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八  雪下金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上弑父罪名的灵者十八(第1/1页)

这里是一处深山。老柏遒劲、苍松缠绕。云尘影立在树巅, 练习自己新掌控的灵印:水行。水行,顾名思义就是控水,树尖上的露珠慢慢升空, 青草莎莎作响, 草巅儿上的露水也升起,汇聚成纯洁的水流。忽而, 斜后方传来一道凌厉的掌力, 云尘影堪堪一避, 树枝下弯,她跃至另一树尖, 与此同时,空中的水流蓦然变成狰狞的形状,如怒虎般朝来人扑咬而去。云尘影左手一抬,来人四面八方都汇聚来水网,密密的水网朝他交织而去。来人用的似乎是风, 风刃割开水网, 水珠四溅, 转瞬又形成新的水网, 如同是奇门八卦阵,令人无法脱身而出。青衣首领道:“不错, 好阵法。”云尘影听到这声音, 攻势稍缓:“陛下。”青衣首领脸上戴着面具, 纯风生于他四周, 他的灵印叫天空之王, 除开号令尸兽的王者属性外, 天空与风都是他的领域。风加速旋转变为风龙卷,把云尘影的水行搅得乱七八糟, 他道:“不必留手,你若连孤也打不过,又怎能打过另一名尸兽首领?”云尘影这便不再留手,二人交战在一块儿。她开始调动新的灵印,在水行的基础上加上玄毒,青衣首领的风卷动水时,毒气四散,他不得以风在自己周围形成一个风盾,隔绝毒气飘来。云尘影见状,再加一个灵印:蜂鸟。那些毒气全部幻化成蜂鸟,数以万计的蜂鸟携带剧毒,根本不会被风势操控,铺天盖地自杀式朝青衣首领袭击而去。青衣首领步步被逼至山间,风卷大盛,将所有蜂鸟全部绞杀!灵者的灵印也需要依靠灵力多寡来续航,这样下去,云尘影的蜂鸟完全死亡,不过是时间问题。然而,云尘影再动用灵印:再生。再生灵印源源不断地用最小的灵力,生出最多的蜂鸟,她再操控一个灵印:元素。元素能够让所有五行类灵印获得加持,眼下,完全提高水行灵印的威力。青衣首领的凤卷完全支撑不住,风卷碎裂,带着破开的雨水,簌簌落在他的肩头,他“唔”了一声,青衣半湿。云尘影立刻收势,朝前来:“陛下!”青衣首领毫不在意自己输了,他蒸干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眼眸含星:“不错,你现在可以同时施展几个灵印?”“十个。”云尘影把青衣首领被打落的面具捡起来,递过去,“微臣能如此,全仰仗陛下给微臣如此多的灵印。”皇帝富有四海,也只有皇帝,才能拥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灵印。云尘影的灵印和老灵襄侯的灵印不同,老侯爷的灵印是复刻,也就是能复制别人的灵印,但是,不能成长。云尘影的灵印是吞噬。吞噬的意思就是:她得到的灵印可以根据她自身的潜力不断成长,她也能随心所欲夹杂使用。拿水行灵印举例,老侯爷只能规规矩矩用水行

灵印,云尘影能把水汽变为毒,再变为蜂鸟。她吞噬的,就成了她的灵印。所以,云尘影当日挖出的灵核并非她的吞噬灵核,而是另一个不重要灵印的灵核。青衣首领,也就是皇帝容琛,给了云尘影数不清的灵印,比如再生、神明风暴……这种任意一个都能成为顶尖灵者的灵印,被他拿来给云尘影复制、再吞噬。在这个山间秘密训练。容琛道:“十个?不错,但至少等到能同时使用五十个时,才能和那名首领有一战之力。他的黑暗灵印是什么还没确切消息,但其中一项能力是污染。”“一滴血、一个伤口就能让他把你污染成听他号令的尸兽。”容琛道,“你是孤用尽一切才精心培养出来的灵者,孤并不希望,你成了他的手下。”这话不假,这么多灵印堆在云尘影身上,多少天材地宝可着劲儿给她吃,连她的妖刀,容琛也给她请人重新设计、打造。云尘影敢说,三军的花费都不一定有她的花费高。她道:“微臣不会,微臣誓死效忠陛下。”对那位首领的污染,她也有准备:“如若微臣被污染,微臣会引动灵印:同死。”同死灵印原本是一个很低级的灵印,在灵者死前自杀,能杀死或者重伤敌人,一辈子只发动一次。那位尸兽首领如此强大,大概率不会死,也不会被重伤。但至少能保证他受一些伤,也能保证云尘影不会变为尸兽。容琛听完:“ 不必。”他极认真道:“你哪怕成为尸兽,孤也会赶过去。”天空之王灵印,能把云尘影争下来,成为他麾下的尸兽。但这样做,代价太大了,所以,还是做好万全准备,一次就杀了那个尸兽首领来得好。“孤之前就想问你,孤在其他地方见过你?”容琛问,为什么他一见到云尘影,心中就有挥之不去的熟悉感?容琛可不是登徒子,不会拿此作为搭讪的借口。云尘影倒是心知肚明,这位陛下的灵魂和上一世那个人的灵魂非常相像。她道:“微臣不知。”容琛点头:“好,你继续训练。”他要离开了,正要接过云尘影手中的面具给自己戴上,却发现自己的手很痛。不愧是他花大力气打造出来的灵者,打人就是痛,容琛稳住,仿佛自己的手一点也不痛一样,拿上面具就走了。徒留云尘影在原地默然,他的手不痛吗?差点骨折了吧。也许半人半尸对疼痛的感知不一样,她心想。接下来的日子里,云尘影不断训练,再生、神明风暴、死亡嘉许这种档次的灵印,都被她一人掌握。而云二叔那边也没闲着,宫中陛下多病,部分灵者受平阳王的掌控,背后那名叫做“临灾”的首领也下令,下月就生变。由平阳王、云二叔在京城里举事,临灾带领尸兽从外面直接绕过楚山,里应外合攻打京城。一旦京城沦陷,灵者的调动将全面沦陷,各地都会成为尸兽的

盘中餐。尸兽皇朝,不日来临。云府中。云霄海吊儿郎当地坐在太师椅上,接过丫鬟递来的葡萄,咬一口,汁水四溅。他又恢复成了不着调的模样,那日被云尘影赶出灵者营后,他虽然决心发奋图强,可是,懒散了这么多年的云霄海哪儿有那样的毅力?做正事儿多累啊,做得不好吧,有自己是蠢货的嫌疑,做得好吧,又连一点玩儿的时间都没了。云霄海觉得现在的生活就不错。他吃着葡萄,听着戏,好不悠哉。这时候,云夫人来了。云夫人面容憔悴,哪怕穿金戴银,也完全没有之前的养尊处优之感。没错,云夫人没死。那日她被云二叔一脚提到黑衣人刀下,但黑衣人下一刻,就被一名灵者射杀。那名灵者本意是为救无辜百姓,射箭后看到阴差阳错救了云夫人,居然懊恼地冷冷看了云夫人一眼,转身就走,回头还对同伴道:“晦气。”这些灵者,多多少少都和云尘影有接触,云夫人那般做派,他们厌恶她无比,阴差阳错救了她,可不是膈应?可怜云夫人,连救了自己的人都说膈应,她这辈子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可是,想到云尘影挖出灵核,又没法给自己辩驳,仿佛自己真的不配为人一般,否则,为何所有人都这么讨厌自己?云夫人回云府养伤这段日子,无一人去拜访她的病情。她走到厅内,被戏声吵得头疼,忙道:“海儿,怎么还在玩儿?”云夫人虽觉得云二叔态度奇怪,但是海儿可是自己侄子,流着云家的血,自己是云家的媳妇,也是海儿的长辈。更何况,是因为自己,爵位才落到海儿身上。云夫人道:“海儿,别玩儿了,你如今承袭爵位,已经是个大人。京城好像不太平,你该好好用功才是啊。”要是以前,云夫人会宠着云霄海,但亲眼见到刺杀后,她的心乱了。云霄海却厌烦地看她一眼,转过身去:“知道了。”云夫人还要再说什么,云霄海却道:“你烦不烦?你又不是我娘,你凭什么管我?来人!把她带下去!”一句“你又不是我娘”把云夫人的心给深深刺痛。“海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是你伯母啊!”云夫人悲道,“为了你,我把爵位从自己亲女儿手上夺下来给你,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你怎能如此对我?”海儿不该是她后半生的依靠吗?云霄海却厌恶地看着她,目光冷漠通透:“伯母?你曾经如何对你亲女的,将来就有可能如何对我,你不会想让我因为一个爵位就对你感恩戴德吧!”云霄海只是废物、懒惰,但不傻。云夫人这样的性格,他既心惊于她的极端,又鄙夷她的心如蛇蝎。云霄海道:“来人,把她关到里屋去!”啪!啪!啪!在云夫人不知如何办时,云二叔进屋。云夫人见他来,下意识瑟缩一下。但她还是忍不住期盼,也许云二叔那日的凶

残,只是因为有正事要忙呢?云夫人道:“二叔……”云二叔看也没看她一眼,反而对云霄海道:“海儿,你长大了!这样的毒妇,又知道我们过往好些事情,如今正是她功成身退的时候。之前爹爹还担心你舍不下情谊,如今看来,是爹爹多虑了。”“不过。”云二叔笑道,“你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她这么个性子,若不死,早晚给咱们惹祸!”云霄海来了兴致,“父亲的意思是?”“杀了。”云二叔道,“她逼死亲女后五内不畅,忧思难忘,又受了些伤,所以茶饭不思、日渐萎靡,送去的饭她也不用,自绝而死。”云夫人听着这两毒父子旁若无人商讨要饿死自己,不禁毛骨悚然。她道:“你们……你们……二叔,海儿,你们之前不是说过我们是一家人吗?!”过去的好,都是假的吗?曾经云二叔对她,可比对自己妻子还好!要不是如此,云夫人也不会一条道走到黑。云二叔微笑:“说你是蠢货,你还真蠢得令人发笑。曾经你有利用价值,是因为你能对付云尘影,能把爵位给海儿,现在云尘影都死了,养着你做什么?养着你站着兄嫂的名头、伯母的名号站在我和海儿的肩膀上发号施令吗?”“拎不清的蠢货,你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便宜你了。”云二叔步步逼近云夫人,“我比你聪明,比你能吃苦,我只是因为不是灵者,就处处被我哥哥压一头。你是个蠢货,也压我一头,你这样的人要不是靠着我兄长靠着云尘影,你早就死了!你凭什么享受这些?!”云二叔之前过得苦,他认识临灾,就是因为九死一生差点被尸兽群撕碎,他的妻子为此,差点哭瞎了双眼,为了救他,四处去求人,被人轻贱。他前半生一直滚在泥潭里。而云夫人呢?一个蠢货,废人,靠着运气,就以为高高在上了,以为别人都要看她的脸色了?云二叔偏要杀她,用她的血,洗清曾经的痛楚。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