了活下去,他给达官贵人做禁脔,被不断折磨。当他觉醒成为灵者后,他杀光了践踏他的男人。魏阳不想掀起同伴的悲伤,他很快住嘴:“刚才那个青衣首领的黑暗灵印,也许是引起我们所有人心底的黑暗,因为我们靠得近,所以我们再互相影响?”他说的对。因为立即有灵者说,自己做梦梦见自己死了,慢慢腐烂。他们共情的应该是那群尸兽身前的记忆。这时,还有两个人无论如何也没醒。其中一人是林嘉。林嘉本不该来此,但他用了易容类灵印,原因嘛,也许是这位贵公子不服昨日云尘影的决定。他也要上战场,他不会给任何人拖后腿。林嘉一直没醒,他嘴唇乌青,魏阳等人一靠近,哪怕在梦中,他也不断瑟缩。云尘影凑过去,听到断断续续的“花朝……别……母亲……”“母亲、母亲、母亲、母亲……”他叫了几十声母亲,像是幼兽。魏阳道:“难道林嘉梦见了他的母亲?”这样说来,难怪昨日林嘉认为云尘影对母亲不好,会这么激动。云尘影却不这么认为,花朝,是一个节日。也是原来的云尘影受难的节日。她试着靠近林嘉,轻轻道:“不是你的错,你没害死任何人。”“不必自责。”云尘影没有说任何不疼的话,因为原身的记忆中,最痛苦的根本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自责、悲伤。她也开始慢慢怀疑,真的是自己害死了父亲吗?因为害死父亲,才被母亲责打?母亲说,因为你活该。她就陷入了地狱里。云尘影说:“不是你的问题。”轻轻的一句话,像是耳旁风一样。但是,林嘉死死抓住了这句救命稻草。其实原身的死,真的是注定。当一个本就

自责的人,从小被说都是你的原因,她慢慢的,会没有足够多的精神力量来反驳这些谬论。她的世界里,没有一点光明。现在云尘影给了林嘉光明,林嘉醒了。他醒来时,原本开朗的贵公子眼里多了许多沉重。与魏阳不同的是,林嘉认识云夫人,也很能判定,他经历的是云尘影所经历的。林嘉哭了,这一刻,没有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太痛苦了。他说:“抱歉。”“我、我该死!”林嘉痛苦地抓住头发,他真的是个畜生。他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多么狭隘,他就像是水井里的青蛙,对别人指指点点。他不知道云校尉经受的一切,大言不惭的说我以为、母亲绝对不会……这类混账话,多可笑。对,有句话叫虎毒不食子,这样恶毒的母亲确实少,也许只有不到万分之一的几率。但,稀少不代表没有。如云校尉那样的人,是稀少的、但谁都不能忽视的万分之一。云尘影没过多理会林嘉,她不需要别人的理解。“醒了自己疗伤,你违反命令归队,我会按军令处置。”这一次,林嘉没有不服,他点头,在其余人不解的目光中自我疗伤。这时,另一个睡不醒的人也醒了。他朝云尘影走来:“云校尉,我做的梦,也许和你父母有关。”他要说的话很重要,和云尘影避开众人。“这一次,我梦见我成了一个香料铺子的掌柜。我在看店的时候,店里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梦里的我不认识,但我昨晚在云校尉家中见过,这二人是校尉的二叔和母亲。”“他们来到我的铺子里,共同购买香料。”云尘影想到青衣首领离开前的话:送你一个礼物,你早晚会来找我。她定下心神:“请说。”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