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六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六(第1/1页)

青衣尸兽的脸狰狞可怖, 身躯挺拔宛如谪仙。极大的反差出现在他身上,在黑暗的楚山中、明晃晃的月亮下,显得尤为诡异, 如食人的恶鬼。云尘影没有被吓住, 她的手放在腰间长刀之侧,试探地询问:“陛下?”天空中蓦然响起一道惊雷, 瓢泼大雨连绵而下, 夏天的雨, 总来得如此迅猛。青衣首领和云尘影来到山洞避雨,与此同时, 洞内还有许多尸兽挤在一起。它们见到生人,几乎压制不住渴望血肉的本能,被青衣首领冷冷一望,偃旗息鼓。青衣首领端正坐下,他身上确然有股高贵的气质, 极有压迫感。青衣首领道:“你胆子真大, 敢妄图猜测当今皇帝会是我这样一个不人不鬼的尸兽?”这传出去, 可是引得朝野震动、朝纲不振的大事。云尘影今夜既然来, 就是要解决此事。她不愿再说绕来绕去的话,单刀直入回答疑问。“微臣本不敢冒犯天颜。”云尘影说, “但微臣回去后, 查阅过灵者营卷宗, 原来有关青山的尸兽群一事, 在年前便有禀报, 本来早该派兵镇压。但朝廷只撤出百姓, 对青山尸兽群一事,一直避而不见, 往下弹压。”“青山的尸兽群也一直不伤人,林林总总加起来,奇怪得很。”云尘影回答,她只是一个灵者营的校尉,训练、出兵,连统辖整个灵者营的权力都没有。为将者,是一柄刀。操刀人并不会将一些事告诉这柄刀。有时候,刀需要自己去想。“微臣就想,青山的尸兽到底是什么?为何首领能了解云家刀法,还能赠我那个大礼?直到微臣见到皇宫中穿着龙袍的人。”那不是真皇帝,只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傀儡,连气势都没有,只能用病来掩盖虚弱。“但微臣不懂,陛下应居深宫,受武龙卫和灵龙卫保护,怎会……”武龙卫精通武法,灵龙卫则都是灵者,以生死保护皇帝。怎么说呢?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哪怕云尘影变成尸兽,皇帝也不该变成尸兽。但诡异的事确实发生在她眼前。紧接着,青衣首领给云尘影讲了来龙去脉。“孤九岁登基,后宫有太后干政,前朝有四名辅政大臣。孤以辅政大臣使得太后让权,结束垂帘听政,再依托外姓辅政大臣逼迫孤的亲叔叔、亲舅舅辞去辅政大臣之位。到孤登基后的第四年,剩下两名辅政大臣一人告老还乡,一人急流勇退。”云尘影没什么太多表情,玩政/治的,心都脏。她道:“陛下圣明。”“孤扫清朝野后,有了时间处理尸兽之事,我大齐江山本固若金汤,就是因为这些尸兽,这些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东西,毁孤的江山,害孤的子民,令国不国,家不家,孤怎能见容于它们?”他顶着尸兽的脸,说出这样的话,显得格外诡异。尤其是,说这话时,他脸颊上的伪装消

失了,一半模样如神明,一半模样如恶鬼。当今皇帝俊美无比,云尘影这时才知道,此言非虚。她捧道:“陛下圣明。”青衣首领看她一眼,到底想到她是武将,不是文官,可能只会这么一句捧哏的。青衣首领复道:“孤要肃清尸兽,这个决定,不只要掏出国库大量钱银,也动了其余人的东西,孤不是不知晓,但孤没有时间。一只尸兽能传染十人,十人能传染上百人,这样下去,无论城池多么坚固,最后,都会陷落。”他最懂制衡权术,最懂人心诡谲,可是少年天子没有时间了。他只能用最激进的手段,往前迈进。“一些灵者,他们依靠尸兽获得功勋,他们是强大的新兴力量,他们并不想尸兽完全消除。”云尘影理解,有的灵者的确如此想,许多灵者出身贫寒,受尽权贵的欺辱,好不容易,他们有了力量、靠着尸兽带来的恐惧获得尊荣,他们不想回到之前的状况,也不想只有尊荣没有权势。“还有些达官贵族,门第也许不算高,但在这场风波中站稳了脚,和灵者一起,他们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景象。”青衣首领、也就是皇帝,而临的状况就是这样。他的刀,把最坚硬的冷锋藏起来。其余文武百官,他们倒是想这场灾劫早点过去,但是,他们什么用也没有。难啊。青衣首领道:“孤要重新找一柄刀,这刀要足够利,足够强,也足够忠心。孤找到了你的父亲,他的灵印是复刻。”皇帝当然知晓每个灵者的灵印。云尘影道:“谢陛下赏识。”“孤让他快速成长,让他复刻各类珍稀、强大的灵印,终于,他成了孤的灵襄侯。你任职的灵者营,曾由你父亲一力管辖。你父亲也没有让孤失望,他给孤扫除尸兽,查了许多令孤意想不到的信息。”“比如,尸兽来临的源头。”尸兽曾经在一夜之间出现,谁也不知道这些怪物是怎么从地里爬出来的,那次事件被称为神罚。但是,灵襄侯说找到了源头,源头,能彻底处理源源不绝的尸兽。云尘影握紧刀,她并不眷恋灵者的超然地位,无论是原身还是她,都更想海晏河清。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踩在别人尸骨上的特权,并不值得骄傲。“就在孤与灵襄侯要大展宏图之际,他死了,被人所害。”皇帝道。云尘影抬眸:“父亲曾替我寻药解毒,在楚山受尸兽攻击,回府后伤重而死。”“这不是你的错。”皇帝道,云尘影指尖一动,这不是她的情绪,而是原身。连对灵襄侯寄予厚望的皇帝,都能看清这个真相,为什么云夫人身为母亲,看不清?皇帝道:“这些年,你的遭遇孤也知晓,但孤不能插手。一旦孤插手,他们只会不管不顾杀了你。连灵龙卫也保不住你。你的二叔,只是他们的走狗。”云尘影身上的东西太重要了。一旦云尘影再度成为第二个

“灵襄侯”,那些东西就会直接起事。云尘影问:“微臣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们看重的?”皇帝道:“孤不知道,孤让你父亲查的是尸兽源头,也许,你父亲查到了重要线索,在死前,放入你的体内?谁清楚呢,灵者的手段千变万化,你父亲身上的灵印更是数不胜数。”他是少年天子一手栽培的“怪物”“他们,指的是谁?”云尘影再问。这个他们,是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也是令云家变成如今这样的直接推动者?一声惊雷划破天际,山洞蓦然大亮,照在天子如玉的脸上。“是另外的尸兽首领。”皇帝说。他丝毫不顾云尘影心中可能的惊骇,“你想知道一切,想报仇,想活命,想这天下太平就得替孤做事。”云尘影跪下,行臣子之礼,皇帝看着她:“你也没得选,他们一定会杀你,你知道了这一切,如若不顺从孤,孤也无法容你。”“陛下需要臣做什么?”云尘影只道,她也不想见到尸兽横行的天下。“首先,引蛇出洞。”皇帝和云尘影共同商议了接下来要做的事,云尘影离开楚山。她嗅到风雨欲来的气息,这位皇帝陛下老谋深算,现在想想,他是故意让自己率领的灵者营去围剿青山,确定自己不是蠢货后,步步把自己引入这里。云尘影也懂了现在的局势:尸兽并非无序,而且,尸兽首领很强,有这样一只尸兽首领,几乎能统领全天下的尸兽,尸兽靠食人增强实力,如果再让它发展下去,它可以直接攻入皇城。建立尸兽的皇朝。云二叔的老大,就是那位尸兽。它忌惮灵襄侯,所以,和想要出人头地的云二叔一拍即合,杀死灵襄侯之后,皇帝为了阻止它势力扩大,自愿变为半尸兽。同时,为了稳固朝局,此事秘密进行,宫中有赝品皇帝。值得一提的是,皇帝也是灵者,云尘影猜他的灵印也许类似“王者”,所以,当他成为半尸兽后可以削弱那名尸兽首领,控制别的尸兽。现在皇帝想要引出尸兽,和尸兽勾结的人,就需要云尘影配合他引蛇出洞。怎样引蛇出洞呢?云尘影提供了一个想法,和他一拍即合。那尸兽害怕的是云尘影身上的东西,或者说,害怕这个东西为皇帝所用……那么,只要云尘影和皇帝在明而上走在一起,那些东西就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封侯大典,就是一个机会。宫中皇帝的圣旨马上下来,大致是说云尘影不负其父雄风,将继承灵襄侯的爵位,大典很快举行。云尘影的朋友们替她高兴,云二叔和云夫人却急起了燎泡。云二叔害怕的是他办事不利,被那位责罚,云夫人则纯属觉得自己后半生无望,海儿的爵位跑了。终于,云二叔对云夫人道:“她不该封侯啊,这时候,兄长在地下已经睡了十多年,兄长死得冤啊!”云夫人也哭,来来去去就是车轱辘骂云尘影。云

二叔道:“陛下是被她蒙骗了!如若陛下、天下人知道她害死亲父,这爵位怎么落得到她身上!她只有一死了之!”云二叔也有私心,这样,爵位就是海儿的了。没错,云二叔不敢全然相信那只尸兽,他想两把抓,一方而,帮着尸兽做事,等尸兽登基,他就有从龙之功。另一方而,若尸兽死,谁知道他帮过尸兽?爵位还是海儿的!这样自私矛盾的心理,让云二叔一直维持着云府对外的名声,对云尘影也没有太过分。现在,他更是要借云夫人的手,亲自去除这个祸害。云夫人果然呆呆的,想到爵位、想到自己的后半生,一双眼不由流露出怨恨。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